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性侵案「已過追訴期」教育局仍告發檢調偵辦,民團:違反當事人意願且增加曝光風險

台中性侵案「已過追訴期」教育局仍告發檢調偵辦,民團:違反當事人意願且增加曝光風險
首圖為示意圖非本案當事人。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刑事訴訟跟行政性平調查相比,對於「證明」的要求相對嚴格。事發時當事人還很年輕,沒餘裕為自己蒐集「直接證據」。

台中市一名資深資優班導師、現任校長,日前被人本教育基金會爆出20年前曾性侵女學生,後續還有橫跨10年的學姊、學妹都跳出來提出性平申訴。由於此案已過追訴期,最早出面的當事人A小姐,多次表示不願意進入司法偵查程序,然而台中市教育局日前主動向地檢署告發。

台中市議員賴佳微、人本教育基金會等都認為,此舉違反當事人意願,且當事人將為了舉證受到更多折磨,也無法真正讓校長受到法律的懲罰;教育局今(28)日則回應,司法及行政雙軌並行不影響當事人權益。

狼師性侵案不只一人,受害者陸續浮出水面

台中市有一名黃姓校長,前後擔任2所國中校長共12年,並獲頒資深優良教育行政人員。他過去在擔任某明星國中資優班導師期間,曾經私下開設補習班,每班人數破百人,深獲學生和家長肯定,後來順利擔任該校主任並考上校長。

人本教育基金會17日召開記者會,A女指控25年前就讀資優班時,遭國二導師迫使她在教室、保健室、出遊的旅館甚至他的車上發生性關係,威脅不得分手或公開此事,否則進行報復。被害人父親得知真相痛心疾首,這名狼師還打電話給他希望事情不要鬧開。22日又有就學相差10年的學姊出面控訴,自己也是受害人。

議員、民團和作家:為何還要偵查已過期的案件?

人本基金會中部辦公室昨晚憤怒表示,事發後,台中市府非但沒有主動擴大調查、反而處處包庇、放水該校長。市府3次打電話「建議」當事人到法院提吿,甚至幫忙約好律師;當事人當下立即拒絕表示「不同意進入刑事訴訟」,但台中市府「別有用心」大動作到地檢署職權告發;目前此案於刑法已經超過追訴期,市府早就清楚現階段法院不會受理,此舉是企圖幫加害者取得社會的無罪證明、藉此混淆視聽。他們將在明天到台中市政府前抗議教育局「打假球」。

關注此案的台中市議員賴佳薇也在臉書上說,25年前的案子已經過了刑事追訴期,當年這個女孩受到這樣的對待,「誰遇到同樣的遭遇有辦法蒐集證據的?」證據根本難以蒐集。僅能以一些書信跟旁人之間的證詞來間接證明其師所做的行為。

結果台中市政府違背當事人意願,跑去告發。一旦面對訴訟,當事人跟所有的證人跟所有的潛在受害者,在每個程序上曝光的風險會越來越高。會影響到越來越多人跳出來指證,甚至為自己發聲的意願;原先這些受害者只需要去「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小組」接受保密訪談,就可以完成對老師的申訴。台中市政府逼著性別調查案件,變成因刑事追訴期已過的司法案件。

賴佳薇表示,因為台中市政府的這個行為,未來會逼所有出面的受害人,要面對檢警越來越多單位的偵辦。受害當事人們曝光身分的風險越高,更可能影響事件真相的拼湊。

作家吳珊珊也在臉書上強調,除了追訴期已經過了,A的案件還得承受一種「不利益」。刑事訴訟跟行政性平調查相比,對於「證明」的要求相對嚴格。事發時她還很年輕,沒餘裕為自己蒐集「直接證據」,她出示的是一些老師寫給她的文件,以及幾位同學的證詞。台中市政府卻在她婉拒了三次以後,大動作地去地檢署職權告發。

所以接下來此案有可能在明知追訴期已經過了的前提下,A依然要經歷偵查程序。而偵查程序在台灣實務上,常見「偵查大公開」亂象。根據人本基金會過往的經驗,學校性暴力受害者的身分,在性平調查時都是保密到家的,然而,一旦進入刑事訴訟的偵查程序,不知道為什麼受害者就會接到媒體電話;心情會因此受到不小影響。

台中市教育局:公務員有義務告發,不會讓當事人曝光

《中央社》報導,對此,台中市教育局說明,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41條規定「公務員因執行職務知有犯罪嫌疑者,應為告發」,因而主動向地檢署告發偵辦,希望透過司法專業調查及教育局的行政調查,找出潛在受害者。

對於當事人擔心司法調查程序可能曝光風險會更高,教育局表示,刑事程序調查比行政調查還要縝密,偵查過程中保密義務也更強,公務員發現有犯罪嫌疑一律要向地檢署告發是法律義務。而教育局一方面移交檢察官作進一步偵查,另一方面繼續原有調查程序,雙軌並行,並不影響當事人權益。

至於外界質疑此案已過法律追訴期一事,台中市法制局指出,在犯罪時間及事實還未明確情況下,追訴權時效是否消滅應由檢察官認定。而且妨害性自主罪已於2001年1月1日改為非告訴乃論之罪,縱使被害人表示不追究、不提告,檢察官仍應偵辦,公務員知有犯罪嫌疑也應本於職權告發。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