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抗疫成傷兵卻挨批「害群之馬」,工會估近6成確診醫護未申請任何職災給付

醫護抗疫成傷兵卻挨批「害群之馬」,工會估近6成確診醫護未申請任何職災給付
圖為醫護人員穿著防護衣送民眾至高雄市前金區1家社區醫院。|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未申請職災相關給付的原因,65%受訪者表示不瞭解認定要件與申請流程、41%擔心或實際面臨來自院方管理層的壓力。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會員、職業醫學科醫師張恆豪質疑,醫療院所一來擔心通報職災後會增加勞檢比例,二來不願因職災通報量大增,導致隔年勞保保費變貴,因此從中阻撓。

(中央社)護理師阿麗(化名)支援醫院防疫,染疫後既難過自責,也擔心傳染給家人同事,不料在加護病房期間,卻被匡列隔離的同事當成害群之馬,等康復後家人也怕她有病毒,壓力相當大。

去(2021)年5月社區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醫療機構塞滿大量病患和排隊篩檢人潮,阿麗所任職的醫院因防疫部門人手不足,從別單位抽調人力支援,她就是其中一員,阿麗認真學習防護規範,穿上悶熱防護衣、戴上N95口罩,全身包好上陣。

即使小心翼翼,阿麗還是確診了,甚至惡化成重症,必須裝上葉克膜續命。歷經一個多月治療,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阿麗怎樣都想不到,在她與病魔纏鬥時,居然被醫院貼上「防護不落實」的標籤。

阿麗被當成害群之馬,同事認為她害大家被匡列、被迫「連坐」一起隔離的元凶,甚至在康復後,連家人也會害怕她身上還有病毒,面對多重壓力,無助的阿麗只能咬著牙重新上工。

今(2022)年4、5月台灣再次經歷社區大流行,Omicron變異株高傳播性帶來更大規模疫情,造成數百萬人染疫,菲拉(化名)是一名坐月子中心護理師,自知照顧脆弱新生兒不可染疫的她,幾乎只敢家裡、職場兩點一線活動,如此謹慎的她還是確診了,看著快篩試劑上的兩條線,她在停車場自責大哭。

幸好,菲拉的同事及她照顧的寶寶都平安無事,在7天居家照護期間,她收到院方要求染疫醫護確診康復後14天,才能返回職場。

最令菲拉錯愕的是,人資暗示她「髒」,這14天只能請無薪假,積極爭取後,院方看似伸出橄欖枝,但依舊強迫7天自主健康管理必須請病假,只能拿半薪。

菲拉理解所屬單位特殊,工作人員染疫後不能立刻回單位的用意,但不能接受預防風險成本全由她一個小員工承擔,經過多次交涉無果,她開始尋找勞工權益相關單位協助,誰知小蝦米鬥不過大鯨魚,只能摸摸鼻子吃悶虧。

染疫醫護除面對醫院體制內不公待遇,也不清楚染疫補償怎麼算,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長陳亮甫說,有因公染疫的醫療人員補償金額低於10萬元,確診後停工一個月,薪資大打折,卻僅獲6萬5000元,讓醫護怒吼,比疫情期間500元防疫保單的理賠金額還低。

不論從住院天數、治療方法、總隔離時間到停工天數,陳亮甫表示,都無法掌握補償金額高低,中央只要醫護有意見就打訴訟、訴願,「我們連標準在哪都不知道,如何跟你吵?」

他認為,醫院內有最完整的染疫員工醫療過程、病情嚴重程度等資料,院方又擁有法務專家,協助員工要補償、討公道,應是身為雇主的院方責任,盼望由各醫療院所領頭,向中央要求列出染疫醫護補償標準。

衛福部次長石崇良表示,照顧染疫個案的醫護人員可向疾管署申請「執行第5類傳染病防治工作致傷病或死亡補助」,由疾管署根據傷害嚴重程度給予補助,目前審定90多案、補助金約新台幣900多萬元。

(中央社)今年5、6月COVID-19本土疫情如海嘯,醫療最前線染疫不在少數,但3大醫事工會估計,近60%確診醫護未申請任何職災給付,呼籲衛福部與勞動部具體保障醫護勞工權益,並排除醫護依法救濟的障礙。

在每天新增COVID-19 2萬到8萬多病例的那段期間,醫療最前一線既辛苦又危險,由於醫事人力不足、醫療量能緊繃,不時傳出因公染疫必須自假休養,或在隔離期間仍被召回醫院照顧患者。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會員、職業醫學科醫師張恆豪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以全台民眾確診率約17.8%來看,醫學中心及區域醫院醫事人員至少有2.6萬人曾確診,更何況醫事人員暴露風險比常人高,染疫人數恐怕更多;據他推估,台北市醫學中心染疫率應高達20%至30%。

張恆豪說,根據規定,醫護人員因公染疫可申請第5類傳染病防治工作致傷病或死亡補助,公職醫護可申請公務人員執行職務意外傷亡慰問金、非公職可再申請勞保職災保險給付。

醫護染疫算公傷假 請假權益卻不知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台大醫院企業工會、台灣醫療工會聯合會今年7月初針對450多名醫事人員進行「醫事人員因公染疫權益調查」,發現31%受訪者在染疫治療期間請的是半薪普通傷病假、10%用自己的特休假、4%請無薪事假。

調查也發現,74%受訪醫事人員並不清楚隔離期間全屬公傷假,也不知道可以申請哪些職災給付,導致多達59%受訪者沒有申請任何職災給付或照護補助,有74%受訪者認為雇主提供的職災權益協助不足、86%認為政府提供的協助不足。

對於未申請職災相關給付的原因,65%受訪者表示不瞭解認定要件與申請流程、41%擔心或實際面臨來自院方管理層的壓力。張恆豪質疑,醫療院所一來擔心通報職災後會增加勞檢比例,二來不願因職災通報量大增,導致隔年勞保保費變貴,因此從中阻撓。

上述醫師或醫院工會蒐集到的案例中,他說,有醫院要求染疫醫護做病毒基因定序,作為因公染疫的證明,也有醫院稱若職災給付沒申請到,也會一併失去申請一般傷病補助的資格,以各種似是而非的理由阻擋申請。

雇主阻撓職災認定 竟要病毒基因定序證明

張恆豪認為,衛生福利部、勞動部既已提供職災相關補助,衛福部應提供醫事人員染疫資料供勞動部勾稽及查核,避免染疫醫護成職災黑數,如果雇主阻撓醫護認定職災,主管機關也應介入調查並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