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在南部赫爾松展開全面反攻;俄國傘兵逃到法國尋求庇護,揭露「侵烏俄軍幾乎無法作戰」

烏克蘭在南部赫爾松展開全面反攻;俄國傘兵逃到法國尋求庇護,揭露「侵烏俄軍幾乎無法作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國防部則宣稱,烏克蘭在南部的攻勢「潰敗」,期間「大規模損失」1200多名軍人和數十件裝備。英國國防部警告,自8月初以來,俄羅斯已做出「可觀的努力」,在貫穿赫爾松市的第聶伯河西岸增援部隊。

(中央社)烏克蘭總統府表示,被俄羅斯占領的烏國南部赫爾松(Kherson)地區今天(當地時間30日)爆發激烈戰鬥,烏軍已「在各個不同方向」進行反攻。

法新社報導,赫爾松大部分地區濱臨黑海,與其同名的省會赫爾松,於6個月前莫斯科發動入侵時,即被俄軍占領。

隨著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戰爭大致陷入僵局,分析人士數週以來一直宣稱,戰鬥可能向南部轉移,以便在冬季到來之前打破僵局。同樣在今天,俄軍在烏克蘭東北部哈爾科夫(Kharkiv)的新攻擊造成至少5人死亡,官員敦促民眾留在室內。

不過許多注意力仍集中在南部的反攻上。烏克蘭總統辦公室於上午戰情更新中表示,「赫爾松地區幾乎全境都發生激烈戰鬥」。更新稱:「強大爆炸日夜持續不斷」,「烏克蘭武裝部隊朝各個方向發起進攻行動」。

在赫爾松市以北70公里前線附近的別列茲涅古瓦捷鎮(Bereznehuvate),法新社記者看見士兵在路邊休息並聽到炮火聲。

不願透露姓氏的60多歲步兵維克多(Victor)說:「我們把他們逼退到很遠的地方。」但維克多的指揮官、阿富汗戰爭老兵歐勒山大(Oleksandr),預期重新奪回赫爾松的戰鬥將會「漫長而複雜」。

俄羅斯國防部則宣稱,烏克蘭在南部的攻勢「潰敗」,期間「大規模損失」1200多名軍人和數十件裝備。

英國國防部警告,自8月初以來,俄羅斯已做出「可觀的努力」,在貫穿赫爾松市的第聶伯河(Dnipro River)西岸增援部隊。

烏克蘭總統府聲稱烏軍部隊已摧毀「幾乎所有大型橋樑」,赫爾松地區「只剩下人行道」。

英國外交部稱,「赫爾松周圍的大多數單位可能人手不足,且依賴第聶伯河上的渡輪和浮橋等脆弱補給線」。該部今天表示,「目前還無法確認烏克蘭進展的程度」。

俄羅斯傘兵逃到法國求庇護,揭侵烏俄軍真實面貌

俄羅斯傘兵費拉提耶夫(Pavel Filatiev)以第一人稱砲轟對烏克蘭的戰爭後,突然之間在俄國聲名狼藉,害怕被報復的他逃出母國,並於28日抵達法國,尋求政治庇護。

費拉提耶夫在巴黎戴高樂機場(Charles de Gaulle Airport)的尋求庇護者等候區告訴法新社:「當我聽到高層要求以假新聞為由判我15年徒刑時,我即明白在此地已無路可走,我在俄國的律師沒辦法為我做任何事。」

34歲的費拉提耶夫離開軍隊一段時日後,去(2021)年重新加入父親曾經待過、基地位於克里米亞半島的俄羅斯第56空降團。

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2月24日對基輔展開「特殊軍事行動」時,這批傘兵被派到烏克蘭南部。費拉提耶夫在烏南大城赫爾松(Kherson)與梅科萊夫(Mykolaiv)附近度過2個月,接著因眼部感染撤離前線。

8月他上傳一份141頁的文章到社群網站VK(VKontakte)砲轟說:「我們沒有道德權利去攻擊另一個國家,尤其是最靠近我們的國家。」

費拉提耶夫在文中抨擊俄軍情況和莫斯科對烏克蘭的攻擊,他認為基層士兵普遍反對侵略烏國,但是太害怕而不敢發聲。

費拉提耶夫形容軍隊幾乎無法運作,缺乏訓練和裝備,甚至在開始入侵前即是如此。他告訴法新社,部隊「跟過去幾年俄羅斯陷入的狀態一樣」,「年復一年愈來愈混亂和腐敗,貪汙、凌亂、滿不在乎的態度達到無法接受的程度。」

費拉提耶夫說:「最初幾個月我很震驚,我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到了(去年)年底,我明白自己不想在這樣子的軍隊服役。」

但他並未在開始攻擊烏克蘭之前退伍,結果就跟部隊一起挺進鄰國南部。

費拉提耶夫說:「如果軍隊在承平時期已經是一團亂、貪汙又懈怠,顯然在戰時和戰鬥期間,問題會更加顯著,缺乏專業度會變得更明顯。」

他表示,莫斯科掌權者在「摧毀我們繼承自蘇聯軍隊」的榮耀上扮演主要角色。

費拉提耶夫堅稱,他在前線服役的兩個月內,自己的部隊並未參與引發全球抗議的虐待平民和戰俘行徑,也沒做出俄軍被控犯下的戰爭罪。

費拉提耶夫住進克里米亞城市西巴斯托波(Sebastopol)一家軍醫院後,嘗試以健康理由退伍,卻遭上級威脅若拒絕回頭戰鬥就會被調查。

他在8月初離開克里米亞,並在網路上公布自己的參戰故事。離開俄國前,他花了點時間在不同城鎮間來去以躲避偵查,這星期才從突尼西亞抵達法國。

費拉提耶夫說:「我為什麼要詳細說出這一切?我希望俄國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場戰爭的狀況,以及人們為什麼還想打仗。」

他認為,在俄國方面,「不是因為他們想打,而是因為身處的情況,使他們非常難以脫身」,「軍隊和整個俄國社會都遭受脅迫」。

據費拉提耶夫估計,只有一成的軍人支持這場戰爭,其他人都因為恐懼而不敢作聲。他說:「反對的人太害怕了,不敢說出來和離開,他們擔心後果。」

如果獲得法國庇護,費拉提耶夫說,他希望「努力讓這場戰爭結束」,「我希望俄國年輕男性盡可能少到那裡和參與戰事,並讓他們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事。」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