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二) :當曾經的成衣王國從台灣卸下擔綱後,如何在柬埔寨找到春天?

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二) :當曾經的成衣王國從台灣卸下擔綱後,如何在柬埔寨找到春天?
柬埔寨成衣工廠,攝於2018年12月。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柬埔寨經濟奇蹟的時代大戲,以國際貿易優惠為背景,紡織成衣製造為主題,GMAC及工會為陣營,台灣與中國資本贊助,高棉和台灣的女兒領銜主演。台灣成衣王國的榮光,逐便宜人力而居一路遷移,從台灣到大陸再到東南亞,於柬埔寨覓得新舞台。當台灣傳統產業落腳高棉風土,又是如何落地生根?

文:Lucy Chang,採訪:Vutha Srey

編按: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一):柬埔寨金邊也有台灣味?巷弄中的台灣鄉愁

1970-1990年間,台灣經濟奇蹟驚艷世界,獲封「亞洲四小龍」,英文直譯為「亞洲四虎」(Four Asian Tigers)。當時台灣利用已開發國家向開發中國家轉移勞動密集產業的機遇,吸引大量外國資金及技術,利用本地廉價勞動力優勢,成為東亞繼日本後的新興已開發國家,也是東亞和東南亞地區經濟火車頭之一,豎立發展經濟學典範。

2005年,柬埔寨取得雙位數13.3%經濟成長率。2005-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前,雖因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隔年成長率重挫至0.1%,但年平均成長率仍高達7.7%,亮眼表現世界少見,亞洲銀行稱其為「亞洲新經濟之虎」(Asia’s New Tiger Economy)。據亞銀分析,柬埔寨以其低廉勞動力,在中國等其他亞洲國家工資上漲趨勢下,代之成為「亞洲工廠」,吸引外資直接投入成衣與鞋類生產,大量創造工作機會,使工人透過穩定就業擺脫貧困,並提供下一代更好的教育。

台灣與柬埔寨兩個經濟奇蹟,不論稱號或發展策略,都高度相似,其中勞力密集的紡織成衣業是兩國共同經濟引擎,同樣以出口為導向、高度依附國際市場,呈現「依賴性發展」特色。隨著台灣紡織成衣生產據點外移到東南亞,台廠在柬國經濟扮演重要角色。如果說成衣出口業是串起台柬人民的命運絲線,那麼曾經的成衣王國,從台灣經濟舞台卸下擔綱後,如何在柬埔寨找到春天?又是誰,撐起高棉成長序曲?

奇蹟的女兒:紡織成衣業與台灣經濟奇蹟

公共電視時代劇《奇蹟的女兒》,改編自台灣作家楊青矗的小說《工廠女兒圈》,描述台灣經濟奇蹟背後,工廠工人與女工的生活困境及盼望。

1970年代,台灣經濟全面進入外銷出口導向,低技術勞力密集的紡織成衣業,成為經濟發展火車頭。家庭為主的小型製造業工廠,以漢文化父系體系(paternal system)為中心,吸納女兒媳婦進入家族企業工作。曾經是農業社會剩餘人口的年輕女性,現在成了迫切需要的勞動力。女兒不再是父母的負擔,台灣經濟史上,她們第一次從「賠錢貨」轉為家庭經濟主幹。家裡有工廠的,父母對女兒的期待是早早畢業幫家裡做事,對兒子則是栽培讀書以便接班。家裡不開工廠、又沒土地的,女兒在紡織廠工作的薪水,往往是家裡唯一固定現金收入。

紡織成衣業榮景,在1970-1980年達到高峰。1971-1975年之間,紡織成衣佔總出口值平均30%,到1980年代之後開始衰退。當時隨著經濟條件改善,家庭逐漸有餘裕投資女兒教育,不需催促她們國小國中畢業馬上進工廠做事賺錢,女性留在學校時間拉長、教育程度也隨之提高。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