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豬仔」悲歌:政黨說不救了,政府也無力在海外救援

馬來西亞「豬仔」悲歌:政黨說不救了,政府也無力在海外救援
示意圖。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2020年疫情爆發後,中國人出境限制日趨困難,還留守在西港的犯罪集團,便將收割「菠菜」的目標改為誘騙馬國、台灣的「豬仔」,馬國華人之所以成為目標,主要還是普遍有中英雙語的能力,而且疫情衝擊馬國經濟,也讓許多中下階層的華人為討生活而中了柬埔寨高薪廣告的誘惑。

最近各大媒體對於柬埔寨「豬仔案」的報導引起全球震驚,綁架、勒索、性侵,甚至傳出器官活摘的事件的令人難以相信文明世界竟然還存在這種惡行。然而,柬埔寨賣豬仔事件並非單一區域案例,而是橫跨馬來西亞、柬埔寨、緬甸、台灣、香港、中國等地的跨國犯罪。

在8月23日,一名自稱被囚禁在緬甸kk園區的馬來西亞人向馬來西亞《光華日報》求救,求救信中提到園區內他所認識的台灣人已被台灣政府救走,為何馬國政府卻依然沒有出手相救?

實際上,從今年初開始,馬來西亞政府、政黨試圖救助海外「豬仔」返國的新聞已多次出現在馬國媒體版面上,社會高度重視的程度甚至比台灣還早,但依然有馬國人民嘗試到柬埔寨工作,而馬國官方的救援行動似乎也日顯困難。

疫情改變海外高薪工作產業

東南亞各國被販賣的受害著最初都是遭到高薪工作廣告詐騙,很多人或許會不解為何有人會被這種簡單的騙術騙到,但事實上恰好正是因為這些高薪工作早年在東南亞是真的存在,所以才導致了後來豬仔容易遭到高薪工作廣告詐騙。

由於在東南亞各國的賭場多由中國或其他華人資金所持有,因此在2015年至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前,這一類型的外國賭場高薪工作是東南亞各國華人圈中常見的海外工作邀約。除了線下的賭場,在菲律賓蓬勃發展的當線上博弈公司,也有不少馬國華人當電話客服人員。

以作者個人經驗而言,身邊就有不下5人曾經到外國賭場從事高薪工作,而幸運的是他們也都在2020年以前就賺了一筆,安全歸國。那原本的高薪工作究竟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變質?這一切就要從中柬兩國合作的禁賭令合作執法開始說起。

賣豬仔事件的主要地點是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簡稱西港)。由於中國禁止國內設立賭場及聚賭,因此柬埔寨的開放賭場政策便迅速引起了中國賭場業者的注意,隨後便紛紛把資金投入到西港,讓西港成為專門服務中國賭客的樂園。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