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反美示威的劉自然事件(四):交代不清的庭審證詞與出乎意料的判決結果

引爆反美示威的劉自然事件(四):交代不清的庭審證詞與出乎意料的判決結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雙方一熱一冷,分別訴著情感和理性的策略,很快便得到了結果。在3日審訊之後,5月23日上午,陪審員進行投票,下午一點半,正式由庭長宣判,結果是:「無罪。」

文:翁風飄

交代不清的庭審證詞

也許是受台灣方面要求的壓力,美方加快了雷諾審判的腳步,迅速在台設立了軍事法庭,並在5月14日宣佈,美國檢方決定對雷諾以違反美國軍第一一九條所定之任意殺人罪(Volcentary Manslaughter)起訴,一旦罪名成立,最高處刑為有期徒刑10年,並被處以「不光榮退役」,喪失一切服役、退役所享權利。

審判定於5月20日開庭,並在5月15日通知外交部,請中華民國派員觀審。台灣官方決定由檢方司法行政部、臺北地方法院檢察處、外交部等各不同機關,指派包括一開始在現場的檢察官羅必達在內,共四人到場旁聽審判的進行。此外,外交部還主動加碼,提供雷諾先前毆打郵差,被害人所留下的筆錄,請求美大使館轉交檢方於法庭上使用。

審判當日9點準時開庭,這一臨時的軍事法庭,設在圓山美軍顧問團的教堂內,列席的分別為法官(即審判官)艾利斯(Burton F. Ellis)上校、庭長(即首席陪審員)費爾德(William R. Fields)上校、檢察官泰保德(James S. Talbot)上尉、辯護律師斯迪爾(Charles E. Steels)上尉、八名陪審員、以及被告電諾本人。

軍事法庭總共進行三天,一共傳訊五名證人,三名美籍人員,分別是案發當時即前往調查的麥克金肯、美方的法醫和調查員,另兩名則是報案的雷諾家女傭人姚李妹和陽明山警察局外事組組長韓甲黎。

詢問麥克金肯時,他同時攜物證兩件到場,一支左輪手槍和在現場拾得的一根樹枝,左輪自然是擊殺兇器,樹枝則是當時現場覓得,雷諾口中劉自然拿來攻擊的「武器」,用來證實自衛的說法。應訊的第二人是當晚打電話報案的女傭姚李妹,她供稱事情發生時她已入睡,是被兩聲槍響所驚醒,兩聲間隔約3、4秒鐘。姚李妹聲音低沈,多數回答十分簡短,都是「是」、「可能是的」或「不知道」這類的答案。

韓組長則把重述了當天偵訊雷諾的情形,把雷諾的自白交待一遍,比較值得注意,這也是在庭審時才揭露的,那就是韓在報告雷諾的自白後,補充劉自然是韓組長的好友,所以他知道劉自然是右撇子,工作或打球一向使用右手,藉此推斷,如果劉有心襲擊雷諾,不會將雷諾形容的,使用左手持棍。美方法醫則說明子彈位置,一在腹部,一在左肺,流血都在2500CC以上,兩三分鐘內便能使傷者致死。

shutterstock_169046861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第一天的庭審,設在教堂的臨時軍事法庭,內設有冷氣,所以門窗緊閉,因為需要旁聽許可才能進入,上午法庭聽審的人數很少。下午一時半,冷氣機突然故障,室內空氣不流通,法官只好下令把門窗全部打開,這時才有許多美軍及他們的眷屬,趁機跑進教堂旁聽。

死者妻子奧特華也到場,身著黑色旗袍,臉色憔悴,她還帶著正在出水痘的一歲半的女兒。她上午聽了一小時左右,因為女兒又開始發燒,只好先行離席,先回家將女兒安置後,下午才又再度來到現場。雷諾則始終坐在辯護律師和助理律師之間,照現場我方記者的描述,「神態自若」,除偶爾被詢問必須立正回答外,並未離席。唯有在韓組長口述當晚情形時,才見雷諾有些許緊張的神色。

5月22日上午,審判進入了最高潮,由雷諾本人接受訊問,並當庭表演死者向他襲擊的姿勢,和自己開槍的動作和位置。辯護律師首先問雷諾:「根據原告起訴書,你是不合法的殺了人嗎?你認為你有罪嗎?」雷諾肯定的表示:「我不是不合法的殺人,我是沒有罪的。」接著律師詢問雷諾出生、求學背景,從軍的經驗及家庭狀況等問題後,才切入案發當日。

雷諾回憶當天他聽到妻子在浴室裡大叫,他以為妻子是看到了大蜘蛛,前往浴室妻子告訴他窗外有人。他先安撫妻子,然後起身前往卧室,取出手槍,從廚房繞到屋外,對窗上的人大喊「等一等」。

那人旋即跳下窗戶,左手高舉銅管或木棍的東西,向他攻擊,為了自衛他開了第一槍,對方馬上倒地。他跑到馬路上高呼「MP」(憲兵),沒看到憲兵前來,回身叫女傭報警。看到劉半彎身上站起再度朝雷諾走來,怕再被攻擊,他又補開了第二槍。身中第二槍的劉自然轉身逃向公園,他則返屋等待警察前來。

在雷諾交待完原委後,辯方律師又出示雷諾過去在日本、韓國、美國各地的推薦信、介紹信、獎章、獎狀,強調他服務的功績。檢察官質問雷諾當時環境的光線,雷諾承認是四周有燈光,檢察官又問那為何不直接開槍射擊手或腳,雷諾表示因為太害怕、太緊張,沒法瞄準。

檢察官要雷諾回覆是否受過射擊訓練?打獵是否為嗜好?得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因為案發現場燈光成為焦點,晚上9點全體人員在法官率領下,坐車前往現場勘查,讓陪審團判斷雷諾當時的視線狀況,僅待20分鐘即離去。雷諾到現場時不斷吸煙,雷諾太太從屋裡走到門前,兩人互看一眼,神情漠然,沒有任何交談。中間還發生了一位記者試圖在屋前偷拍照的插曲,立刻被法官阻止,被命令把相機內的底片抽出。

shutterstock_9396182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庭內審判進行的同時,庭外媒體亦持續提出雷諾說法的諸多質疑,5月22日《聯合報》就洋洋灑灑的列出七項疑點,宛如代替無法參與審判中華民國政府發聲。

綜合這些疑點,首先是陳屍位置和槍擊發生地點的距離,兩者距離甚遠,中間要經過斜坡,穿越馬路,沿途皆未發現血跡。除了位置之外,若是要逃離,為何會頭朝向雷諾住宅,而且還是呈臥倒的姿勢,雙手屈向背部,手心朝上,這些都和雷諾的說法相違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