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mond》:鑽石的黑暗面歷史悠久,比它璀璨閃亮的那一面還要古老

《Diamond》:鑽石的黑暗面歷史悠久,比它璀璨閃亮的那一面還要古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堪稱全世界最知名的廣告行銷與貿易壟斷手法,究竟是如何誕生?資本家們是如何一邊創造鑽石永恆的美好意象,一邊驅使勞工在殘酷的深坑裡挖掘鑽石?要理解箇中原由,唯有跨越五大洲,一探資本家如何結合殖民主義、種族隔離,創造歷久不衰的鑽石產業。

在二○一九年戴比爾斯針對鑽石市場的報告中,該公司評估自己占據了前一年全球原鑽銷售額的百分之三十四點五;而俄羅斯鑽石開採公司阿羅莎(Almazy Rossii-Sakh,Alrosa)則設法取得了百分之二十六;其他包括安哥拉國營鑽石公司在內的大型生產商占約百分之十二點五;非正式部門及小型生產商則蠶食剩下百分之二十七。這些礦業公司透過在新舊鑽石中心建立的行銷分支企業,將大部分的產品出售給小型企業及鑽石切割公司,而這些公司通常位於印度,但也有的位於以色列、比利時和美國。

這些買家均屬於世界鑽石交易所聯盟(World Federation of Diamond Bourses,WFDB)的三十一位成員之一(該聯盟創立於一九四七年,總部設於比利時安特衛普)。聯盟在各大洲均設有鑽石交易所,其中四個位於安特衛普,其他則位於孟買、拉馬特甘(Ramat-Gan)、紐約、莫斯科、約翰尼斯堡、阿姆斯特丹、倫敦、雪梨、杜拜、曼谷、新加坡、香港、伊斯坦堡、德國的伊達爾奧——伯斯坦(Idar-Oberstein)、米蘭、維也納、多倫多、邁阿密、洛杉磯、東京、首爾及巴拿馬。

最後,經過拋光的鑽石再由珠寶商銷售給顧客。根據戴比爾斯的說法,二○○八年時最大的珠寶市場為美國(銷售額為三百六十億美元),當時全球銷售額為七百六十億美元,中國占了一百億美元、日本五十億美元、印度及波灣國家共三十億美元。

戴比爾斯的壟斷瓦解後,幾家最大生產商團結在一個保護傘下所建立的世界鑽石交易所聯盟,堪稱是控制原鑽生產及售價水準的歷史在二十一世紀重現。人們很容易以為企圖控制和剝削廉價勞動力的漫長歷史也終於走到了盡頭,畢竟奴隸制已經廢除,種族隔離制度似乎已經是不同年代的事了。然而,勞動中的種族和性別不平等依然存在,尤其是在偏遠、不受控制的沖積帶礦區,虐待行徑仍十分猖獗。

今日對礦工及勞權的關切,與居住在鑽石產地上卻從土地上被逐出者的人權環環相扣,這是在巴西各個部落和澳洲原住民身上發生的事,也讓人們更加理解鑽石開採所造成的環境破壞。無論是在當代還是在處理鑽石開採歷史的研究中, 鑽石開採的環境影響及不公正的土地占有都長期被忽視。我選擇在結語中討論這兩個主題,因為這本書的終點也很可能是另一本書的起點。

結語中所討論的議題正好呼應了我們今天於人類經濟活動對地球造成負面後果的擔憂,而零影響的夢想正進一步推動實驗室育成鑽石的發展。儘管這種對環境的額外關注是人們最樂見的,但我們不應忘記,鑽石開採始終存在著黑暗的一面。只需看看許多窮困的手工挖掘者就知道了,他們唯一的夢想就是在某個非洲和南美的祕密礦區幸運地發現鑽石,從此永遠地改變他們的生活。

這些男女和兒童們往往在不人道的環境下工作,這件事提醒了我們,儘管關於宇宙形成的理論與鑽石璀璨永恆的名聲十分相稱,但它們仍是許多人滴下了鮮血與汗水從地裡挖掘出來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Diamond:鮮血、汗水與泥土,一部鑽石貿易的全球史》,臺灣商務出版

作者:蒂爾・瓦內斯特(Tijl Vanneste)
譯者:陳雅馨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從礦石到珍寶,在商業操作下鑽石如何成為永恆的象徵?
從開採到販售,鑽石產業背後又串起了多少血淚與傷痕?
以鑽石為開端,挖掘一部橫跨五大洲的全球發展史

從古印度時期首次挖掘出鑽石為始,人類社會早已發展出挖掘鑽石的開採手法,然而儘管地表有源源不絕的鑽石產出,人們卻多半將鑽石視為藥用或護身符,因為開採出來的原鑽醜陋無比,和其他璀璨多彩的寶石相比相形見絀。然而,自十世紀始,鑽石藉由貿易路線從印度傳到歐洲,卻意外地點燃了一場鑽石革命。科學家與商人聯手,試圖運用切割與拋光,賦予鑽石閃爍耀眼的光芒,使得鑽石逐漸成為歐洲皇室專屬的裝飾性寶石,更讓鑽石從微不足道的藥用工具,一舉成為象徵地位的裝飾品。

然而,以往鑽石只能從亞洲運送過來使得流通量稀少的局面,卻在海外探勘後徹底打破。自葡萄牙在巴西發現大量鑽石坑後,商人們開始擔憂鑽石的價格會一落千丈,企業家決心聯手,不但試圖控制拋光與打磨鑽石的工廠,更試圖控制鑽石的生產,但這一切都收效甚微,直到稱霸二十世紀的鑽石龍頭戴比爾斯(De Beers)出現,才徹底改變了鑽石產業的全球貿易。

為了將平凡無奇的礦石躍升為珍貴商品,商人賦予鑽石永恆不朽的美夢,
在純淨愛情與幸福婚約的廣告糖衣下,遍及全球的貿易壟斷於焉展開。

戴比爾斯在二十世紀時掌握了全球近九成的鑽石生產與銷售,在南非、巴西、亞洲各地開採鑽石,並透過併購公司、控制銷售管道、囤積開採鑽石,來維持鑽石高額的價值,他們運用難以想像的商業手腕、與獨裁政權合作、控制勞工的流動等方式,以舉登上鑽石產業的高峰。除外,戴比爾斯也抓緊了商機,當中產階級崛起、美國邁入了經濟繁盛時期,戴比爾斯為了擴展美國的鑽石貿易,推出了經典的廣告台詞「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不但成為至今仍朗朗上口的廣告台詞,更將鑽石型塑成愛情與幸福的永恆象徵,時至今仍是求婚的必備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