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九晚五鐵飯碗?公務員工作壓力十年翻兩倍,想報考公職請先做好心理準備

朝九晚五鐵飯碗?公務員工作壓力十年翻兩倍,想報考公職請先做好心理準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時代以為的朝九晚五、下班就下班這樣的美好生活,已經是很多公務員望而不能得的了。現在公務員壓力越來越大的原因是什麼?又還能不能再以「終生的鐵飯碗」看待「公務員」這份職業呢?

這篇文章主要是寫給那些正在評估是不是要投入高普初考等公務員考試,又或者是剛剛初任公務員的人,讓你對公務員的實際情況及工作壓力有點心理準備。

近十年因為幾個大環境的重要變化,包含手機、透過網路社群的工具及媒體完全普及、國內政黨政治的發展情勢及疫情之後對政府服務的依賴等,而這些社會變遷對公務員工作增加的壓力超乎一般人想像,然而這些發展趨勢,也是絕對不可能走回頭路的,因為整體環境只會越來越複雜、公務員將越來越難安逸、悠閒的考試之後朝九晚五等退休。

很多人在不知道要做甚麼的階段,常常都是被身邊的長輩給建議去當公務員,可能很多人自己的爸爸媽媽叔叔伯伯姑姑阿姨,就是已經是公務員了,不管他們是長期都做例行工作的基層公務員,或者是已經爬到一定高度的主管,他們年輕時面臨的狀況以及現在的視角,可能都不太能套用在你的身上,2022年的公務員和過去以往已經很不相同。

然而你現在進入公職所會遇到的狀況,會跟我看到的比較像。

不過還是要聲明一下,克莉爾自己比較熟悉的單位,主要都是機關裡面的業務單位(如果你有點好奇的話,可以看克莉爾的故事),所以看起來是會稍微比較驚悚一點;畢竟政府機關這個部門特別多的龐大企業,每個機關的風氣、長官風格、業務屬性,都會交互產出各個機關獨有的組織問題文化,所以在這邊,我不會去講特別極端的情況,而是現今許多公務單位的共通情形。

行政雖然中立,但「政治」對公務員工作的影響無所不在

國家考試錄取的公務員屬於「事務官」,相對於會因民選首長異動而變動的「政務官」,原則上事務官是行政中立的,不受選舉結果影響。

話是這麼說沒錯,然而政治跟行政其實就是同一件事的一體兩面,政治影響公務員行政工作主要會具體表現在下面幾種狀況:

第一,公務員有自打嘴巴的心理壓力:所有民選首長的政策方向或決定,最終都需要事務官去執行,而隨著政黨輪替常態化,政策方向不一樣的時候,你甚至需要推翻之前自己,在前任時期做出來的成果、寫出來的資料、提出來的政策方案,才能符合當時主政者的需要。

或許每件事情沒有絕對的正反對錯,然而有時候要否定自己過去努力過的成果、或是發現前四年拼命推動的政策瞬間化為烏有,並不是那麼好受的一件事,沒有辦法貫徹新任民選官政策的公務員,輕則自己摸摸鼻子轉調,重者可能會背上一些行政(如審計調查)責任的風險。

這類狀況比比皆是,在很多重大工程案上都曾經發生過,例如:

台北市大巨蛋在柯文哲市長上任後,被視為弊案進行調查,這樣的調查程序是因為民選官員在踐行他的選前承諾,然而各種重啟談判、停工卻都涉及合約或者法規等行政層面處理。

台中在台灣大道上的「公車專用道」,曾是國民黨胡志強時代的政績「BRT」,然而上路不到一年時間,因市長換成民進黨的林佳龍,就將BRT改為一般的公車專用道,原本的政策中間喊卡,也讓一些尚未完工的工程標案驗收等變得難以收拾。

shutterstock_180998677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第二,政策績效和回應民眾的壓力,民選首長與他的政務官幕僚,背負下次選舉成敗的壓力,無所不用其極想爭取民眾好感,而民意代表也是有爭取政績表現的需要。

因此,許多公共政策業績的展現、完工時程安排,往往都會跟選舉的時間點有關,而且將會有越來越多政務官或者民意代表,都喜歡爭取補助類型的公共政策,因為補助政策可以立刻讓「民眾有感」,相對而言,大型公共建設常常需要耗費多年時間才能完成,規劃時和完工時的當政者甚至主政政黨早已不同,無法馬上把政績提取為下次選舉所用。

