【影評】喬登皮爾《不!》:面對無所適從的龐大未知,文明都將被掠食者吸進黑洞裡

【影評】喬登皮爾《不!》:面對無所適從的龐大未知,文明都將被掠食者吸進黑洞裡
Photo Credit: 環球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說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e)的作品,擅長圍繞在恐怖氛圍下,縈繞出一個歧視扭轉、史觀異常的主題,像是《逃出絕命鎮》白人將黑人身體作為實用工具的流行反諷、《我們》中寓言人類複製載體而缺失主體的他者,這次則將被電影史忽略的黑人們放到了第一線,利用原初的轉動與曝光拍下外星異物的一刻,獲得影像留存在這一世界的勝利。

「我必將可憎污穢之物拋在你身上, 辱沒你,為眾目所觀。」——那鴻書3章(I will cast abominable filth upon you, Make you vile, And make you a spectacle.–Nahum 3:6 NKJV)

《不!》始於一件突如而至的奇觀,天空落下的硬幣,砸中了正抬頭觀望的父親,眼睛血流不止,直到送至醫院急救仍身亡。老爹去世後,OJ接下了管理家族牧場的重任,妹妹Emerald也回到老家協助,位於好萊塢的海德伍牧場,其中一項業務正是將馬匹供應給電影拍攝使用。

Emerald與眾人講述了一個電影史的故事,首部捕捉了奔馳馬匹的動態影像,正是被他們的黑人家族騎乘馬兒拍攝下,但這貢獻卻被隱藏在鏡頭背後,當人們想起動態影像時,絕不會和黑人有關聯。

但營運不佳的牧場,其實已經賣了好幾匹馬給附近的遊樂園,遊樂園的老闆Ricky是經歷猩猩Gordy事件倖存的童星,他目睹著電視節目錄影的猩猩獸性大發,兇殘的捶打節目中的家人們。

他將這件悲劇,作為了另一種奇異經歷的展示,如同他經營的樂園結合動物的表演秀。而Emerald突發了點子,若用監視器拍攝到外空幽浮或是生物,或許可以造成轟動與話題,改善這座營運不佳的牧場。

OJ半信半疑地一同搭建了錄影設備,仍像往日一樣工作,並渴望有天能把那些賣出去的馬買回來。夜裡,異像真的發生在了山谷間的牧場,一個巨大看似幽浮還是詭異的飛行物體來回穿梭,且經過之處所有電力設備皆會癱瘓,更無法錄下它的蹤跡,只在遠方始終不動的雲朵間發現,果然一直藏生於此處,伺機而動。

外星的異物出現後,眾夥對於此「奇觀」感到畏懼,卻又渴望拍下它的蹤跡,從一開始單純想牟利,到後來竟作為一種戰鬥的任務。電影描繪出一場文明社會下,反轉利用原始方式對抗超越文明的戰爭,像是一個西部類型電影的背景中,封閉的原始荒谷中,被異類入侵力抗家園。

黑人騎上了馬匹,而作為武器的是攝影機,文明發展後的錄像機器會因為無電力狀態失去作用,只能用初始傳統手工的膠捲等候。攝影機足以用不同的觀點或視角捕捉下畫面,像是透過一個媒介再觀看之際,可能會產生不同的想法。

馬兒在測光機器反射的球體鏡像會發狂、節目的猩猩也要直視攝影機捶打,或是電影製作人的工作室裡每一被放大的野生動物雙眼。

到後來,OJ察覺只要不「看」那外星異物就不會被察覺與攻擊。像是無時無刻叮囑著觀眾觀看的力量,電子與網際媒體的快速傳播下,流量和數字一不經意就會煽動群眾,所以電影越發阻隔這些因素,為了這場戰爭的純粹和致敬。

觀看可以造就一段不同的歷史觀、可以牟利成為一場轟動的演出、可以是無所不在的嚴密監控,最後也能避免生命危險或是陷入危機,僅憑看一「眾目所觀」。是自我汙辱、宣揚獵奇,還是被迫曝光到了公眾視野;而那些想盡辦法渴望被看見的,也未必會留存下來。

若說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e)的作品,擅長圍繞在恐怖氛圍下,縈繞出一個歧視扭轉、史觀異常的主題,像是《逃出絕命鎮》白人將黑人身體作為實用工具的流行反諷、《我們》中寓言人類複製載體而缺失主體的他者,這次則將被電影史忽略的黑人們放到了第一線,利用原初的轉動與曝光拍下外星異物的一刻,獲得影像留存在這一世界的勝利。

無論是西部類型的劇本核心、搭配與《大白鯊》中造成災禍的人為因素一般,過於貪婪的人們和怪物都自爆而亡,還是恐懼鋪陳在怪物掀開嘴巴,流淌出如雨一樣的鮮血掩蓋屋頂,造就絕望的恐懼感。

而每每不願接受現實時候的一句:「NOPE!」成為了電影趣味設計的一環,面對那抬起頭無所適從的龐大未知時候,文明和現有思維都被掠食者吸進黑洞裡,一無所有罷了。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