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酷兒影展】《吾家有男初長成》:跨性別兒童及青少年的成長過程,最需要的就是理解與接納

【2022酷兒影展】《吾家有男初長成》:跨性別兒童及青少年的成長過程,最需要的就是理解與接納
《吾家有男初長成》劇照|Photo Credit: 酷兒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台灣/華人徵選單元」入圍影片:《吾家有男初長成》紀錄著台灣土地上一個角落的日常,一個孩子上學、愛跳舞、說笑話、交朋友、聊天、談戀愛、找一份工作…,再平常不過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星冉出生時是生理性別的女生,在他成長的過程中,逐漸意識到自己的性別應該是「男生」,於是開啟了一段尋找自己的旅程。

文:瑪達拉・達努巴克(Colorful wi原住民多元性別聯合陣線成員)

我們的觀點決定了我們看見什麼樣的世界,真相並非客觀存在,而人們看見的世界也只是其視框中的景象。

因為人們習慣以男女有別的二元性別觀,對於異性戀男、女性以外的性別視而不見,或視為「異類」。過去幾年,性別平等教育出現反挫的力量,憂心人士擔心多元的觀念會讓學生無法學會「正確」的性別價值。

因此,反對國小、國中階段教材出現「同志教育」(LGBT education)相關內容,這無疑扼殺了多元性別個體的存在,根本地否定跨性別的位置。教育應不分其性別特質、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應給予每個學生同等的自我認識、自我認同之資源。

2022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台灣/華人徵選單元」入圍影片:《吾家有男初長成》(Today, You Are You)紀錄著台灣土地上一個角落的日常,一個孩子上學、愛跳舞、說笑話、交朋友、聊天、談戀愛、找一份工作…,再平常不過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星冉出生時是生理性別的女生,在他成長的過程中,逐漸意識到自己的性別應該是「男生」,於是開啟了一段尋找自己的旅程。

DSCF7305
Photo Credit: 酷兒影展提供
《吾家有男初長成》劇照

受限於影片的長度,我們只能看到星冉部分的人生,從家人開放、接納的轉變,看到充滿愛與歡笑的家庭互動。過去家人對男、女性別固定角色的慣性,例如,曾認為星冉的性別特質像「男人婆」,擔憂「她」長大後會找不到對象結婚。家人表達擔憂的背後是反應對於跨性別的不了解。

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性別是由胎兒發育過程中不同程度賀爾蒙作用所產生,而跨性別者的大腦特徵與其所認同的性別,比原本的生理性別特徵更為接近。有些遺傳研究顯示,同卵雙胞胎之間之性別認同一致性很高,從而進一步證實了基本生物學的解釋,正如同Lady Gaga歌曲中所唱,跨性別者「天生就是這樣」(born this way)。

許多對跨性別的迷思會認為跨性別認同是受到「社會化」、「不當養育」或「幼年創傷事件」所導致,事實上,對多數跨性別者來說,成因並不重要,因為,「成為什麼樣性別的人」需要花更多的力氣、時間甚至金錢去追尋並自我證成。

當今即便我們早已認知跨性別並不是一種精神疾病,但跨性別者可能在其生命中不同時期都會經歷煩躁不安,這個「不安」感受是社會性的,一是因為社會中存在的誤解與歧視,二是來自於他們自我意識到內外不一致的身體和社會角色的矛盾。

社會支持是跨性別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力量。星冉過去常跟家人確認「如果我變成男生,你會不會不喜歡我?」正向肯定的回應,會帶來支持的力量。如果身邊能夠有更多支持的力量,跨性別孩子就更能渡過遭遇誤解、歧視及身心不一致的焦慮不安。

DSCF7403
Photo Credit: 酷兒影展提供
《吾家有男初長成》劇照

2007年,我們在屏東的原鄉部落成立了colorful wi,以支持adju青少年的成長為核心,希望以一個多元性別認同的立場,支撐原住民多元性別青少年正向自我認同的空間。

Adju一詞原為排灣族人女性友人互稱的代稱詞,後來在多元性別主體認同的使用下,挪用成為跨性別、性別多元的代稱詞。我們透過交流對話,期待部落族人能更了解並正向肯定接納adju,將adju視為常態下一個存在的性別樣態來看。

《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2013)不再將「性別不安」視為性異常,而是性別認同不一致引發的痛苦或損害,被歸類到「其他類別」。在診斷上,青少年或成人至少符合以下兩個標準,且持續至少六個月,才能被判定為「性別不安」:

  1. 強烈渴望成為自身指定性別以外的性別。
  2. 強烈希望被視為自身指定性別以外的性別。
  3. 自身性別特徵與性別表達經歷之間存在顯著的不一致。
  4. 強烈渴望自身指定性別以外的性別特徵。
  5. 由於自身性別特徵與性別表達經歷不一致而強烈希望擺脫它。
  6. 堅信一個人具有與自身指定性別不同的典型性別的反應和感受。

此外,該病症必須與臨床上顯著的痛苦或損害相關。

上述這些是精神醫學的看法,在我的學生輔導經驗中,「性別不安」往往不被正視或被視為需要被「導正」為順性別,因此延宕而產生更多的矛盾。以下提出我在輔導工作中,幾項與跨性別青少年及其家人互動時所經驗的議題。

1. 正視且重視孩子性別不安的聲音

變性者經歷性別認同與其出生時的指定性別不一致,並希望生理性別永久轉變為符合他們的性別認同,而通常尋求醫療援助進行性別重置療法。在學生提出自己想要變性的這個議題前,可能經過的反覆長時間的思考,最後提起勇氣才會提問。

學生可能會衡量眼前的這位老師,是不是對多元性別是開放、友善的,也可能因為對於自己經驗到性別認同與生理特徵不一致的不安感,已經高度困擾影響了自己的生活。我感謝學生對我的信任,但我也相信學生也有自己初步探索的答案。

基於對於性別多元的正向肯認,我會拿著性別僵餅人跟學生解說性別的幾個層次的向度,並討論其一致或不一致的排列組合,且明白的告知變性已被證實為人類多元性別可能面貌的事實。

即便是微弱的聲音,我們都要正視且重視孩子對於自己性別的不安,可能會以不同的形式表達,「我好像有想過要變性」、「變性會不會很貴?」…這些聲音都可能隱含著尋求協助的訊號。雖然網路上已經有經很多資訊,透過我們與孩子介紹性別多元相關知識的介紹,進一步理解孩子對自己性別的想法,增進學生在認知上的自我了解,但絕對不是否絕孩子對自我追尋的提問。

DSCF7444
Photo Credit: 酷兒影展提供
《吾家有男初長成》劇照

2. 避免性別二元框架可能框限住性別認同

性別認同是關於個體自我性別的主觀認定,變性並不只是外在性別表達或內在性別特質的問題,而「性別」充其量是社會分類對角色及行為之區分,被判斷的男性/陽剛或女性/陰柔之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