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打鬼PÀ GUì 》遊戲創作者林岳漢:從宮廟找到故事靈感,把台灣的世界觀打開

【專訪】《打鬼PÀ GUì 》遊戲創作者林岳漢:從宮廟找到故事靈感,把台灣的世界觀打開
Photo Credit: 汪正翔攝影,文策院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林岳漢和兩名年輕人共組團隊,在美國電子遊戲的數位發行平台Steam推出《打鬼 PÀ GUì 》獨立遊戲,累計銷售上萬套,兩年後即將推出第二章;遊戲中的3D動畫從第一套遊戲中僅半小時時長,暴增成電影長片的1.5小時,且全數都由林岳漢獨自操手完成。而今他話說從頭,就是《太7》。

文:陳韋臻
攝影:汪正翔

1990年代,日本第五代遊戲機正默默開展一場技術革命,稱霸世界的主力任天堂將走向技術失勢,等在另一頭的,是在今日全球炙手可熱的PlayStation。

當年灰白色的圓盤主機,採用足以承載3D動畫遊戲的CD-rom,在1997年迎來一部致勝的關鍵內容——《太空戰士7》(Final Fantasy VII,簡稱《太7》,今更名為《最終幻想7》)。這是遊戲開發商Square首度推出的3D角色扮演遊戲,精細的動畫、氣勢磅礡的轉場在全球市場獲取巨大的成功,銷售千萬套以上——這個驚人的遊戲內容,也延燒到了當年身處高雄的林岳漢眼前。

那是台灣電子遊戲消費生龍火虎、野地蔓生的時代,高雄從夜市到街頭巷尾,隨處可見《太7》的遊戲機台。每當遊戲動畫劇情播放時,機台前的觀看人潮總一路蔓延到騎樓外。

還在求學時期的林岳漢,口袋沒幾分錢,選定機台前堆疊一落一落十元硬幣的玩家,屏氣凝神地站在後頭,「動畫一出來,看電影一樣,大家都瘋掉了!」這是林岳漢從手拿畫筆,轉向3D遊戲世界的起頭。

2019年,他和兩名年輕人共組團隊,在美國電子遊戲的數位發行平台Steam推出《打鬼 PÀ GUì 》獨立遊戲,累計銷售上萬套,兩年後即將推出第二章;遊戲中的3D動畫從第一套遊戲中僅半小時時長,暴增成電影長片的1.5小時,且全數都由林岳漢獨自操手完成。而今他話說從頭,就是《太7》。

1660917163007
Photo Credit: 汪正翔攝影,文策院提供

體制噩夢與漫畫出口

「我這輩子絕對不會靠電腦吃飯、我靠我的雙手打天下!」如今每天對著電腦繪製3D動畫、與夥伴共同創造遊戲的他,在十多歲時曾意氣用事地這麼回話。當時他只會電腦開機,總被家中兄弟們嘲笑是「電腦白癡」,林岳漢笑著回憶,「結果到現在,電腦我用最兇。」

老家在屏東客家村的林岳漢,1978年出生。客家籍父親與閩南籍母親,生下三兄弟,他排行老二。嬰兒時期的他特別愛哭鬧,加上父母正值創業期,艱辛地在招牌製作業闖蕩,林岳漢被送到屏東萬巒成德村的老家給奶奶帶,直到小學前才被接回高雄,對祖孫情特別有感。

在萬巒的日子,平時沒什麼特殊娛樂,林岳漢就跟著堂兄弟把奶奶家的日曆紙撕下來畫畫。日曆上的數字總對不上當天日期 ,一畫就是十幾張的天數。

回到高雄後,林岳漢開始進入正規教育體制。尚未解嚴、填鴨教育的年代,成了日後林岳漢口中的噩夢,升學彷彿是人生唯一的出路,連國中時學校所謂的「美術班」,都是每個學校的「資優班」,五、六十個孩子塞滿美術班教室,一格一格排到垃圾桶邊,考試成績的高分群囊括校內排名一半以上。

