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觸頂下行解析:無論再貪婪,外資都怕到撤出時,你不恐懼一下嗎?

中國經濟觸頂下行解析:無論再貪婪,外資都怕到撤出時,你不恐懼一下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部有美中貿易戰、COVID疫情和烏俄戰爭,內部面臨不動產泡沫破裂、現金不足,以及勞動率短缺和失業問題同時發生的異相。當全球化貿易秩序、中國人口、中國經濟增長裡面每一項條件都傾頹,資金撤出水位自然會降得很快。

文:麟左馬

討生活很辛苦,工作完,就沒那個心力管遠方。

中國就在身側,但是跟月底的帳單和明天的開張比起來,是遠得要命王國。因為更新資訊很花時間力氣,認真過日子的人,可能還覺得中國仍在崛起,經濟、市場,以及國力都超強。2019年之前,會這樣看很正常,因為帳面上看起來還在高歌猛進。

大約15年前,中國搭上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成長列車,憑藉人口紅利,超高速發展,一切欣欣向榮,喊出大國崛起。2017年的超大型跨國基礎建設計畫,一帶一路,吸引全世界申請加入亞投行,看起來真的很像大利多。不過這些條件相繼在2019年前後墜落,後繼無力,局勢已翻轉。

先從外部因素分析:

2018年底:美中貿易戰

美中貿易戰的前身是WTO(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義務,對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條件差異巨大,足以令開發中國家透過貿易佔到便宜。中國在WTO會員裡,憑開發中國家身份獲益最多;美國卻在WTO會員國裡,讓利最多。

貿易戰是一種兵不血刃,但傷害不見得小於軍事作戰的實力競技場。美中分別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同時也是第一和第二大市場。但全球化的精神正是降低貿易成本,全球貿易秩序,因為美中貿易戰,不得不重整。貿易成本提高,原本平坦而通暢的全球市場,重新碎片化。

靠製造業成為世界工廠,賺盡全球化分工收益的中國,可以說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中國二十年來的經濟成長動能,也由全球化直接供應。全球化貿易秩序受阻,最大受益者馬上轉為最受衝擊的一方。

2019年底:COVID-19疫情

對全球化影響最全面的事件還是疫情,無人能免。全球運輸成本一致提升,人力缺口造成的航班延誤和改變,持續打亂一整池春水。

全球供應鏈最大的改變,從長榮海運的年終獎金可以一瞥:運輸價格飆升。前因是海運利潤極低,2017年韓進海運倒閉時,長榮海運其實也在2018年告急。疫情造成的短期需求增長,讓競爭過份激烈的海運產業終於有理由一次漲足運費,挽救毛利率。海運業活了,運費漲了。

就算貿易秩序沒有出現裂痕,運費大漲還是墊高了貿易成本。貿易量愈大的國家,尤其是出口國,受到貿易成本提升的衝擊也更大。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國。

2022年初:俄國侵略烏克蘭

除了世界貿易秩序,還有世界秩序也被破壞。最佳的世界秩序不是靠強權,而是靠信任。信任是全世界最能降低貿易成本的東西,別無其他。

俄國侵略主權國家烏克蘭,打碎了國界不可侵犯的基礎信任。在戰爭危機面前,加強防治境外勢力滲入絕對比降低貿易成本更關鍵。禁用中國通訊商硬體設備只是第一步,打破全球化坦途的各種措施如今時時刻刻都在推進。目前看來,中國的應對方案不甚成功

俄國侵略烏克蘭的經濟效益還浮現在能源和糧食短缺。這當然也不利貿易。

RTS8VZX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還只是外部因素。這些外部因素同時也會影響到台灣、越南、日本、德國,出口導向的國家衝擊都不小。但中國的內部因素,才是讓它在2019年後,急轉直下的關鍵:

勞動力短缺

從2017年開始,中國二線城市如天津杭州,就在用戶籍來徵才。表示中國的人口紅利斷層開始出現在生產力短缺。

中國的戶籍政策和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同。《十億民工進城來》一書可以一次理解中國土地與人口政策:用戶籍把農民綁在農地裡生產糧食。所有的社會福利,包含醫療與就學,都與戶籍綁定,而大城市的社會福利從來樂勝。進城工作的勞動人口,一旦有孩子,都得留在戶籍地就學,就順便綁定帶孩子的祖父母,留在農村。大城市的戶籍,一般只能靠婚姻來取得。除了垂直的階級流動,平面的城鄉流動也靠攀關係。

所以,大城市祭出戶籍來爭取人才移入,是非常強的手段。只是不料連杭州和天津都要用上這招。

行政上,一線城市只有北上廣深,杭州在經濟上穩居第五,是二線城市之首。天津作為北京的外港,已經形成一日生活圈,基本上所有北京的工作者都可能選擇住天津通勤。這兩個吸引力極高的城市也祭出人才落戶政策,可見勞動力之短缺。而中國長期以來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

失業率暴漲

2019年,中國風光已極的互聯網企業競相停止招聘。像阿里巴巴這麼大的高速成長集團,經歷螞蟻金服被政府剿滅,以及各種補稅搜刮,停招有理。

可以解釋成高速成長的科技公司,發展模式遇到瓶頸。但如果把發展模式拆開來分析,會發現:這些公司後期的發展不是靠消費市場裡的斬獲,而是在金融市場裡獲得投資人的信心投注。但從2018小米IPO失利後,中國獨角獸或大企業的境外募資都不順利。因為投資人對中國企業本身信心跌落,畢竟善於賺投資人的錢,不保證善於賺市場上的錢。更麻煩的是,如果市佔率靠的是中國政府的特許,中國政府就會成為營運的最大風險

2022年5月,中國的青年失業率20%,不含6月畢業季的新鮮人。

勞動力短缺和失業率暴漲聽起來不應該同時發生對吧?二線大城祭出戶籍徵才的對象,目前限於高學歷和高技術人才。但超大型科技公司的聘僱據點大量集中於一線城市。只有杭州這種專注於互聯網新創,或成都這種集中於遊戲產業的二線城市,比較有機會在特定人才上與一線城市競爭。但當人才總量不足的時候,二線城市很難勝過一線城市。

不動產泡沫破裂

持有任何中概股投資的人都應該發現:從2021年的恆大地產危機開始,中國的金融泡沫破滅速度加快,快到投資人來不及撤手。2022的爛尾樓風暴,更顯然是結構性問題,不是特定廠商的金流斷裂。結構性問題,需要系統性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