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哲青:把所有的「理所當然」歸零,充滿好奇,這才是記憶力的起點

【專訪】謝哲青:把所有的「理所當然」歸零,充滿好奇,這才是記憶力的起點
Photo Credit: 生鮮時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哲青表示,「學習這件事是很辛苦的,我所有的追求裡面都有『追逐的辛勞』,到最後,會有那種抵達某一個階段終點的成就感,而這個成就感會讓知識留存在我心裡面。」或許很多時候,能讓「知識」真正留存於心裡的,是由於過程裡的苦,所以才能記得深。

文:Kacy

在《全民星攻略》中答題的亮眼表現,讓謝哲青被譽為「不只答題,還附詳解」的行走百科全書。不僅是正確答題,還能將答案的背後知識、脈絡一一分析,淺顯易懂地以故事說明,這是哲青哥的專業,也是他的魅力所在。

年少時,因著喜歡閱讀,便從書本裡撈出了一千萬個為什麼,在往後的人生中,帶著好奇心不斷地探索。一路走來,不知不覺也已四十年,而學習,依舊未竟。談及於此,哲青哥舉重若輕地留下一句:「帶著問題,是十年、二十年的追尋。」

謝哲青,這片知識的汪洋大海,是經年累月的學習不懈,是走過四大洲、航行過五大洋後的人生沉澱。

「到了四十歲之後,才逐漸理解,原來我的喜歡、我的追求,與我熱衷的事物,最後將我匯集成某個樣子。」聊起哲青哥的學思歷程,有點浪漫不羈、有點義無反顧,可以說是一種任性地追尋,跟隨著發自內心的「喜歡」與「好奇」,逐漸帶領著自己,長成獨一無二的樣貌。

大家總問我,為何記得那麼多知識?

「為什麼我會記得那麼多事情,其實是因為我對所有的事情都感到好奇。」哲青哥分享,當有了好奇、疑問之後,就會試著想要去理解它。而在理解的過程中,十分神奇地,記憶也跟著發生了。

還記得哲青哥在《全民星攻略》中答題時,曾有一題是問他,車子是先有安全帶還是杯架?他游刃有餘地回答,從詹姆斯・迪恩的車禍切入分析,又談到馬車的進化史。

這其實得從他讀《包法利夫人》開始說起,在他的腦海裡,始終有一幅十九世紀巴黎的城市街景,其中達達的馬蹄聲特別吸引他。

於是,哲青哥找到了日本作家鹿島茂的《我要買馬車:十九世紀巴黎男性社會史》,詳細地了解了當時「買馬車」的文化,其實與當今「買車買房」作為身份地位的象徵一樣。對於這個消失於現代社會已久的「馬車」,他十分感興趣。

後來,到了里斯本的馬車博物館,又陸續造訪其他與馬車相關的地點,他都會去看馬車的真實樣貌,試圖還原《包法利夫人》書中馬車行駛而過的模樣。對於知識的渴望與熱情,伴隨著哲青到處旅行、吸收知識。

「在每一個人在追求人生的道路上,你一定會對某一件事情有興趣,可能你這陣子看了《二十五,二十一》,看了《我們的藍調時光》,你會對裡面的人物瞭若指掌,你會對他的時代充滿好奇,然後你會回頭去搜索劇中那些『引起你的好奇或喜歡的事情』」哲青哥說道。

可以是《包法利夫人》,也可以是追劇、看球賽等任何感興趣的事物,從那裡下手,去追尋相關的知識,就會是你理解世界的基礎。

要把所有的理所當然歸零,充滿好奇,這才是記憶力的起點。

在這個網路流通、世界開放的世代,資訊唾手可得,我們太容易把事情看作理所當然,習慣有車子代步、習慣夏天有冷氣、習慣感動後,就停止追劇,不再給自己時間思考。

哲青哥點出「理所當然是學習最大的敵人」,停留在習以為常的思維中,便會在學習中止步。只有隨時把自己歸零,去體驗生活,透過觀察與傾聽,就能從他人的故事、語言中,多了解這個世界一點。

在喜歡的事情中,拼湊出自己的樣貌

回溯哲青哥的學習歷程,原來閱讀,單純地只是想克服難語症的行為,最大的動力還是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

兒時以來,對於「人」便充滿渴望與好奇,哲青哥形容自己就像是攀著一扇窗只為了盡情地向外看。那些書籍、報章雜誌甚至於紙鈔,都成了接觸「人」的橋樑。也是在這時,對於知識的渴求,隨著對人的好奇,逐漸延伸到各個領域。

DSC01097-修
Photo Credit: 生鮮時書

「學習這件事是很辛苦的,我所有的追求裡面都有『追逐的辛勞』,到最後,會有那種抵達某一個階段終點的成就感,而這個成就感會讓知識留存在我心裡面。」或許很多時候,能讓「知識」真正留存於心裡的,是由於過程裡的苦,所以才能記得深。

想起學習歷程中的酸甜苦辣,哲青哥卻忍不住微笑,聲音突然變得十分雀躍,旁人都可以感受到他真心地熱愛「學習」。

「其實後來我發現我學的東西,它慢慢地、慢慢地彙整成我的樣子。」

經過多年的探索,哲青哥才發現,自己喜愛的事物其實都圍繞著「如何化繁為簡」。例如,只有直線、橫線出拳的詠春拳、幾何圖形的畫家皮特・蒙德里安、曲子簡單重複的菲利浦・葛拉斯。

不斷地探索,隨時間淘選出自己喜愛的內容,自然地在腦袋、心裡留存,最後記憶將堆疊出你的模樣。

架構你的記憶,成為你最好的樣子

當所有資訊、知識,只需要手機、平板、電腦搜尋,就會詳實地展露在你眼前,為你所用。活在這個世代,哲青哥反問我:「那我們彼此之間的差異是什麼?」

記憶的準確度已經構不成優勢,哲青哥認為,最有價值的便成了「屬於自己的記憶架構,隨時能提取、使用」。

答案可以隨意被搜尋到,那麼能造成你我之間有所差異的,便是我們用什麼方式找到答案?也可以說,我們腦海中的知識架構,如何調動記憶力,幫助我們查找資料?

而這就關乎記憶的方式,不能是散落各處的零碎,必須得在腦海裡被彼此串接,才能舉一反三、觸類旁通。

DSC01129-修
Photo Credit: 生鮮時書

我一直在思索,因為每一個人的心智不一樣、學習歷程也不一樣,我該如何把我的東西複製到別人身上去,其實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一直強調,唯一能找到的共通點是——情感。

哲青哥說明,這裡的情感是「喜歡」,是對於某種事物的喜愛。

舉例來說,有個人對「烘焙」有興趣,那他就會在學做麵包的過程中,發現麵粉有很多種類,會有不同的特性;理解水的溫度變化也會影響,所以涉及物理學;不同酵母、配方,會造成不一樣的口感,那他就得對化學有研究。最後,他要行銷麵包,就得學習溝通的技巧。

於是,從喜歡的事物出發,便能長成一串屬於自己的知識樹狀圖,開始向外接觸這個世界的各種知識,最終蓋成一座屬於自己的知識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