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學生疫後2年多重返校園,國家教育支出不足引青年團體憂心

菲律賓學生疫後2年多重返校園,國家教育支出不足引青年團體憂心
菲律賓中小學新學年22日開學。圖為菲國學生和家長在馬尼拉都會區奎松市一所小學辦理相關手續。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菲律賓是國際上幾個最慢恢復全日制實體課程的國家之一,起因是前總統杜特蒂自2020年3月10日起禁止學生到校上課。如今在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執政下,8月22日起恢復公立中小學恢復實體上課,11月起所有公私立學校須恢復面對面上課。

(中央社)COVID-19爆發至今2年多,許多菲律賓中小學生今天終於重回校園,但學生團體和青年組織聯名呼籲馬尼拉當局宣布菲國面臨教育危機,動員各部門制定國家教育計畫以走出困境。

受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菲律賓前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自2020年3月10日起禁止學生到校上課。雖然菲國學校逐步恢復實體課程,上個學年僅76%公立學校恢復面對面上課。

菲律賓中小學新學年今天開學。在副總統兼教育部長薩拉.杜特蒂(Sara Duterte)推動下,全國4萬7000所公立中小學中,90%學校今天恢復實體課程;11月起,所有公私立學校將恢復面對面上課。

不過,菲律賓學生會聯盟(SCAP)、學生權利和福利聯盟(STRAW PH)、菲律賓大學系統聯盟(Bukluran UP System)等學生團體今天召開記者會表示,菲國教育體系面臨多項危機亟待解決。

菲律賓瑪甫(Mapúa)大學學生會會長委員會公關組長尚恩.陳(Sean Matthew Tan)說,菲國正面臨預算不足、部分家長無力負擔和輟學率等教育問題。

他表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數據顯示,超過140萬菲律賓兒童失學,原因包括貧困、學校不適合學生及社會階級鴻溝。學校若無法提供適當的教育,菲律賓學生的表現可能衰退到低於全球標準。

這些團體指出,馬尼拉當局教育支出僅占國內生產毛額(GDP)3.9%左右,呼籲政府根據聯合國建議,增加教育支出到占國內生產毛額6%,並加強控管教育預算使用情形。

另外,學生團體表示,疫情爆發前,菲律賓就面臨教室、教科書、教具等基礎設施不足問題;隨著學校過渡到實體和遠距融合上課,情況更加惡化。呼籲政府為學校提供充足的教育基礎設施,確保菲國學生能安全有效率地學習。

薩拉杜特蒂視察小學上課情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菲律賓中小學新學年22日開學,副總統兼教育部長薩 拉.杜特蒂(右)前往巴丹省(Bataan)迪納魯畢罕 (Dinalupihan)小學視察上課情形。 (薩拉.杜特蒂辦公室提供)

菲律賓孩童開心線下見到同學

(中央社)菲律賓中小學校新學年22日開學,數以百萬計孩童返校,其中許多人是自COVID-19疫情爆發後首度進入教室就座,有小學生表示很高興見到同學。

法新社報導,菲律賓是世界幾個最慢恢復全日制實體課程的國家之一,引發外界警告停課太久導致菲國教育危機惡化。

首都馬尼拉的佩德羅格瓦拉小學(Pedro Guevara Elementary School)從2020年3月就開始關閉教室,採取實體和遠距融合上課,22日可見戴口罩和穿制服的孩子們在校門口排隊量體溫及噴酒精。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2個月前上任後就宣布,11月起所有公私立學校須恢復面對面上課。

一名6年級學生表示,在透過線上會議軟體Zoom上了兩年的課後,她很高興能看到同學和老師。

這名11歲學生告訴法新社:「我們以前玩得很開心,現在我又可以開心玩了。」

不過許多學子要努力追上進度。

佩德羅格瓦拉小學一名32歲的科學老師表示,她擔心學生們在過去兩年錯過了寶貴的學習時光。

她說:「身為老師,我們確實偏好面對面教學,至少我們是能夠衡量和評估學生程度和狀況的人。」

菲律賓小學新學年開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家長在馬尼拉都會區奎松市一所小學查看分班資訊。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