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詐騙與台灣:為何台灣年輕人會步入海外詐騙泥潭?

柬埔寨詐騙與台灣:為何台灣年輕人會步入海外詐騙泥潭?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立委伍麗華及許多民間團體強調將人救回來是第一要務,但台灣輿論也出現不同聲音。有民眾批評這些被救回來的年輕人,多數是在離台前就知道自己要去柬國從事詐欺,甚至許多人有黑道背景,他們質疑政府及民間耗費心力拯救他們的必要性。

This still photo from a video grab taken on December 13, 2018 shows customers arriving at the Chinese-run casino in Sihanoukville, the coastal capital of Preah Sihanouk province.

柬埔寨西港市有中資背景的賭場。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台灣民眾在柬埔寨遭遇騙局的新聞持續在台延燒,輿論對此議題的討論出現分歧。民眾除了持續關注政府及民間團體如何援助受害民眾返台,也開始批評前往該國工作的台人警覺心不夠,甚至抨擊從事詐騙的台人是否「值得」各界耗費大量心力進行援助。

台灣刑事局國際刑警科科長李泱輯向台媒表示,台灣人會去柬埔寨的有3類人,「被騙去的人口販運被害人、知道自己去參與犯罪的、正常工作的民眾」。

持續援救涉入人蛇詐騙集團人員的台灣立法委員伍麗華則對BBC中文表示,這起事件背後,再次凸顯出人口販賣在台灣並未止息,而原住民社群再次成為人蛇組織之目標。

自今年開始陸續收到民眾陳情,至今伍麗華與政府機關合作,已經援救了約20名原住民青年回到台灣,但前來求救的信息仍未間斷。出身原住民家庭的伍麗華向BBC中文分析了她的經歷和觀察。

台灣原住民少年成為目標

在擔任台灣立法委員之前,伍麗華曾在部落小學擔任教師及校長,對於原住民青年的處境有數十年的近身觀察。她向BBC解釋,原住民部落環境相對單純,原住民青少年教育對人友愛信任,容易成為人蛇集團下手目標。

伍麗華說,自七月起開始收到許多原住民部落的家庭陳情,發現家人去了柬埔寨後,不是失聯,就是在向家人求救,稱自己被騙到當地從事非法詐騙。年紀多半是青少年,年紀從18到35歲。

因為這些案件涉及許多法律及外交議題,伍麗華在社交軟體上開了群組,請外交部及警方加入,還有立法院同事加入協助這些民眾脫困。

「我今年七月就收到相關案件的陳情,當時還沒有太多人關注這個議題……直到現在成了國際事件,柬埔寨政府或許也感受到壓力,開始介入。」伍麗華分析。

她向BBC解釋,她手邊的個案,少年們都是在七月前往,也就是畢業季的時候被拐騙。人蛇集團多半透過少年的朋友來社區招募他們出國工作。許多人想要賺點錢,幫忙家計或還債。「還有個案很會跳舞,就告訴她說有出國表演賺錢機會……還有一位年輕人是妻子罹癌,想要賺醫療費用,而且因為他打字很快,他以為到那邊可以擔任電腦相關工作,但卻是場騙局,連自己本身的心臟病的藥都拿不到,他是先從泰國那邊過去,因此被要求更高的贖金。」伍麗華說。

伍麗華透露,即便團隊迄今已協助近20人返台,但尚有許多人仍在等待救援。

援救工作重點之一是跟當地的公司協商「解約金」,之後才會放人回台。解約費用從數千到上萬美金都有,協商金額常常是很困難的討價還價。

根據台灣媒體報道,目前有許多民眾透過伍麗華等民意代表,願意無息借錢給這些人協助他們返台。

「有些是妹妹打電話來求救,哥哥過去救妹妹,也陷在了當地回不來。其實能夠解約的通常是工作表現得不好,詐騙技巧差的人。有個案就是去那邊被要求做感情詐騙,但他連一個人都騙不到……這些比較容易被放走。反而那些『工作』表現得比較好,或升上幹部的人就很難救,這也是現在很困難的事情。」

伍麗華認為,人蛇集團有計劃地在原住民社區尋找可以拐騙的年輕族人,「這是典型的人口販賣,用許多誘騙技巧,鎖定原住民社區,拐騙年輕人。我想到幾十年前,許多原住民離鄉背井到遠洋漁船工作,最後被騙工錢或推下海,還有許多族人被騙下山,在大城市被拐賣的悲劇……這些違反人權的事情好像又重新過來了。」

記者了解到,目前台灣各地的原住民社區都開始用華語及族語日日廣播,提醒社區民眾防範打工詐騙的危險。

「需要花那麼多錢去救他們嗎?」

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西港)一位西方女性背包客走過一片沙塵滾滾的工地(資料圖片)

西港從前被形容為「背包客天堂」。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雖然伍麗華及許多民間團體強調將人救回來是第一要務。但台灣輿論也出現不同聲音。有民眾批評這些被救回來的年輕人,多數是在離台前就知道自己要去柬國從事詐欺,甚至許多人有黑道背景,他們質疑政府及民間耗費心力拯救他們的必要性:「我們需要花那麼多錢去救他們嗎?那些被詐騙的民眾的處境呢?」一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民眾向記者抱怨。

台灣媒體《鏡週刊》引用台北市政府數據分析稱,該市近1個月接獲27人赴柬埔寨失聯報案個案中,有75%的人士有詐欺、組織犯罪等前科,並有2人即將被通緝。報導稱,承辦警官稱台灣民眾智識水凖不低,不大可能會有這麼多人都是被高薪騙去,進而淪落被轉賣的慘況。因此真正前往的多是詐騙圈內的人。

許多台灣人由此對於被救援回台的人士持批評態度。尤其涉入詐騙的被害人常常求助無門,還有許多老人畢生積蓄被騙一空。

「廢墟少年」

但簡永達認為,或許我們該問的還有,為何來自台灣社會底層家庭的青少年,在各種經濟及社會壓迫下涉入詐騙行業。

目前在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 (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擔任訪問學人的簡永達,曾與台灣貧窮線下的家庭及少年合作,探討貧富差距及青少年議題,與同事在幾年前出版了《廢墟少年》一書,引發輿論關注。

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西港)一家賭場外的工地(資料圖片)
西哈努克市(西港)曾經是中資賭場集中地,現在演變成中資「詐騙園區」溫牀。Photo Credit:AFP/ BBC News

其中一名他接觸過的少年阿雄(化名)便涉入了海外詐騙行業。

簡永達告訴BBC中文記者,阿雄因為父母幫生意失敗的親人作保,也背負了巨大債務。一夕之間阿雄家從小康變成欠下銀行巨款的貧困家庭。

父母因此離鄉打工,阿雄年紀尚小,需要到不同親戚家居住,飽嚐人情冷暖。小學畢業後他就開始打工。後來,擔任建築工人的父母從中學將阿雄接過來,一家終於團圓,在台灣北部某地租了一個房間,一家三口能夠蝸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