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mond》:鑽石的黑暗面歷史悠久,比它璀璨閃亮的那一面還要古老

《Diamond》:鑽石的黑暗面歷史悠久,比它璀璨閃亮的那一面還要古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堪稱全世界最知名的廣告行銷與貿易壟斷手法,究竟是如何誕生?資本家們是如何一邊創造鑽石永恆的美好意象,一邊驅使勞工在殘酷的深坑裡挖掘鑽石?要理解箇中原由,唯有跨越五大洲,一探資本家如何結合殖民主義、種族隔離,創造歷久不衰的鑽石產業。

十七世紀前十年,由於各個歐洲東印度公司的建立,亞洲寶石貿易再次得到了推波助瀾,這一次的推力甚至更為強大。英國東印度公司(English East India Company)尤其設法全面控制印歐鑽石貿易,但他們的支配地位並未持續太久。印度蒙兀兒帝國(Mughal)的征服事業讓印度日漸統一,進一步緊縮了對鑽石的控制。

第一章處理的是亞洲礦業勞動及鑽石貿易的演變,時間從鑽石最早的行跡,直到十八世紀最初幾十年在巴西發現鑽石礦為止。雖然這一章討論鑽石開採及貿易的起源,而關於這一時期的史料來源十分不足,且很少談及勞工的生活,但仍有足夠的證據顯示,從採礦勞動力成為正式組織管理對象的第一時間起,礦工就已經受到了剝削。我們還能斷言,那些嘗試支配原鑽貿易的勢力全都明白,盡可能控制原鑽流動有多重要。

同時掌控勞動與貿易的企圖第一次真正成功或許是在殖民時期的巴西,而這是第二章的主題。當人們在賽羅弗里奧(Serro do Frio)的偏遠河床上發現鑽石,就開始擔憂鑽石會變得太常見了。大衛.傑弗里斯(David Jeffries)是位英國珠寶商,一七五一年發表過一篇關於鑽石及珍珠的論文,他說巴西鑽石的發現「令許多人,甚至是許多倫敦的大貿易商認為,鑽石可能會變得像透明的鵝卵石那樣多,他們深受這種意見影響,導致大多數人無論如何都拒絕購入鑽石」。

面對這樣的憂慮,葡萄牙政府決定實行一種雙重壟斷的做法。巴西鑽石的開採權被賣給一家公司,只有這家公司才被允許在指定地區使用黑奴挖掘鑽石,包括以昔名特烏柯(Tejuco)、今稱為蒂雅曼提納(Diamantina)為首府的「鑽石區」。

約十五年後,只有一家外國公司能夠銷售原鑽的第二種壟斷手法建立了,開採的壟斷者將這些原鑽運到里斯本,再從這裡送往歐洲的商人及鑽石經銷商手上。這一控制鑽石開採及銷售的企圖,比英國東印度公司更有效,因為英國雖壟斷從印度運送鑽石至歐洲的官方貿易路徑,但從來無法控制勞動力。當英國成為印度殖民者並能夠管理勞動力時,印度鑽石礦的產量已經減少到可以忽略不計了。

相形之下,葡萄牙國王就有辦法利用對巴西的殖民統治,完全按照自己的意願來塑造鑽石產區。他不僅保有留下上好鑽石的權利(這也是印度統治者通常擁有的特權),葡萄牙人也許更首創了「囤積鑽石」這種人為策略來維持鑽石的高價,這一策略至今仍是鑽石市場運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樣地,儘管里斯本不是使用壟斷及奴工的發源地,但這些手法在殖民地巴西的應用規模及國際性質,使得葡萄牙的鑽石管理部門成為二十世紀戴比爾斯所使用之技巧的先驅。

巴西鑽石生產將會毀掉整個市場的聳動消息,促使相關人員採取了囤積及壟斷的保護性措施,但事實證明這些說法大錯特錯。新世界發現鑽石的半個世紀後,舊世界的鑽石產量出現了螺旋式下降趨勢,從此不曾恢復。十九世紀時產量下跌更為普遍,因為巴西的鑽石產量也開始下滑了。即使一七七一年殖民政府接管了礦業管理的工作,也無法阻止巴西產量下滑,這種衰退趨勢一直持續到十九世紀。

事實證明,十九世紀是鑽石歷史的一個轉折期,而我將在第三章討論。這一章考察的是巴西、婆羅洲及印度舊沖積地帶礦業的組織程度如何變得日益低落,導致工作的悲慘本質已經不再只是被迫勞動和奴役或非法行為之間的選擇,而是不可能靠著開採鑽石維生的問題。但冒險者仍然前仆後繼,幾次的採礦熱為這個看似垂死的產業提供了曇花一現的動力,卻旋又消失。

歷史總是重蹈覆轍,這次的拯救來自非洲:一八六七年,非洲南端發現了鑽石,人們很快明白,鑽石不只出現在河床上,真正蘊藏鑽石的岩石屬於地表深處岩管的一部分,人們根據發現第一個大型岩管「大坑」(Big Hole)的小鎮金伯利鎮,將這種岩管命名為金伯利岩管。這一發現除了導致世界上前所未見的鑽石熱之外,也導致了一種制度的建立,使得非洲黑人受到最窮凶惡極的剝削。

當代的視覺資料幾乎從未捕捉到針對黑人礦工的暴力,少數的例外是發表在一八七二年《倫敦晚報》(London Evening News)上的一幅版畫(圖4)。在這幅版畫的左下角可以看到,一個白人監工顯然正在踢一個黑人礦工。

書中照片_《Diamond》_圖4_在金伯利鎮大坑岩管上演的種族暴力
Photo Credit:臺灣商務出版
圖4:在金伯利鎮大坑岩管上演的種族暴力,一八七二年。

殖民者的暴力及不斷擴大的峽谷只是個開始而已。隨著南非鑽石的發現,鑽石開採的現代工業時期於焉展開。鑽石、銅和黃金成為現代南非建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這個種族壓迫與殖民主義畸形幻想的結合,很快就在非洲其他地方被複製。危險的地下礦坑,而不是沖積地帶,成為了受到種族虐待的低薪黑人勞工專屬的工作場域。很快地,控制南非鑽石礦場的混亂局面,和為已然龐大的帝國再添一個強大非洲分支的英國夢便交織在一塊了。

在英國礦業大亨塞席爾.羅德茲(Cecil Rhodes)的推動下,一家支配南非鑽石產業的公司出現了,那就是戴比爾斯(De Beers),公司名字是根據兩位荷蘭兄弟而命名,他們擁有一個農場,後來的鑽石鎮金伯利鎮就是蓋在這座農場的土地上。從一八八四年成立這家公司到一九九○年蘇聯垮台為止,這整整一個世紀可稱是戴比爾斯的世紀,這都要歸功於這家公司形成階段的主要管理者恩內斯特.歐本海默(Ernest Oppenheimer) 的卓越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