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有溫度的人》:從演化初期開始,晝夜溫差就迫使人類不得不做「社交體溫調節」

《做個有溫度的人》:從演化初期開始,晝夜溫差就迫使人類不得不做「社交體溫調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心理學家艾澤曼透過無數的科學研究證明,小至語言與習性,大至社會文化與人類歷史,溫度如何在無形之中影響我們的行為、人際關係與健康。這些關於體溫調節的精彩實例,及其對人類文明的重大影響,將讓我們看到自己身為生物與人類的本質。

文:漢斯.羅查.艾澤曼(Hans Rocha IJzerman)

從基因到咖啡,再到科技

(前略)

依附是在出生之後就馬上開始,那時新生兒除了有依附照顧者的能力以外,是完全無助的。成人之所以能適應地球上幾乎任何地方的生活,是因為我們有能力持續地形成依附——不僅是人對人的依附,也透過分工廣泛又複雜的網絡去依附他人(成員把自己的各種需求外包或委託給其他人)。溫度調節方面更是如此。在工業化以前的社會,人與人擠在一起,利用彼此,把體溫調節的任務分擔出去。他們可能也會派家人去收集燃料來生火,或是以有價值的東西去換取別人收集的燃料。

隨著文化日益技術化,人們設計並打造出更有效率的溫度調節方法,例如更實用的室內壁爐、爐子,最終發明了複雜的中央供暖系統。把冷空氣加熱的技術,遠比把熱空氣冷卻的技術更早出現。一九○二年,美國的發明家開利(Willis Carrier)才發明大規模的電氣空調,直到二十世紀中葉才普及。

隨著供暖與冷卻技術的發展,供應燃料變成一門生意。隨著文明日益都市化,取暖的燃料變成一門更加複雜的生意。燃料競爭也變得越來越激烈且複雜,工業以及蒸汽製程與蒸氣運輸方式的演進爭搶著燃料。能源演變成一大經濟「部門」,開採及鑽探化石燃料變成利害關係很高的事業,最後還影響了全球地緣政治。

有點年紀的人應該還記得一九七○年代的「能源危機」,當時由中東石油與天然氣生產國所組成的強大獨占利益聯盟「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刻意製造石油短缺,把美國與歐洲當成人質。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身穿厚羊毛衫,出現在電視上,建議國人調低溫控器,拆下不必要的燈泡,這一切都是為了節約寶貴的化石燃料能源。

到了一九五○年代末期,許多最先進的國家運用了當時最先進的能源技術——核分裂發電。數十年後,那導致一些近乎災難的後果,例如一九七九年美國賓州哈里斯堡附近的三哩島核洩漏事故;以及真正災難性的後果,像是一九八六年烏克蘭車諾比核事故、二○一一年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

後來,開發出比較良性的先進能源技術,包括太陽能、風力渦輪發電。智慧型數位技術是以較小的規模,應用在家庭與企業的供暖上——二○一一年推出「智慧型恆溫器」,是使用機器學習演算法來學習使用者的溫度調節習慣,以調節室內供暖與冷卻,達到有效率又經濟的舒適度。最新一代的智慧型恆溫器,是透過網路與WiFi來回應語音指令及遙控。

如前所述,對內溫動物來說,體溫調節對短期生存的重要性僅次於氧氣供應。這也難怪體溫調節是嬰兒依附的一大原因,而「發現火」幾乎已經成為文明開始的同義詞,在世界神話中擁有各種神聖的地位,其中大家最熟悉的,當屬希臘神話中的普羅米修斯(Titan Prometheus)為了人類利益而從天上盜火下凡。體溫調節是生物演化與文化演化的重要核心,雖然其重要性是原始的,但溫度調節在生物演化與文化演化的過程中一直存在,而且它在當代文明中,一直是驅動一些最緊迫的地緣政治議題與先進技術的因素。這種演變是持續的,未曾間斷。

基因演化與文化演化的交融

文化以及文化的產物(我們稱為技術)無疑已經把人類的社交體溫調節加以延伸、精進、細分。不過,文化演化的出現與蓬勃發展,並未讓基因演化流程結束,而是像兩條河流交匯在一起。基因演化是人類社交體溫調節的主要原動力,我們可以從依附現象及共同調節機制中推斷出這點。此外,基因演化為體溫調節挑選了多種型態適應,但任一種都不足以解決與溫度有關的一切挑戰。

不過,在這些演化適應中,有些適應讓我們能夠、甚至迫使我們啟動文化演化,而文化演化比解剖結構的適應更能有效地解決那些溫度問題。從大腦的大小來看,演化上,大腦增大與骨盆縮小碰巧一起發生,這可能創造出「助產」的必要性——即如今我們所謂的社會、文化、文明的雛形。為了在個體內部充分發育,變大的大腦有著特別廣泛的皮質表面,導致頭部所需要的空間超過子宮的限制。

這種基因演化的產物,需要文化演化的輔助,而文化演化既是體積大又有能力的大腦所創造出來的產物,也是讓大腦進一步發展的機制。至於文化演化,不僅影響了個體的大腦表型(phenotype),更以天擇的方式影響物種的大腦基因型(genotype),那種影響程度究竟有多廣大,目前仍是未解之謎。

如果我們接受「文化演化有基因效應」的觀點,就能無止境地推測某個卓越的演化臨界點是否即將到來。在那個臨界點上,文化演化的基因效應(也許可稱為「文化選擇」)將會過度抵銷生物演化的基因效應(真正的天擇/自然選擇)。不過,現在看來,在我們目前的演化狀態下,證據顯示生物驅動的演化仍會持續存在。

對生活在技術先進地區的人來說,社交體溫調節必須依賴社交行為,而那些行為會創造、培育、協調一個夠多元的群體,以組織文化、社會與文明;這些社會結構將會衍生出能夠滿足每個人體溫調節需求(及其他需求)的政治、制度、技術系統。不過,人類與企鵝的行為的主要原動力,都是為了同樣的生存必要性:維持溫度恆定。

然而,有些人可能會主張,在企鵝身上發現的社交體溫調節,跟人類的社交體溫調節根本不一樣。企鵝演化是為了適應非常寒冷的氣候,擠在一起的行為對生存而言是絕對必要的,不擠在一起,就不會有今天的企鵝。相較之下,人類是在溫暖的非洲大草原上演化,因此人類在演化過程中沒有必要採取一種社交行為來協調保暖。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