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預言者」:「普亭大腦」杜金其人其事與對中國態度的轉變

俄烏戰爭「預言者」:「普亭大腦」杜金其人其事與對中國態度的轉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4年7月,杜金接受BBC電視採訪時斷言,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並呼籲普亭總統對烏克蘭東部進行軍事干預,「以拯救俄羅斯的道德權威」。他的地緣政治理論的核心是,俄羅斯的使命是在伊朗以及目前在歐洲崛起的歐洲懷疑論政黨的幫助下,挑戰美國對世界的統治。

亞歷山大·杜金(Alexander Dugin)

Photo Credit: BBC News

亞歷山大・杜金被稱為「普亭大腦」。

莫斯科郊外一宗汽車炸彈刺殺案近日再度讓俄羅斯爭議性哲學家亞歷山大・杜金(Alexander Dugin)成為國際媒體聚焦點——雖然死者是他的女兒杜金娜(Darja Dugina)。

亞歷山大・杜金被廣泛認為是一個極端民族主義者,他也被認為與普亭(Vladimir Putin)關係密切,且很可能是這次炸彈襲擊的預定目標。

儘管俄羅斯安全部門指控烏克蘭特勤製造了爆炸案,但是烏克蘭方面官員則嚴詞否認與爆炸有任何關係。

杜金的名字被人們貼上不少標籤:俄羅斯哲學家、極端民族主義知識分子、普亭盟友、智囊、「普亭大腦」,而最引人咂舌的是他2014年就曾預言烏克蘭將會爆發戰爭的那番言論。

那麼,杜金究竟是什麼人?又如何成為「普亭大腦」?他早年希望分裂中國為作為大俄羅斯帝國的緩衝帶的思想近年又為何有所轉變?

生性叛逆

亞歷山大・杜金1962年出生於莫斯科一個據稱是蘇聯紅軍軍事情報部門少校軍官的家庭,母親是醫生。

他曾在莫斯科航空學院就讀,被開除,之後當過街道清潔工,也曾用偽造的圖書館卡到列寧圖書館看書學習。

《金融時報》前駐莫斯科記者站站長查爾斯・克洛弗(Charles Clover),在《黑風白雪:俄羅斯新民族主義的興起》一書中說,杜金的父親在兒子三歲時離開了他的母親,雖然父子之間後來幾乎沒有接觸,但他的父親似乎在他的生命中佔有重要地位,據說兒子惹麻煩後曾多次出手救他出困境。

他寫道:「杜金在各種採訪中對他父親的職業含糊不清。他告訴我和其他人,蓋利是軍事情報(GRU)的將軍。但當被追問時,他承認他實際上並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杜金的朋友堅持認為,他的父親一定是蘇聯體制內有地位的人。首先,這個家庭擁有地位聲望的象徵—— 一幢不錯的別墅,擁有漂亮別墅的親戚們,以及優先的機會。」

杜金學習外語和歷史,並將不少哲學和地緣政治作品翻譯成俄語。

長期反對派

現年60歲的杜金是俄羅斯歐亞運動的創始人,他的觀點被認為在鷹派俄羅斯精英中很受歡迎。他長期以來一直主張建立一個龐大的新俄羅斯帝國,包含所有俄語地區和其他領土,希望將烏克蘭納入帝國範圍。

杜金青年時期是政治異見者,反對共產主義,1980年代末開始與俄羅斯當時的極右翼團體來往密切,並以知識分子和活動家身份與歐洲新右派人士接觸。

蘇聯解體後,杜金與愛德華・利莫諾夫(Edward Limonov)共同創立了國家布爾什維克黨(NBP),擁護民族布爾什維主義,杜金是該黨首席思想家。1998年,因為與利莫諾夫的分歧無法調和而退黨。2007年NBP被當局定性為「極端主義組織」封殺。

杜金長期以來一直與知名反對派人物亞歷山大・普羅哈諾夫(Alexander Prokhanov)有聯絡,杜金早期的許多文章發表在普羅哈諾夫編輯的報紙《Den》(The Day)和《Zavtra》(《明天》)上。

1997年,杜金出版《地緣政治的基礎:俄羅斯的地緣政治未來》(The Foundations of Geopolitics: The Geopolitics Future of Russia),全面闡述了他的世界觀,呼籲俄羅斯通過聯盟和征服來重建其影響力,並挑戰以美國為首的「大西洋主義帝國」。

杜金在書中猛烈批評美國在歐亞大陸的影響,呼籲俄羅斯在該地區重建自己的權威,並主張分裂其他國家的領土。

劍橋大學地理系學者艾倫・英格拉姆(Alan Ingram)說,這部著作是在俄羅斯總參謀部軍事學院戰略系講師的協助下撰寫,書中收錄了他1990年代在俄羅斯反對派報紙和自己創建的網站(Elementy) 上發表的文章,出版後被視為入門教材。

路透社說,這本書出現在軍隊閲讀清單上,但沒有跡象表明杜金曾經對俄羅斯的外交政策產生過直接影響。

杜金對俄羅斯政府和普亭總統的影響多深仍有爭議。一些俄羅斯觀察家斷言他的影響力很大,許多人稱其影響力微乎其微。他與克里姆林宮沒有官方關係。

有學者指出,他與克里姆林宮沒有官方關係,所謂「普亭大腦」、左右俄羅斯外交決策的智囊云云,只是部分媒體的曲解,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杜金對克里姆林宮的影響力有限且被誇大,而之所以如此,原因之一是他的著作和文字與俄羅斯外交政策之間有很強的相關性,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美國華盛頓一名學者,烏克蘭和俄羅斯問題專家喬治・巴洛斯(George Barros),2019年撰文指出,他認為西方高估了杜金在俄羅斯政治生活和意識形態中的影響。

2016年杜金接受BBC記者採訪

Photo Credit: BBC News

2016年,杜金在克里姆林宮附近自己的電視台接受《BBC》採訪。他說,所謂真相其實是個關乎是否相信的問題。

政壇紅人

《地緣政治的基礎》一書的出版提高了他在政壇的聲望。

英格拉姆寫道:「自弗拉基米爾・普亭登上俄羅斯總統寶座以來,杜金的聲望越來越高,俄羅斯官方的歐亞主義取向得到了鞏固......主張俄羅斯大國地位的理論不僅變得可以接受,而且成為官方話語的真正組成部分,反對派在普亭的綱領中發現了很多值得稱讚的地方。"

杜金曾擔任國家杜馬議長根納季・謝列茲尼奧夫和執政的聯合俄羅斯黨主要成員謝爾蓋・納里什金的顧問,擔任過地緣政治中心主任,他的言論經常被普亭的顧問格列布・巴甫洛夫克西(Gleb Pavlovksy)的網站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