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蝙狐俠:英雄覺醒》:嘲諷好萊塢超級英雄電影,「點到為止」是法式幽默的優雅之處

【影評】《蝙狐俠:英雄覺醒》:嘲諷好萊塢超級英雄電影,「點到為止」是法式幽默的優雅之處
Photo Credit: 《蝙狐俠:英雄覺醒》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比美式幽默,法國喜劇影帝兼導演-菲力普・拉紹(Philippe Lacheau)處理笑點的手法,是選擇從性方面下手。看似低俗卻能掌握在點到為止的境界,雖然無法給人捧腹大笑的暢快,但淺嚐即止的幽默也足夠讓你在觀影時將微笑掛在嘴上。

(本文涉及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法國喜劇影帝菲力普・拉紹(Philippe Lacheau)2021年的作品《蝙狐俠:英雄覺醒》,隔了一年由台灣片商引進,將於8月26日上映。

本片雖然在法國創下票房佳績,但台灣電影市場向來為好萊塢馬首是瞻。歐亞等地的賣座鉅片,都是小片商引進。其中除了原本就有龐大受眾基礎的文本翻拍,例如日本動漫的劇場版,或日韓小說戲劇電影版的作品,否則大多成為小眾影迷喜愛的作品,在輿論的能見度也不高。

但即使是非藝術片型的歐亞商業片作品,也有相當的娛樂性,更重要的是,商業片大多針對人性的典型需求,動作片、悲喜劇,牽涉到的環境背景與角色設定多會反映出在地色彩。

非好萊塢大片的地方文化色彩

以台灣的電影《總鋪師》為例,那就是烹飪主題的喜劇。過程中呈現台灣料理的特性,從辦桌到各式料理,在台南為主的風景下,即使劇情不特別描述,世界各國的觀眾都一樣可看到異國風情。那單純的喜劇也就反映了在地文化性。可以說比平常看慣了的美式商業片,會擁有更多的趣味。

坎城影帝宋康昊的《反則王》是摔角喜劇,但男主角作為銀行員的身分踏入摔角界,過程中就讓人看到韓國職場與家庭相處的一些眉角,這就多了文化趣味。

而《蝙狐俠:英雄覺醒》是法國喜劇演員拍給法國人看的動作喜劇,片中並未特別強調法國的文化與景物,但反過來說在毫無特性的日常生活中,片中的角色反而展現了非刻意凸顯的法國人特色,亦即所謂的法式幽默。看了也是有趣味性。

說到法國的動作喜劇,不外乎紅到國際的《終極殺陣》最為人所知。本片也有點雷同。相較美式喜劇常常以誇大的形式呈現(也有較日常平淡幽默的路線,例如老派的Steve Martin),法國喜劇一樣是以尷尬的「情境」作基底,但笑點比較放在人物的對白中(美式的笑點多透過情節產生,金凱瑞與Leslie Nielsen尤其為代表)。

法式幽默的特點除了世界共通的幽默之外,另外就是由挖苦(ironie)所組成。法國人在日常中,尤其愛以尖酸刻薄的機智性回話,藉著戳他人痛點,來完成笑點。本片也有不少這樣的橋段。

《蝙狐俠:英雄覺醒》的故事設定,本來就是在嘲諷美國的漫畫改編電影。那些英雄電影無論風格路線為何,都是在描述英雄神話的故事。每一個主角都有神格化的象徵性,也就是無論如何都必須「帥」。而菲力普・拉紹從頭到尾都在嘲諷這樣的神格性。

本片故事簡單,描述男主角是一名不得志的演員。某次他得到飾演超級英雄「蝙狐俠」的機會,以為可以藉此翻身,結果一場意外的車禍讓他失去記憶,誤以為自己就是超級英雄,因此展開了一場怪異的冒險。

電影開頭就設定男主角是魯蛇。他因為一支廣告片爆紅,才獲得試鏡機會。結果那隻廣告是在賣「特小號保險套(酸一個男人雞雞很小,本身就是嘲諷行為)」,男主角家人跟他自己都覺得丟臉,但街道卻到處可見。然後製片本來也不想用他,是因為第一人選出了意外,所以只好用他。

如果劇情設定一個演員失憶,誤以為自己是超級英雄,那就必須給他冒險犯難跟解決危機的情節編排。菲力普・拉紹的作法是把男主角父親設定為一個警探,正積極地在追緝一個搶劫罪犯。男主角一直想獲得父親認同,卻被瞧不起。當男主角失憶後誤以為自己是超級英雄,理所當然地會有機會介入犯罪行為。

在這裡還真的使用了DC漫畫《蝙蝠俠》的設定,男主角明明是為了伸張正義卻被誤以為是罪犯(這是蝙蝠俠文本的常見設定),然後跟父親交手,並惹上了父親要追緝的罪犯,然後發生一連串的趣事。

故事跟情節其實跟一般商業喜劇很像,就是沒有內容。人物設定與情節內容只需要符合一般世俗的邏輯,也沒人在乎劇情的深度。大可不談。但片中的笑點,就跟觀眾常看到的美式幽默略有不同。

法式 vs. 美式:同是幽默,不同手法

片中從頭到尾都充斥的黃色笑點。特別是男主角三不五時就因為意外而露鳥。最KUSO的是他要與女主角上演蜘蛛人知名的「倒吊之吻」時,樹枝脫落,男主角剛好以跨下對著女主角的嘴,偏偏褲子又被樹枝勾走,變成女主角在親男主角的下體。

而男主角的兩個死黨也有著複雜的關係。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結果眼鏡男卻跟嬉皮男的媽媽搭上,變成了他老母的男友。片中最尖酸刻薄的法式幽默都表現在兩人的對白上。

眼鏡男動不動就要拿嬉皮男的媽媽嗆對方,還故意惡整嬉皮男,讓嬉皮男誤以為男主角的強悍妹妹喜歡自己(然後就發生求愛不成被拒絕的笑點,在法式喜劇中,求愛出糗是很經典的項目)。

1
Photo Credit: 《蝙狐俠:英雄覺醒》劇照

每一個笑點要說挑戰禁忌都很禁忌,無論是畫面上直接讓女主角意外幫男主角口交(蜘蛛人之吻),或亂倫式的老少戀的笑哏,還有砸死小孩(當然是沒事,但畫面驚悚)的場景,全都是連美國喜劇都不太敢用的東西。

但偏偏法式幽默常有一種「點到為止」的優雅,好幾個笑哏都很禁忌,但都是一笑置之的帶過,不像美國喜劇會玩到爆為止。缺點是,讓觀眾無法看得笑到岔氣,好處是三不五時就有笑點,笑點也無須鋪陳,可以隨時出現(然後又合理),變得從頭到尾都覺得有點好笑,默默地也就把本片看完,而且會覺得算是好笑,只是沒有很深刻的笑點。

加上男主角與配角們,都一本正經地在詮釋片中的角色。這種冷面笑匠式的反差,毫不誇大的表現方式,在關鍵處會讓人看得很有笑意。平淡清爽、溫和、尖酸刻薄(特別是片中超級英雄電影中的大明星角色,很明顯就是在嘲諷法國男星亞蘭・德倫,對其高傲的作派,有許多嘲諷處,酸得都很到位),是本片的喜劇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