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四川高溫乾旱兩樣情:農民無水灌溉叫苦連天,民眾躲二戰防空洞餐廳大啖麻辣鍋

【圖輯】四川高溫乾旱兩樣情:農民無水灌溉叫苦連天,民眾躲二戰防空洞餐廳大啖麻辣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溫持續侵襲著四川地區,除了熱浪持續時間創下歷史新高,強度也是前所未見。農民叫苦連天之際,還是有民眾以此為樂,在罕見乾涸的長江河床上戲水玩耍。另外,炎炎夏日似乎還是抵擋不住四川人對於吃辣的執著,躲進陰涼的洞穴火鍋店裡大快朵頤已成為新日常。

受到極端高溫影響的四川重慶,乾涸龜裂的河床吸引了好奇的人們一探究竟,許多人紛紛拿起手機自拍留念。另一方面,農民卻是叫苦連天,由於水庫嚴重缺水稻稈已經發黃,川蜀名產辣椒也難以結出果實。

AP2223534138442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自6月13日開始在四川地區肆虐的熱浪已經邁入第三個月,除了持續天數超越2013年的61天,強度也達到1961年來新高,40度以上覆蓋範圍也是歷史最大,其中又以重慶的災情尤為嚴峻。

AP22233183135486
農夫站在因乾旱而龜裂的土堤上|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位於重慶南部丘陵地帶的龍泉村,一位農民走在已經乾裂的社區水庫淤泥上。幾個月前,曾經充滿水源的水庫,擋土牆開始出現裂縫,由於高溫與乾旱,如今也只剩下一個僅有幾公尺寬的水坑。

AP2223534132551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北邊的木耳鎮,農夫李思明正在巡視著他已經發黃的水稻田。受到限水影響,過往曾經用於灌溉水稻的公共用水,已經被轉移至果園使用。

「我們向老天祈禱,但祂不肯降雨。我們問過政府,他們也不肯給我們水。」李思明說道。

AP2223534126545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現在,李思明用昂貴的自來水灌溉農田,他估計自有的三公頃土地只會收穫大約400公斤的稻米,不到往常的三分之一。為了不讓農作物因乾旱縮水,雖然穀物尚未成熟,農民還是將收割時間提前半個月。

受到乾旱影響,嘉陵江位於重慶核心地區的河段寬度,已經不到原本河道的二分之一。居民和遊客們穿梭於裸露的河床巨石間,擺著自拍姿勢,看者所剩無幾的河水緩緩流過。黃昏時分,身穿制服的警察會用擴音器把人們趕回鄰近的高地。

AP2223534134094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同樣流經重慶的長江,父母帶著孩子們在橋樑底柱附近的淺水區玩耍。沿著柱子上看八公尺的位置有著明顯的泥痕,是曾經河流能夠達到的水位。

AP2223534132098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不過,即便是炎炎夏日,似乎還是抵擋不住四川人對於吃辣的執著。店家們發揮創意,把二戰時期的防空洞改造成餐館,當地人將其稱為「洞穴火鍋」。

重慶的火鍋文化被認為可以追溯至明末清初,在嘉陵江碼頭從事搬運工作的工人們,經歷辛苦的一天後,會尋找攤販、圍著擔子吃上一碗毛肚火鍋。

AP222371201152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抗戰期間,日軍將國民政府趕出南京後,重慶曾一度成為臨時首都。只要空襲警報一響,居民們就會湧進位於丘陵地區的防空洞,當時有數千人死於轟炸。

時至今日,曾為民眾逃生希望的避難場所,已搖身一變成為人們日常的一環。許多防空洞被改造為咖啡廳、麻將館,也有一些成為餐廳。

AP22237120119883
饕客們坐在由防空洞改造的火鍋店裡大啖麻辣鍋|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一間入口拱門嵌著紅字的餐廳,寫著「洞亭火鍋,創於1989」,內部的圓拱屋頂則是畫著繁星點點的夜空,牆上還掛著一幅二戰時期的戰鬥機繪畫。到店用餐的饕客將牛肚、肉片、魚肉以及蔬菜,丟入浮滿辣椒與花椒的湯底中,享受著火鍋帶來的味覺享受。

AP22237120180307_(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待在這些防空洞裡避暑。」一名食客說道。「這裡很涼爽,是夏天的好去處。」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黃皓筠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