這對公務員的影響則是,當在規劃業務的時候,如果能夠考慮到這些頂頭上司的思維,而把選舉周期、民意趨向納入政策規劃中,是會讓你的工作比較順利一點的;比較違背良心的一點,就是一昧討好民意的政策,通常未必是最佳的政策,而在政治、選舉掛帥的現在,你別無選擇,只能按章執行。

速度與態度的壓力:公務員工作需要快速、正確、友善的立即反應

需要「快」的狀況越來越多,事實上資訊快速本就是這個時代的特性,政府機關也不例外。

在機關內部,提供資訊的速度越來越快,因為可能今天發布的一則新聞報導,必須要立即給出澄清,也或許是在接受媒體採訪,需要立刻幫長官準備回應的資料;又或他可能人在國會或議會現場,需要幕僚的即時支援,這些回應往往要求非常快速的產出(或許一兩個小時或更短),那代表著你需要對自己的業務足夠熟悉了解。

面對媒體詢問或國(議)會索資,因為對方也有爭取新聞時效或者民意代表議題攻防的需要,通常留給政府機關處理的時間也不會太長,而且如果出錯、提供太多不該提供的東西,造成的負面影響都難以預料,因此你除了快,還不能出錯。

面對人民,如果是第一線會面對民眾的單位,因為多年來政府機關都越來越要求要求服務品質的提升,很多單位之間甚至會有彼此競爭的關係,例如在台北市辦A業務需要一個小時,新北市的同樣業務可能就想要求半小時幫民眾處理好,因此很多民眾申請案的時效越來越被壓縮;而且民眾申訴的管道越來越多元,透過電話、網路的陳情意見之外,手機隨意能夠拍照錄影傳給媒體,因此在面對民眾時,態度與回應內容也須謹慎。

不少公務員的工作也與回應社會事件或公共危機處理高度相關,例如COVID-19疫情從2020年開始,從一開始的口罩、各種嚴格防疫政策、疫苗、紓困、各種振興券,一直到2022年走向共存之後的疫情爆發,各種通報、篩檢、隔離機制。


猜你喜歡


如何喚起全民「數位韌性」意識?《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專訪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從國家、企業、民眾三大構面提供建議方案

如何喚起全民「數位韌性」意識?《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專訪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從國家、企業、民眾三大構面提供建議方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局勢迅速改變,數位韌性越顯重要,從個人、企業乃至於國家,如何保持數位主動性防禦,即時修復受損,甚至從被攻擊中成長?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黃勝雄,與我們分享他的觀點。

收聽完整訪談

美中科技戰吹響關稅壁壘號角,接著新冠變種病毒造成塞港、斷鏈,再到俄烏戰爭加劇能源、通膨問題,以及近期部分地區緊張的政治關係。各種大環境衍生的灰犀牛(gray rhino)風險,凸顯國家政策乃至於企業對策在數位科技扮演要角,如果能加強「數位韌性」(Digital Resilience)累積籌碼,將更有餘裕面對未來各種政經事件的衝擊。

不過究竟數位韌性的概念是什麼?甫成立的數位發展部部長唐鳳指出,「韌性指的是在任何時候遭受到不利的影響,透過完善機制的即時應變並快速恢復;甚至從被攻擊的經驗中學習、強化自身體質」。另外,我們採訪到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黃勝雄,他用更好懂的概念譬喻,電腦備份以前靠人力執行,可能有資料遺失或備份不完全風險;但現在透過自動備援或容錯機制,等於強化電腦的韌性之後,一旦當機就會自動把資料存放到別的系統,讓業務保持可持續性及順暢性。

台灣數位基礎建設程度名列前茅,但是連帶的資安攻擊也不少

了解數位韌性的內涵之後,我們接著要問,在強化韌性的反應能力之前,台灣的數位化基礎建設究竟是否到位?

