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空軍的「瑜亮情結」(上):1945年以前的日韓飛行員不只是盟友,更是一家人

日韓空軍的「瑜亮情結」(上):1945年以前的日韓飛行員不只是盟友,更是一家人
大韓民國空軍KF-16戰機| Photo Credit: 大韓民國空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才是影響大韓民國空軍建軍最為深遠的國家,其地位直到韓戰以後才為美國所取代。把歷史拉回到1945年以前的時空環境,日韓飛行員不只是盟友與夥伴,還更是一家人。

今年在澳洲舉行的「漆黑演習」,最大的特點就是日本航空自衛隊與大韓民國空軍都首次派遣了機隊參加這場多國空中演練。談到日本與韓國的關係,基本上就跟日本與台灣的關係一樣錯綜複雜,人們很容易為韓國人表面上激烈的反日言行所誤導,認為日本和韓國有不可調和的歷史矛盾。然而事實上,雙方的關係真有我們看得那麼簡單嗎?

韓國與日本之間有不可調和的歷史矛盾,就連在今年上映的電影《緊急迫降》中,我們也看到了自衛隊飛行員宛如二戰時的「神風特攻隊」,駕駛F-2A支援戰鬥機阻止遭到恐怖分子劫持,滿載病毒感染者的韓國波音787客機降落羽田國際機場的劇情。機上的人質要等波音787飛返韓國領空,親眼目睹大韓民國空軍的F-15K前來伴飛以後,心情才稍微安定下來。

雖然導演沒有明說機上乘客是否全部都是韓國人,但劇情畫面所呈現出來的就是「祖國的飛機來了,大家不必再擔心日本鬼子的飛機把我們撞下去了」的愛國主義情緒。仿佛過去第二次世界大戰,駕機對抗日本海軍航空隊與日本陸軍航空隊,並從殖民主義者中光復朝鮮半島的,同樣也是大韓民國的空軍健兒。

事實上早從2008年的「紅旗-阿拉斯加演習」(Exercise Red Flag-Alaska)開始,航空自衛隊與大韓民國空軍共同參加美國主導下的多國空中聯合軍演早已行之有年。雖然除了歷史恩怨外,韓國與日本同時還存在著獨島/竹島的領土主權之爭,但是雙方飛行員在歷次演習中的相處卻出乎預料的和諧,完全沒有衝突與摩擦。

技術上的較勁難免會有,比如本年度的「漆黑演習」,日本航空自衛隊派出六架F-2A參與,大韓民國空軍就非要在派出六架KF-16的同時,多派出一架KC-330空中加油運輸機。除了要證明自己技術比日本還有其他盟國好外,還要秀一下自己的遠程投射能力。「紅旗演習」也好,「漆黑演習」也罷,都是日韓關係的一個小小縮影,讓我們瞭解雙方矛盾的根本原因來自於「瑜亮情節」。

日韓空軍_2
Photo Credit: 美國國家檔案館
戰後接受美軍培訓的10名韓國F-51D野馬飛行員中,除畢業自中華民國空軍官校的金信外全部都是日軍所培養。

韓國空軍的中日淵源

從以大韓民國為中心的史觀出發,以崔用德、李英茂以及權基玉為代表的朝鮮飛行員為大韓民國空軍的奠基人。他們不只投身抗日運動,還在國民政府的允許下率領更多朝鮮飛行員投身中華民國空軍,參加對日作戰的同時也為戰後大韓民國空軍的創立培養人才。《空軍建設計畫案》以及《韓國光復軍飛行隊建制戰策》,就是由崔用德與李英茂兩人效力重慶時所提出。

按照韓國觀光的建國史述,大韓民國空軍還真的如同戰後的新加坡空軍,是由中華民國空軍所一手拉拔起來的。根據台灣出版的《空軍忠烈錄》,抗戰期間也真的有田相國和金元英兩位朝鮮籍飛行員在中國戰場犧牲。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領袖金九的兒子金信,本身也是參加中華民國空軍的朝鮮飛行員,不只因此有了被派赴美國受訓的機會,還成了蔣中正的乾兒子。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