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反美示威的劉自然事件(二):駐台美軍過著貴族般的生活,甚至享有治外法權

引爆反美示威的劉自然事件(二):駐台美軍過著貴族般的生活,甚至享有治外法權
陽明山美軍宿舍|Photo Credit: Od69bo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華的美國軍人,可以享受貴族般的生活,可以僱用便宜人力服伺自己,也能讓他們能在下班時盡情享樂夜生活。從一開始在台美雙方的協議中,駐台美軍就被視為「外交人員」,享有「治外法權」,不受中華民國政府管轄,執法人員也拿他們沒輒。

文:翁風飄

舞台的另一邊:美國

在蔣介石失去中國大陸的過程中,蔣介石政府和美國之間的關係,降至最冰點。在作戰期間,蔣介石和駐華美軍司令史迪威(Joseph Stilwell)便鬧到不可開交,弄到羅斯福總統必須派私人代表赫爾利(Patrick J. Hurley)前來調解,最後美方由另派魏德邁(Albert C. Wedemeyer)將軍接替史迪威的工作收場。這次衝突,看來像是美方對蔣介石妥協,但美國軍隊和政府內部,已有部分人對蔣抱持強烈的不滿和反感。

戰後國共內戰,軍旅出身、時任美國國務卿的馬歇爾(George Marshall),受杜魯門(Harry S. Truman)總統指派,前來中國進行調停,馬歇爾過去曾任史迪威的上司,對蔣介石政權並不友善。達成的停戰協定,也因為國共雙方各種算計和角力,宣告失敗,也使美方對於涉入中國事務逐漸感受到絕望。

最明顯的,就美援物資逐漸減少,特別是軍火和資金上,協助國民政府進行接受工作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更是大幅撤出。對從中日戰爭起,把美方當作靠山的國民黨政府,美方援助的減少近乎中斷,無疑是致命的一擊。雙方關係的凝結,一直持續到國民黨退守台灣。

1950年6月25日北韓軍隊入侵南韓,韓戰爆發,也宣佈美蘇兩強敵對的冷戰開始。在中共積極投入對北韓的支援後,美國重新調整了對亞洲的戰略,也改變對台灣的態度,派第七艦隊前往台灣海峽。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訪台時,宣佈協防台灣,美援開始大量的湧入台灣,改變了中華民國的命運,也影響了台灣社會和文化的發展。

從杜魯門到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兩任美國政府,擔心若台灣失守,會引起「骨牌效應」,影響美方在亞洲的防線,不僅給予台灣物資,同時並派員協助陸海空三軍的建立或重整。1954年中華民國與美國簽署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5年美國國會通過的〈台灣決議案〉都是這樣策略的實踐,1960年艾森豪的訪台,更是台美雙方關係的頂點。

台美的合作,外表看起來緊密,內部夾雜著不少雜音。美國援助的心態,本來就以自身利益為主要的考量,偏重速效,希望能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成效,並保有彈性,儘量不要讓自己身陷泥淖。對局勢的判斷常參雜許多主觀的認知,經常是在危機爆發之後,才被動做出修正和回應。同時美國官方內部,對蔣介石政府仍充滿著不信任,深怕蔣會真的要「反攻大陸」,讓美國捲入世界大戰中,也覺得蔣是獨裁軍頭。

在蔣這方面,得到美國援助,當然是一劑強心針,但將也有自己的自尊和堅持,不希望美國對他的施政比手畫腳,更不滿美國一直要逼他交出政權,一心讓台灣走向美式民主。雙方對於和中共作戰的不同目標和想法,影響到了建軍和治軍的戰略方向,更是讓蔣政府覺得綁手綁腳,檯面上或檯面下的衝突不斷。

然而,雖然對彼此不滿,有時甚至爾虞我詐,但美台雙方的關係卻越來越緊密。就算美國內部有種各式雜音,蔣介石心底有百般不願,美國仍是台灣最重要的盟友,台灣對美國的戰略地位亦無法被輕易替代。美援則是美台之間,各種猜忌與各種需要雜揉在一起的結果。

Taipei_Office,_American_Institute_in_Tai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 CC BY-SA 3.0
位於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134巷的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舊址,曾為美軍顧問團團本部

貴族般的美國人

人們談起美援總是會想到那麵粉袋做成的內褲,因為那實在太具視覺效果,而且說明當時台灣人民是多麼的物質缺乏,需要仰賴美國的協助。除了一般民生物資的影響,美援是有系統而大規模的改變了台灣的體質,無論農業、工業、衛生醫療……等等,直接或間接的促成戰後台灣的轉型,為日後「經濟奇蹟」或「亞洲四小龍」的傳奇打下基礎。

此外,雙方在軍事上的合作,是美援最直接的重點,不只是硬體上武器的支援,和中日戰爭一樣,也提供了「軟體」上的指導,派遣美方軍人員來台指導,成立了「美國軍事援助技術團」(Military Assistance and Advisory Group),也就是所謂的「美軍顧問團」。

美軍顧問團於1951年〈中美共同互助協定〉簽署後成立,團本部最初設在美國大使館旁,位於今天的中山北路上,後遷到信義區也就是日後美國在台協會的位置。美軍顧問團除了積極涉入台灣的國防,從預算、運作、訓練、教學,甚或戰術、戰略的擬定,也擔任對蔣政府的監督,防止軍事上的冒進;之後越南戰事爆發,也肩負起後防的補給和支援。

任務多重,來台承辦的人員自然也多,為了安置這些人員,政府於天母、陽明山山仔後一帶,興建美軍宿舍,被戲稱為「阿督仔厝」,這些美國大兵再加上隨行的家人,一路往下,整條中山北路都是外國人的身影。大量的外來人口,白天在中山北路附近辦公,下班或假日則在附近休閒、娛樂,他們的日常生活需求,改變了這一帶地貌,成為在台灣的「小美國」。

美方駐台的首任大使藍欽(Karl L. Rankin)就對這樣大量入住台灣的美方人員感到不安,曾數次向美國政府反應,深怕這些在台灣生活的美國人,會破壞美軍的形象,甚至給當地住民「殖民」的觀感。因為和這些美國人的生活相比,當時普遍貧窮的台灣人,搞不好連稱做「次等公民」都有點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