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改變歐洲各國立場:瑞士、奧地利中立動搖,匈牙利、塞爾維亞不想選邊站

俄烏戰爭改變歐洲各國立場:瑞士、奧地利中立動搖,匈牙利、塞爾維亞不想選邊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新聞網》(Euronews)24日彙整報導歐洲各國在俄烏戰爭半年來的改變,可看出包括外交中立、非軍事化、核能退場等各自長期形塑的政治「神主牌」,如今都被重新檢討甚至翻轉。

文:田習如(中央社記者)

俄烏戰爭如何改變了世界,歐洲國家感受最深刻。檢視半年來各國變化,瑞士、奧地利反思是否還要維持中立,匈牙利、塞爾維亞不想選邊站卻也難兩面討好,大力挺烏的波蘭、羅馬尼亞等國則提高了軍事地位。

《歐洲新聞網》(Euronews)24日彙整報導歐洲各國在俄烏戰爭半年來的改變,可看出包括外交中立、非軍事化、核能退場等各自長期形塑的政治「神主牌」,如今都被重新檢討甚至翻轉。

比利時和德國的反核政策受能源危機考驗,比利時已宣布核電廠2025年退場大限延後10年,德國政府內部對屆齡的核電廠是否延役仍立場不一。即使是核電大國的法國,在近半核電廠因老舊腐蝕而在6月關閉檢修,而其他能源價格狂漲下,也對未來能否確保能源獨立性感到憂心。

德國是受這場戰爭衝擊最烈的大國,焦點除了能源還有國防政策。雖然對烏克蘭捐助軍火的「言過於實」被批評,但德國已通過史上最高的1000億歐元(約新台幣3兆元)特別經費更新武器,與台灣行政院剛通過明年國防預算案總額新台幣5863億元相比可知,德國這個二戰戰敗以來最大的軍武動作,將徹底改寫它自己及歐洲的軍事史。

改變軍事態度的還有丹麥、芬蘭和瑞典。丹麥6月公民投票結果有66.9%支持加入歐盟的共同防衛政策,翻轉過去30年不參與歐盟安全事務的立場。長期非軍事化的瑞典和芬蘭,則劃時代地申請加入以共同防禦為宗旨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芬蘭內政部長米柯能(Krista Mikkonen)告訴《歐洲新聞網》:「我們向來重視社會安全,是世上最安全的國家之一,但俄國對烏克蘭的攻擊讓芬蘭民眾對安全的討論遠甚過去。」芬蘭是與俄國邊界最長的歐盟國家,一直努力與俄國交往、保持政府間的溝通管道,但這些和平做法已不再令芬蘭人安心。

奧地利、瑞士在二戰後持續數十年的中立信念,如今也在內部出現辯論。奧地利仍未加入北約,且總理內哈默(Karl Nehammer)是俄烏戰後第一個與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面對面會談的歐洲領導人,代表了奧國還不想改變。

瑞士因參與歐盟對俄國的經濟制裁而被俄國外交部指責不再是中立國。「瑞士資訊」(Swissinfo)分析,瑞士外交政策的核心是扮演多邊主義的主持者、衝突的調解者,但瑞士這次靠向歐美也有史可循,就像冷戰期間瑞士因人權立場而選擇西方。不過6月瑞士政府在歐洲國家要求下仍決定不直接提供烏克蘭武器,而是由他國購買瑞士軍火後再轉到烏克蘭,可見它的中立原則有不同層次。

匈牙利和塞爾維亞都對俄國的能源等物資有高度依賴。身在歐盟但常唱反調的匈牙利總理奧班(Vitor Orban)政府強調對烏克蘭採「嚴格中立」政策,該國官員告訴歐洲新聞網:「匈牙利必須在這場戰爭置身事外,以保護老百姓的財務安全。」但這在西方眼中等於親俄,它既拿歐盟補助款又對俄國友善,搖擺立場能持續多久令人好奇。

塞爾維亞是極少數未跟進歐美對俄制裁的歐洲國家,對俄國和中國特別友善讓它申請加入歐盟之路可能更難,也與反俄的巴爾幹半島鄰國關係更緊張。

波羅的海與多數東歐國家是歐洲最堅定的烏克蘭支持者。波蘭接納130萬烏克蘭難民,是所有國家最多,不過捷克和愛沙尼亞接納的烏克蘭難民都占到人口的4%,則是比例最高。

歐洲新聞網指出,除了抗俄的歷史情感,捷克7月失業率僅3.3%也是對難民友善的經濟基礎,民調顯示75%捷克家庭願接待烏克蘭難民,而且已有逾10萬名烏克蘭難民在捷克找到工作。

愛沙尼亞在超過20%通膨率下仍堅定挺烏,捐給烏克蘭的武器價值相當於自己國防預算的1/3。這場戰爭也讓愛沙尼亞更「去俄國化」,大舉清除蘇聯時代的雕像,強化自我。

波蘭和羅馬尼亞除了大力對烏克蘭人道援助,區域地位也在俄烏戰爭下大升。波蘭已是北約最大的軍費支出地點,擁有黑海海岸戰略位置的羅馬尼亞,北約駐軍也從戰爭初期的1000名增至5500名。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