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與毒殺》:雖然毛氈苔對四處遊蕩的昆蟲來說很危險,但對人類有多種有用的方式

《詛咒與毒殺》:雖然毛氈苔對四處遊蕩的昆蟲來說很危險,但對人類有多種有用的方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引人注目的豬籠草種之一是蘇門答臘巴利杉山(Barisan)的豬籠草特有種:龍豬籠草(Nepenthes naga)。當地民間傳說聲稱龍曾經生活在這個地區,而龍豬籠草的外觀正與故事不謀而合。naga 是印尼語的「龍」, 它的籠蓋下面長出的附屬物形狀很像蛇(或龍)的舌頭。

文:菲絲.印克萊特(Fez Inkwright)

CARNIVOROUS PLANTS
Ocimumbasilicum
食蟲植物

接著我覺得空氣變得稠密,被看不見的香爐薰蒸,
輕搖香爐的熾天使,腳步在簇絨的地板上答拉作響。
「可憐人」,我嘆道,「上帝派天使為你送來忘憂藥
(譯註:忘憂藥一字nepenthe亦指豬籠草),緩解你對麗諾爾的思念;
大口喝吧,大口喝下這慈悲的忘憂藥,忘掉失去的麗諾爾!」
烏鴉答曰,「永不復焉」。
——埃德加.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烏鴉》(The Raven)

我們所知的大多數植物都從周圍的土地和水氣中汲取養分。與這種無害的存在相比,食蟲植物——藉著誘捕和食用動物和昆蟲,獲得部分或大部分營養的植物——有著令我們著迷的異常習性。此一出於必要演化而來的特性,大多是因為生長環境缺乏營養,例如沼澤和多岩石的高山土地,那裡的土壤很貧瘠,不利於植物的健康生長。

正如查爾斯.達爾文年在他一八七五年的著作《食蟲植物》(Insectivorous Plants)中所述,食蟲植物有六種基本類型:陷落式陷阱, 也就是豬籠草;沾黏陷阱(如毛氈苔);快門式陷阱,捕蠅草最常具備的功能;吸盤陷阱;捕蟲囊陷阱;和單向開口式陷阱。所有這些類型都演變出各種「獵捕」機制,欺騙、誘捕或以其他方式消化生物,確保自己的生存。

瓶子草(PITCHER PLANT):
豬籠草屬(Nepenthes spp.)和瓶子草屬(Sarraceniaceae spp.)

豬籠草的「籠子」部分是經過特殊演化的葉子,捲曲成不透水的杯形陷阱以容納消化液。杯子邊緣往往敷有花蜜吸引獵物,獵物一旦觸碰到杯壁就會打滑,無法往回爬出。杯內的液體就會淹沒獵物,並逐漸消化。一些最大的物種,例如大花豬籠草(Nepenthes raffiesiana),甚至能夠捕捉和消化蝙蝠、蜥蜴和老鼠。

豬籠草屬以能夠治癒悲傷的虛構希臘靈藥命名。在奧德賽中,帕里斯給特洛伊的海倫尼盤瑟(nepenthe),幫助她忘記老家。雖然豬籠草的屬名出於此靈藥,但老普林尼和迪奧斯科里德斯(Dioscorides)等古代作家卻認為該靈藥其實應該是琉璃苣,更多當代學者懷疑是鴉片。

最引人注目的豬籠草種之一是蘇門答臘巴利杉山(Barisan)的豬籠草特有種:龍豬籠草(Nepenthes naga)。當地民間傳說聲稱龍曾經生活在這個地區,而龍豬籠草的外觀正與故事不謀而合。naga 是印尼語的「龍」, 它的籠蓋下面長出的附屬物形狀很像蛇(或龍)的舌頭。

另一種瓶子草物種是沼澤瓶子草(Heliamphora)。拉丁名中的heli曾被誤解為來自希臘語helios,意思是太陽,導致有了太陽瓶子草這個將錯就錯的名字。其實它正確的名字起源是helos,意為沼澤。

南美洲的一個特有種叫做帕塔索拉瓶子草(patasola),源自神話中的吸血鬼帕塔索拉(patasola)。這個美麗的女人會在深夜出現在叢林和山脈中,引誘落單的牧民、伐木工人或礦工進入灌木叢。當他們完全迷路之後, 她就會現出真實形態——單腳,長著大牙齒和大眼睛的分趾蹄生物——將他們吞掉。她吃飽後會爬上樹,自顧自唱出如下的歌曲:

毛氈苔(SUNDEW):Drosera spp. 我不僅僅是女妖,
我獨自生活在世上: 沒人能抗拒我
因為我是怕她索拉。在路上,在家裡,在山和河上,
在空中和雲端,
凡存在世上的都屬於我。【註1】

毛氈苔屬裡有將近兩百個種,從阿拉斯加到紐西蘭的各種氣候中都可以見到。然而,絕大多數的種生長在南半球較熱的地帶,包括澳洲、南美洲和非洲南部。毛氈苔的拉丁學名Drosera來自希臘語drosos,意思是露水,指的是植株穗狀物上的露珠狀黏液。

這種植物的特徵是覆蓋表面的穗狀物,也叫腺毛。每根腺毛的末端都有一滴含有糖分的黏液,它能吸引獵物並阻止獵物逃脫。接著腺毛會向內捲曲,使獵物盡可能接觸到最多的腺毛,加快攝食速度。獵物或因掙扎而力盡致死,或被植株內分泌的酶消化。

雖然毛氈苔對四處遊蕩的昆蟲來說很危險,但已經證明有多種對人類有用的方式。它們自十二世紀以來,在義大利和德國用作草藥「太陽草」(Herba Sole),是治療咳嗽和哮喘的處方茶飲和藥劑配方。某些澳洲原住民也認為球莖是可以食用的珍饈,或用於染製紡織品;在蘇格蘭高地,圓葉毛氈苔(D.rotundifolia)則用於製作紫色或黃色染料。【註2】

圓葉毛氈苔又叫義大利毛氈苔,也用於製作名為羅索里歐(Rosolio) 的利口酒(來自拉丁語「太陽的露水」〔rossolis〕),它的現代生產配方幾乎與十四世紀的版本完全一樣。這種亮黃色的烈酒起源於義大利,最初作為藥物和壯陽藥。這種用途的演變在許多早期的甜酒很常見,醫生起初開立這些酒精性藥物是為了提振心靈,之後卻因為廣泛受歡迎而成為娛樂性飲料。

註釋

[1] 哈維爾.歐坎波.羅培茲(Javier Ocampo Lopez),《哥倫比亞的傳說和故事 》(Mitos, Leyendas y RelatosColombianos)

[2] 愛德華.德威利(Edward Dwelley)《德威利版蘇格蘭蓋爾語圖解詞典》(Dwelley's Illustrated Scottish-Gaelic Dictionary)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詛咒與毒殺:植物的黑歷史》,天培出版

作者:菲絲.印克萊特(Fez Inkwright)
譯者:杜蘊慧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為什麼《哈利波特》中接骨木魔杖是最強大的?
為什麼白雪公主吃的是毒蘋果而不是其他水果?

美麗的水仙,光是花香就足以引起頭痛與嘔吐,
傳說鈴蘭的心形種子可治心臟病,實際上全株含有劇毒;
夏日的繡球花不只代表「無情」,還含有氰化物……
秋日的紅楓卻來自殘酷無情的姊妹鬩牆之果,
將常春藤帶進屋裡會讓這家主人永遠貧窮……
探索世界上有毒植物的迷人民間傳說和駭人的歷史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