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不美麗的風景,是交通:我沒有倒在香港,卻差一點倒在蘇花公路上

台灣最不美麗的風景,是交通:我沒有倒在香港,卻差一點倒在蘇花公路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台灣因車禍而死亡的人數高達3000人,對比COVID-19從2020至今死亡人數累積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字,我很希望未來到某一個時刻,台灣人民除了可以踩著民主的土地,呼吸自由的空氣外,還能安全的使用馬路,平安的回家。

文:Ngai Yuet Leung George

兩年前的我,知道自己需要離開香港,因避禍而來到台灣,一個充滿自由的國度。

在台灣的這段時間,我愈發確認台灣的好。人民非常友善、山海之間壯麗的風景、自由包容的風氣,都讓我覺得如果成為一個台灣人會是件美好的事。

但一切美好之中,卻埋藏著一件壞透的事:道路。

「阿姨抱歉我有女友了,請不要靠過來」

台灣的道路規劃、交通制度好像是一把生鏽手槍,隨時都會走火殺人一樣,而且確實每年殺了上千人。在我看來,這把生鏽手槍之中最危險的部分,就是看似存在的保險開關,卻是走火殺人的主要原因——車種分流。

車種分流的實施有大有小。最小的來說,一般市區道路三線道的規劃常常是內側劃有禁行機車,外側是把機車和自行車混在一起的機慢車道,中央車道就看各縣市的規劃而或開放或禁行機車。

這種分流的程度對我的影響,就是讓我被擦撞。我曾在高雄澄觀路上在中央車道,被迫停下來讓貨車倒車入庫後才繼續行駛,而停下來後再行駕時,就被另一台要回到機慢車道的機車擦碰了一下,幸運的是碰到的力度很輕微,沒有讓我倒下。

進階一點的,是外側車道與其他車道設有實體分隔島,這種分流之下,我很多次與車禍擦身而過,光是高雄從楠梓到市區的民族路,就讓我平均每月一到兩次在這條路上,要急煞避開從內側切入外側的汽車。

這樣子的原因有許多,我覺得比較有可能的是,那些汽車被實體分隔島的障礙物遮蔽了視線看不見我,或者惡意地想,可能是那些駕駛乾脆覺得直行車是機車就要「依規定禮讓大小客車」。

最強的車種分流,就是禁止機車行駛某些路段。例如蘇花改、南迴改就禁止機車進入,只能行駛舊蘇花台9丁、舊南迴台9戊線;這種規劃就讓我險些倒在蘇花路3公段。

當時的我,可能就倒下了

2022年7月9日從高雄騎到台北參與遊行後,前天早上從台北出發繼續我的環島之旅,行駛在北宜公路和舊蘇花公路的景色的確十分優美,但迂迴曲折的崎嶇線型讓我只能小心緩慢行駛,但即使是如此小心的駕駛方式,在近蘇花公路安魂碑處過彎時我碾過了一塊不知從何而來的石頭,車子險些失去平衡滑向水溝,幸好在危急之中我成功恢復了平衡,才沒有倒在蘇花公路上。

經過這樣的驚險後,我在剩餘的蘇花公路過彎都保持極緩慢的速度。我一路就在想,我一個觀光客,難得一次騎在會落石的蘇花公路上都面對這種風險,平常要來往宜蘭花蓮的本地居民他們面對的風險會是我的多少倍?

如果我不是最近換了比較好的輪胎,如果我不是加裝胎壓偵測器確保胎壓正常,如果我不是在這一年多騎車技術有進步,可能我就倒下了。

到傍晚,在台東達仁台9戊與草埔隧道的分岔口,我已經不敢再走迂迴曲折的台9戊,改咬牙直走草埔隧道。雖然有點悶熱、可能有罰單寄來,但裡面的感覺非常安全,有種安全得像我以前在香港的感覺,更回想起年幼時乘坐沒有冷氣的巴士經過也是約四公里的香港大老山隧道——兩者一樣的炎熱,但也一樣地安全。

台灣三年因車禍死亡的人數,和三年間疫情死亡的人數差不多

我在台灣讀的學校和交通沒有直接關係,也沒有資格劃設道路,但想到2019年台灣每十萬人口有13人因車禍而死,而香港只有1.5人,雖然相差近十倍的原因有很多,但讓我以我在台灣騎車對比在香港的經驗來看,車種分流、禁行機車,可能就是其中很大部份的原因。

每年台灣因車禍而死亡的人數高達3000人,但負責交通的官員卻安然坐在位置上,對比COVID-19從2020至今死亡人數累積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字,負責衛生健康的官員就一直被各大媒體評斷。

lux3oy6phd7gh8qswuhif8ok0rj7nf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用古代的概念來想,古代天子代天牧民,下面的官員亂搞一通就該撤職查辦,秋後立決,明德才不會失道;用現代的概念來想,民主政權的政府首腦由人民授權成為人民公僕之首,作為全體人民公僕之首,下面的官員亂搞一通就該撤職查辦,負上對人民的責任。

那麼既有法統又有人民授權的政府,官員亂搞一通該如何?

我也不明白。

台灣長期被稱為機車王國,除了台灣氣候沒有雪四季都能騎車、公共交通網不足等等使人民傾向騎車的原因外;與其他機車密度高的國家相比,台灣還擁有發達且著名的機車廠商,掛着台灣品牌的機車在香港、歐美、東南亞的能見度並不低,甚至像我騎的GOGORO電動機車是世界上少數大規模發展的新能源二輪載具,更成為首家台灣在美國Nasdaq成功上市的新創獨角獸。

這樣的台灣驕傲在台灣還會卻被重重限制,那些被看做「得依規定禮讓」的一般自小客車,又是台灣的什麼驕傲?

雖然我現在不是台灣人,未來也不知道會不會成為台灣人,但我很希望未來到某一個時刻,台灣人民除了可以踩著民主的土地,呼吸自由的空氣外,還能安全的使用馬路,平安的回家。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