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不存在台語文的讀者市場,它的書寫與發表就是一場篳路藍縷的苦行

當我們不存在台語文的讀者市場,它的書寫與發表就是一場篳路藍縷的苦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語文的政治功能,凝聚認同太強烈了,以至於屏蔽了它作為一種語言的——追求聲韻的、詞句的文學美感的追求。筆者期望,當我們談及台語文,可以不要有那麼強烈的政治目的——還語言以本來面貌。

台大學生會迎新傳單上,「會長的話」這一欄目以台語文及英語呈現,掀起爭議。平心而論,對不曾接受台語文閱讀訓練的大學新生們來說,即便家裡慣常講台語,要讀完它都不太容易。

台大學生會長孫語謙在後續回應中強調:台灣是個多語國家;但針對「傳遞訊息」這一目的,我認為這麼做幾乎是無效益的(也許會產生另一種樂趣,假如有學生能夠磕磕絆絆地將整篇文章「讀」出來)。

我是台灣人,我說台灣話

除了語言本身的實質功能——溝通,就「政治目的」而言,台語文具備了「凝聚共識」這一功能。而這個取最大公約數的概念,當然並不能說服所有人(因為我們有客語族群、原民語族群、外籍族群等)。

我們並不是「民族國家」,因為島國特性,加上為時不短的被殖民歷史,很老一輩的長者追念日本榮光,稍年輕一點的在黨國洗腦教育裡長成,這使解嚴後自由沃土長成「天然獨」世代,網路同溫層效益加乘,一個家庭在投票時的政黨傾向就能展現極端的差異。

我想之所以這樣的「最大公約數」可以打動多數人,對於天然獨世代來說,台語是阿公阿嬤的語言,就算自己幾乎不會講,但仍會激發血緣上、系譜上的認同。但在這裡,我只是要理性闡明一件事:我是台灣人,我不一定說台灣話。

或者把因果倒過來:我是台灣人,這是事實。不因為我說台灣話,或不說台灣話,我就因而是,或不是台灣人。當這句話近乎成為一種道德綁架——你不認同,你算不算台灣人?——其實是很不健康的。

語言位階

我們曾經談過「語言位階」,在於直觀感覺誰「更高級」、「更文明」,比如路旁一群人大聲地用英語或用菲律賓語聊天。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