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終戰77週年,從三部日本電影看年輕世代眼中的「歷史教訓」

二戰終戰77週年,從三部日本電影看年輕世代眼中的「歷史教訓」
電影《風起》的一幕 | Photo Credit: 吉卜力工作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年輕世代多數認為二戰是個遙遠的歷史,漠不關心的比例也逐年增加,但由於教科書以及受影視作品的影響,反戰以及避免戰爭悲劇的觀念深植人心,日本社會從原本「針對二戰的反思」,正漸漸轉變為「抵制暴力的觀念」。

文:王建輝

8月15日是日本的二戰終戰日。

伴隨著莊嚴的追悼儀式,這場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已經過去了77年。今年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致辭中表示:「歷史的教訓深刻於心,需為世界和平與繁榮盡一份心力」,演說基調與已故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19年的致辭一致,皆在演說內容中提及「教訓」一詞。另一方面,日本天皇則承襲明仁上皇於2018年致辭表示「深刻反省」。

與日本政要的演說不同,日本年輕世代對於終戰議題的關心度卻不甚高。根據日本總務省的統計,戰後出生者約佔目前日本總人口的86.2%。另外,根據日本Yahoo的調查統計,有89%的參與調查者並未直接聽聞過有關戰爭的事。也就是說日本年輕人對於所謂「終戰」的印象大多出自於學校課堂以及影視作品。

下面筆者想透過《風起》、《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永遠的0》三部知名作品淺談日本對二戰的反思以及對日本年輕人的影響。

《風起》:零式戰機的殘骸

《風起》出自動畫大師宮崎駿之手,一經上映便廣受討論,是日本2013年最賣座的本土電影。

動畫大師宮崎駿是一位知名的和平主義者,在過往作品《風之谷》、《天空之城》、《紅豬》等作品當中都存在著濃厚的和平反戰思想,而《風起》更是深入探討戰爭議題,以日本大正年間一系列的動盪為背景,描繪出零式戰鬥機設計者堀越二郎的故事。

在作品中描述日本投入大量資金用以開發戰鬥機,卻無心改善清寒孩童生活;西式餐廳中歌舞昇平,國際局勢上戰端頻出的強烈對比,人物對白中兩度提及「日本會毀滅」,對於日本以全國服務軍隊的思想持否定態度,同時也對同為軸心國的德國提出批評,雖然動畫全篇並無過多對戰爭的慘烈刻畫,但是處處可以看到在軍國主義思潮下日本社會的畸形與矛盾。

在主角前往德國參訪觀摩一幕中,感嘆到德國工業的強大,所製造出的飛機性能優異,設計精美,只可惜當權者只看到該飛機作為戰爭武器的潛力,為這優美的工業結晶留下一道庸俗且愚蠢的瑕疵。

在宮崎駿的作品中常描述人類取得重大科技成果後,不將其運用在改善生活,而是投入戰爭,使人類終被科技反噬,用最高端的技術去做最愚蠢的事,如同風起中的描述,主角們並非軍火商,他們只是想要造一架性能優異的飛機而已,卻因戰爭讓一切變調,讓許多夢想的結晶變成戰火下的殘骸。

影片末尾有許多零式戰機的殘骸,更用天堂與地獄的鮮明對比來告訴觀影者戰爭不會帶來任何益處,只會消磨人內心的夢想與美好。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我們除了自責與懊惱,什麼也無法做

本作品以一位廣島出身的普通女性北條鈴為主軸,描述在戰爭環境下的日本平民生活。隨著物價上漲,空襲頻繁,物資緊縮等等事件烘托出戰事日漸吃緊的故事背景,以小人物的觀點看待人類史上最大衝突。

動畫中可以發現,日本民眾的生活日益困苦,對於戰爭的熱情也隨著吃緊的戰況消失在空襲警報聲當中。有一幕是主角作為大日本婦人會成員,為即將出征的士兵送行的場景,由於戰事的不樂觀,加上對方的哥哥與丈夫皆死於戰爭,因此送行場面非常沉重且冷清,完全不見高昂的鬥志與對未來的期待,側面反應出當時的人們對於戰爭的麻痺與無奈。

作品多用繪畫風格來緩和戰爭場景,但面對生離死別的敘述仍然非常深刻。在殘酷的環境下,當一個生命的逝去,身為平民的我們除了自責與懊惱外什麼也無法做,更無法指望戰爭狂熱的政府給予任何的救助。

動畫中對於原子彈有相當的篇幅描述,末尾更是講述一位廣島的原爆倖存小女孩所經歷的遭遇,讓觀眾認識到戰爭帶來的悲劇並非是單純的數據。

面對投降的玉音放送,主角滿是錯愕與不甘,用每日的困苦與鮮活的生命所澆注出的結果也只能是落寞的終止,戰爭的無情以及對底層人民的剝削盡顯無遺。

《永遠的0》:特攻隊員的遺書

《永遠的0》講述天才飛行員宮部久藏在戰爭時期的故事。

影片中的宮部因常把「生命最重要」掛在嘴邊,被其他軍人任何是帝國海軍第一的懦夫,與大家格格不入,在大家沉靜在戰爭之下的喜悅與狂熱時,只有宮部重視個人生命,察覺局勢的威脅,並將眼光放到戰後日本的重建,給觀眾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

劇情中探討到「以現代觀點衡量戰爭背景下的價值觀」的問題,就現代人的角度來看,神風特攻隊無異於恐怖自殺攻擊,都是被狂熱主義所洗腦的人,之後還有人提出自己看過特攻隊員的遺書,以戲謔的口吻表達自己對於主動獻出生命的不解;但影片中宮部的外孫佐伯健太郎卻持相反意見,認為神風特攻隊是為了攻擊敵方航母而生,與攻擊平民百姓的恐怖攻擊有所不同,特攻隊員也是戰爭之下的受害者。

當一個國家無法保護人民,而是要人民付出生命來捍衛國家利益,那會是多麼扭曲的社會,所謂神風特攻隊就是這種狂熱軍國主義下的產物,利用國家主義的謊言包裝對生命的藐視,宮部在經歷多輪的特攻之後面容明顯憔悴,最終以加入自殺攻擊的形式,劃下生命的句點。

上述所介紹的三部作品涵蓋左派與右派思想,但不約而同地將「戰爭下的悲劇」帶入劇情,不管是平民或是軍人,只要生活在戰火下,無論身份、地位、政治思想,都會遭受巨大損失,反戰思想以及對於狂熱主義的描寫是近期日本二戰題材作品最大的特點,旨在讓觀眾能感受到和平的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