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吃播也能變公關危機,為什麼蔣萬安被包裝得越來越像連勝文?

【關鍵眼中盯】吃播也能變公關危機,為什麼蔣萬安被包裝得越來越像連勝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蔣萬安和連勝文的本質本不同,至少在美國有過真正的執業律師經驗,過往在鏡頭前的發言也比現在「正常」很多,參選後鏡頭前的形象莫名變得像是「在演連勝文」,其公關團隊最該擔責。

和往年不同,這屆九合一選舉好像一直沒有明確主軸。除了怎樣都燒不完的論文,各黨想盡辦法開新戰場,例如國民黨打疫苗價格、時代力量挖掘候選人弊案,民進黨近來則是攻擊夏立言訪中,還有蔣萬安吃東西。

就和那些無盡的哏圖一樣,選大位的人總會有些庶民們看來不合時宜的照片——馬英九吃麵、蔡英文洗碗、柯文哲割稻、連勝文修車,有些還能自圓其說,也有些就是畫虎類犬。

但你說政治人物吃東西不重要嗎?別說是台灣,老派民主國家英國也有許多候選人栽在吃相上面。

2014年,脫歐前的英國還是保守黨卡麥隆(David Cameron)執政,雖然民心已然有些思變。有一天,英國媒體《Evening Standard》拍到一張在野黨工黨黨魁米勒班(Ed Miliband)吃三明治的歪嘴斜眼照,登上媒體頭版後也成為政治迷因,不但加深了米勒班「怪人」形象,之後他在位時每年選舉,也都會再被冷飯熱炒。這張照片甚至有自己的維基條目

有趣的是,米勒班政敵卡麥隆2015年時也因為吃東西上了新聞。當時他用刀叉和家人吃著一份熱狗堡。

出生富裕家庭、高等學府,甚至帶有些王室血統的卡麥隆,用刀叉吃熱狗堡的「上流行為」馬上被立場偏向社會福利、藍領階級的工黨批評不接地氣。當時有人分析卡麥隆用刀叉吃熱狗堡的原因,就是怕重蹈米勒班的三明治覆轍,但更有趣的是卡麥隆回應:「我不否認我出生權貴,我不會為選票改變我的言行。」

這句話當下的影響猶未可知,但至少從結果論來看,保守黨到今天還在執政。

選的官位越大,鏡頭前的發言通常越不是「自己的話」

確實,人們評論政治人物優劣不該是吃東西的樣子,否則就請小林尊或千千當台北市長就好。然而,正因為大部分選民看「形象」和「感覺」多過於政策本身,候選人才需要演,也才會鬧那麼多笑話。

這就要說到公關團隊了。

如果對政治圈有比較深的接觸,一般會看到三種政治人物的樣貌:沒選舉時私底下的樣子、選舉時私底下的樣子、選舉時鏡頭前面的樣子。

有趣的是,就算你再憎恨某個政治人物電視上的立場或模樣,私下和他吃頓飯時多半不會討厭他;但選舉時比較不一樣,因為處處是敵人,所以就算鏡頭外說話也得小心保守。選舉期間,只要上鏡頭或開記者會的時候——特別如果選的是大位——這些政治人物講話的樣子,通常會和在私底下完全不同。

這些話,很多都是貼身幕僚或公關團隊所想所寫的,從中也可以看到團隊功力的展現。

舉個例子,還有人記得總統蔡英文「真正」講話的樣子是什麼嗎?但是,我們好像都自然而然相信姚人多的講稿就是蔡英文內心話,甚至覺得她私下跟蔡想想都是用這樣的語調說話,反之,當不對的團隊遇到氣場不合的政治人物,就會出現「好大的官威呀」這種聽起來彆扭,又滿滿矽膠味的發言。

原本正常的蔣萬安像是「在演連勝文」,公關團隊得擔全責

這種問題在國民黨的政治世家候選人身上最顯著。

像是連勝文2014年的大連艦隊,就是各方勢力搶進分享資源的產物,但結果就如大公司裡各個特助各自為政,對外訊息不一致,每個活動都走不徹底,最後甚至讓連勝文把發言權直接交給發言人,結局大家也都記得。

而這次蔣萬安的團隊,在很前期就傳出文宣與策略組成和連勝文時代高度重疊,很多戰術看起來也極其相似,彆扭的產出也不相上下。

jmqggqnewkaa413tq84nff939byh1q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其實蔣萬安和連勝文的本質本不同,至少在美國有過真正的執業律師經驗,也和台灣新創圈熟悉,並非八堂課的財經專家。更別說,蔣萬安過往在立院的發言樣態其實十分「正常」,參選後鏡頭前的形象莫名變得像是「在演連勝文」,其公關團隊最該擔責。

我一直記得蔣萬安2016年首度參選立委時,推出一個放到今天看都很新穎的競選活動:他本人開車在選區繞,像Uber一樣接送選區裡的人,同時跟他們談自己的從政理念。這是一個多好、多符合自身形象優勢的企劃,但也是那個時候,我在新聞裡看到他披著一條紅色值星帶,上面寫著大大的蔣萬安,跟長輩們敬酒握手。

哪一個是真正的蔣萬安,哪一個是家族壓力下的產物,不言而喻。

在蔣萬安被各個顧問和特助包裝成變成百分百的連勝文之前,由衷希望他能找回自己真正的言行——即使那是用刀叉吃熱狗堡——然而我相信在加州待了那麼久的蔣萬安,一定會有更好的熱狗堡吃法。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