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碗越南河粉就能了解新移民?《誰是外來者》作者黃文鈴談德國與台灣的越南移民故事

吃碗越南河粉就能了解新移民?《誰是外來者》作者黃文鈴談德國與台灣的越南移民故事
圖為黃文鈴在德國時的採訪工作照片。Photo Credit:黃文鈴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融合」是《誰是外來者》一書中的核心命題,作者黃文鈴認為,對於移民如何「intergration」(融合),應該是雙向的,如身為主流族群不能一味地去要求越南移民一定要很懂台灣,但自身卻不了解越南移民的文化是什麼,「不是吃個越南河粉就覺得了不起了」

文字整理:杜晉軒

如果讀者、聽眾們有去過德國柏林的話,那一定會發現,那裡跟台灣一樣,也有很多越南餐館,究竟為何德國會有眾多的越南移民呢?他們又是如何抵達德國的?

本集《阿峇卡吧東南亞電台》訪問了旅居德國的前《聯合報》記者黃文鈴,她在今年出版了新書《誰是外來者:在德國、臺灣之間,獨立記者的跨國越南難民探尋》,就是在探討越南移民到德國、台灣的歷程。

35歲的黃文鈴,已定居柏林5年,起初她德國主要是進行中東難民的報導,但抵達柏林後逐漸注意到有許多越南餐廳和移民,才引起了她對越南移民歷程的興趣。如今黃文鈴是在柏林政府文學研究補助的支持下,在柏林進行文字創作。

1975年4月,越南共產黨拿下西貢,長達20年內戰雖然結束了,卻加劇了原來就想逃離北越控制的難民潮。越戰結束後,越共政府推行排華政策,許多越南華人耗盡家產也逃離這國度,許多人鋌而走險搭船出海,盼獲得其它國家的收容。

當載滿難民的船隻影像、報導透過媒體傳播到國際社會後,越南難民的困境引起了西德政府的關注。

《誰是外來者》談的是70年代開始,越南排華、南北越統一產生的難民潮,許多越南人投奔怒海,輾轉到許多國家成為難民,而《誰是外來者》主要談的是過去鮮少人關注到的德國境內的越南移民群體。特別的是,德國也和越南一樣,經歷過分裂與統一的進程,許多越南船民(海上難民)最終落腳西德,而東德的越南人,主要是越南統一後被輸出勞力到東德契約工。

20200816112204!Bundesarchiv_Bild_183-198
Photo Credit:Friedrich GahlbeckCC-BY-SA 3.0
圖為1988年5月1日,在萊比錫參與工人示威的越南移工。

值得一提的是,馬來西亞也是重要的場景。當時許多越南人成為海上難民後,船隻進入馬來西亞海域,但不被允許上岸,最終許多難民被迫擠在馬來半島東海岸的比東島(Pulau Bidong),因生活環境惡劣,引起國際媒體報導,進而引發了西方國家的輿論同情,而西德政府就是其中一國。《誰是外來者》提到,由於越南船民的慘況令西德人民聯想到過去猶太人被納粹迫害的歷史,因此西德政府與民間組織決定救援越南船民,在多次派船營救下,越南人成了德國史上首批大規模的亞洲難民。

在德國人生地不熟的黃文鈴,她接觸越南移民受訪者的作法,是去踏訪德國境內的佛寺,而這些佛寺多是由越南創立的。黃文鈴表示,她本身不會越語,她是在德國的越南佛寺認識了懂得英語的越南二代,在對方的協助翻譯下,訪問了眾多的受訪者。

《誰是外來者》除了談在德國的越南移民,也將視角帶回到作者黃文鈴成長的台灣。這批越南華僑難民,在台灣的落腳點主要有澎湖難民營、土城慶利街、內湖大華新村、木柵安康社區等地方。

作者提到重要一點是,由於這批透過中華民國政府,以專機、軍艦接送的越南難民被視為是「回國」的華僑,在被僑委會安排到台灣後,在身份上不被視為難民,官方多只安排好初期的臨時住所、接著提供低廉價格買房後,就讓越南華僑自身在台灣自力更生了,不像是西德收留越南難民後,有安排系列課程、機制協助他們在德國「社會融合」。

「社會融合」是《誰是外來者》一書中的核心命題,黃文鈴關心的是,這些越南人移居到德國、台灣已逾40年,第一批的移民者,甚至是他們的後代,是否還是被看待為「外來者」?黃文鈴移居到德國後,自身也多了個身為移民的身分,更讓她有感地探問,本地人對待移居多年的移民,是否還該以外貌、膚色、口音區分「你」與「我」?是否有可能在保有彼此相異處的情況下,仍視彼此為同一個群體?

最後,關於最近台灣網紅阿翰模仿越南人口音,而被引發是否歧視越南新住民口音的事件,黃文鈴提到,不只是德國,有的西方的時裝品牌廣告會找一些亞裔演員,故意營造客刻板印象(如眼睛很小),也會引起亞裔族群抗議,最終造成廣告下架或撤換模特兒。黃文鈴認為,不會那麼敏銳的意識到所說的話會帶有歧視的意味,在非主流族群聽來就是有貶低的意味,不會認為只是「好笑」而已。

「我覺得很重要的是主流社會的那個族群,他有沒有意識,他要去接觸所謂的那些不熟悉的少數族群。」黃文鈴說。黃文鈴表示,對於移民如何「intergration」(融合),應該是雙向的,如身為主流族群不能一味地去要求越南移民一定要很懂台灣、要很懂講中文、文化、價值觀,卻不了解越南移民的文化是什麼,「不是吃個越南河粉就覺得了不起了」黃文鈴說。

黃文鈴強調,主流社會應該要有意識到說,新移民也是我們的一部分,那就增加彼此的了解,而不是從新聞報導看到越南人,就會覺得未來一定是個逃跑的移工,也許最後真正認識對方後,就會發現移民跟主流族群的一般人是一樣的。

291692660_611412270340369_58255918146599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