1660917200386
Photo Credit: 汪正翔攝影,文策院提供

無法適應教育體制的林岳漢 ,當然也進不了「美術班」,「鬱卒就拿起筆,開始畫課本、畫白紙,靠畫畫紓壓」。回到家中,當時社會風氣對孩子的期待,永遠不脫醫師律師老師,成天畫畫的林岳漢,在他們眼底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孩子,在兄弟眼中,他則是未來的「一張一百塊那種街頭藝人」。

一旦考差了父母就爆氣,學校也高壓的升學環境,年輕的林岳漢日子過得鬱悶,卻也畫得更勤。從小時候模仿《七龍珠》、《聖鬥士星矢》,到嘗試學香港漫畫家馬榮成筆下極細的線條,畫久了就開始自創角色、嘗試編劇。

爾後,林岳漢考進高雄高工的控制科,在崇尚工業電機的時代,他在家中的地位也彷彿翻了身。直到進入實習課程:「走到後面很壯觀的實習大樓,往裡面一看,天啊!教室裡怎麼會有電線杆?!一字排開十根!老師說,你們以後就要爬這個。但是,我有懼高症,根本不能爬啊……」

懼高症讓林岳漢的電工之路就此打斷,轉頭看看家業,父親也得爬上爬下架設招牌,林岳漢自此走向另一條岔路。

自學3D動畫,踏入遊戲產業

林岳漢還記得,千禧年到來,全島歡天喜地,他與整團阿兵哥擠在火車上移防下基地,瞥見車窗外煙火,才曉得原是跨年夜。當兵的那兩年間,他唯一的喜悅是出公差、畫活動海報;僅有的慰藉是把兵籍牌翻過來,因為「反面是自己從雜誌上剪下的『太空戰士8』劇照,痛苦時拿來意淫。」撐到退伍,踏出軍營,圍牆外的台灣社會正準備迎向2002年的「兩兆雙星」時代,也來到連線遊戲的新時代。

報上刊載遊戲公司的徵人訊息,斗大的「3D MAX」、「Photoshop」映入在家打打零工、待業中的林岳漢眼簾。這幾個英文字,他連念都不會,「我當時拿著從報紙剪下來的兩組英文字跑到建國商場,」他一本一本對照,直到找到相符字串,「一翻開,天!全部是3D的世界,我明白了:這就是入行的門檻,也看到一道光。」

其後,林岳漢又從建國商場買來當年唯一能找到的「大補帖」,就著家中的老電腦,他人生首次見到3D製作軟體的啟動畫面,卻因系統限制,數值欄位一片空白。「沒關係,我是畫圖的,看不到數值就靠感覺來抓比例。」他說,「就這樣子做出了一些作品, render(算圖)出來,結果一求職就中了!」

1660917236461
Photo Credit: 汪正翔攝影,文策院提供

林岳漢入行的第一間公司,是兩岸三地第一家上櫃遊戲公司「智冠科技」。「一走進去遊戲公司,一陣暈眩,三四個樓層,五花八門什麼都有。」當時的他很是興奮,「這邊掛布袋戲的、牆上掛槍,那邊掛遙控車,臥虎藏龍各種鬼才。」

剛進智冠科技時,林岳漢所屬的「新廣部」(新產品研發推廣部)正火熱地為《新倚天屠龍記》收尾。他從《第七封印》等其他遊戲的場景做起,下班也不回家,在公司玩遊戲、研究軟體。兩年過去,他積極地向主管提請換組,之後遂真正進入人物動畫的磨練場。

2005年,智冠科技旗下公司取得《魔獸世界》的台港澳代理權,大受市場歡迎,約莫同一時期,公司準備打造一款跨平台的3D遊戲《飄渺之旅》,連同遊戲引擎從頭開發,程式、美術、企劃,跨國人才五、六十人組成團隊開發。林岳漢依稀記得,光是遊戲引擎開發經費就很驚人,成本浩大到難以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