根據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公布的2022年台灣網路報告,顯示台灣網路使用率與相關應用服務逐年成長;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的2021年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台灣名列第八名,領先東亞其他鄰國如中國、日本、南韓。至於企業方面,星展集團公布的企業數位化準備程度調查,台灣有高達95%的中大企業已制訂數位轉型策略,位居領先群。

shutterstock_680075014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也因為隨基礎建設聯網程度越高、數位化越普及,電腦系統遭受駭客攻擊或網路病毒感染的機率也越高。黃勝雄以台灣為例,台灣資訊系統平均一年收到的攻擊通報,累計高達150萬筆,舉凡像是前陣子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超商門市電視螢幕出現不雅字眼,以及外交部、國防部網站遭入侵,就是資訊系統被攻擊的明顯作為。

台灣在數位韌性做了哪些努力?主動式防禦讓敵方承受昂貴代價

既然台灣經常遭受外來駭客攻擊,多年來對資訊安全議題越來越重視,不過在提倡數位韌性的時候,比起資安防禦又延伸出哪些新的思考面向?黃勝雄指出,「如果考慮到國家的數位韌性,最重要關注兩種狀態,一個是極端的被攻擊情境、第二是面對戰爭的緊急狀况。」

JOHN793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台灣網路資訊中心黃勝雄執行長

第一項極端被攻擊狀態,黃勝雄把網路流量耐受力,比喻為河道疏浚工程。假設一個工程能承受50年河川淹水情況,假設某一年突然河水大暴漲,能否有別條河道能疏浚;同理,資訊系統在平常也要針對極端的被攻擊狀况,列出多個腳本進行演練,在日後遇到突發攻擊,才能有配套措施加以應對。

第二種則是當發生戰爭時,台灣能否持續保持數位基礎建設的韌性。例如當我國網路基站遭受攻擊時,是否能夠即時運用海底纜線或低軌衛星,來保持對外通訊的暢通。因此在尚未開戰之前,台灣更該盤點戰爭情况超前部署,黃勝雄提出一個概念「主動式防禦」,也就是當敵方在尚未攻擊前,我們可以預先做足完整的準備方案;當敵人開始攻擊時,我們的數位建設就能發揮韌性實力,迫使對方在啟動攻擊之後,也要付出相對昂貴的代價,使潛在的攻擊者降低攻擊的意願。

從國家、企業、到個人層次,分別如何強勁「數韌力」?

如果平時就要培養數位韌性思維,甚至展開具體防禦行動,從國家政策、企業策略、乃至於個人行為,可以怎麼培養數位韌性力?黃勝雄針對這三大構面,分別論述當前台灣在數位韌性主題有哪些實際作為。

國家政策方面,近期數位發展部的成立,就是把資安核心業務加以整合起來,進行跨部會橫向溝通,有助垂直施展資安政策,協助各部會在依循資通安全管理法的架構之下,更能全面落實資通安全政策。另一方面,針對國際資訊戰接二連三的攻擊,我國政府除了對國內民衆宣導,黃勝雄也建議可以向外多對國際社群進行宣導,展示台灣資安政策的積極作為,號召更多民主陣營的夥伴,一起對抗無所不在的資訊烏賊戰。

至於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台灣超過九成以上是中小企業,除了運用有限資源打造基礎防線來抵擋網路攻擊,黃勝雄特別提到,台灣網路資訊中心負責維運的「台灣電腦網路危機處理暨協調中心」可以給民間企業提供免費、最新的網路樣態這類資訊,或是協助引薦公私部門的資源給一般企業,協助企業主更快瞭解當前的攻擊手法,進而在事前、事中、事後做好資安防護。

shutterstock_1823071271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最後構面是民眾的個人層次,如何在日常生活培養數位素養,提升資訊解讀的能力?黃勝雄點出一個有趣現象,他說,「我們對資訊的過濾機制,不是來自資訊本身,而是來自傳送資訊的人,也就是你對他/她的信賴程度。」換言之,要對親友在群組傳送的訊息應保有更高警覺性,培養媒體識讀能力,或是從生活小細節,確保3C科技產品帳密不會輕易被盜用,自然讓想要癱瘓系統的攻擊者,同樣要付出較高的代價而不能得逞。

數位韌性的建構,與數位轉型一樣,它是階段性持續優化的過程而非結果,因此不會有停止的一天。黃勝雄最後強調,目前台灣在資訊技術及法律規範會持續擬定更完善的整合方案,並鼓勵中小企業、一般大眾對資安議題,在有限的範圍內,經常瞭解外面的世界發生哪些事情,不僅能免於成為資訊戰的受害者,同時持續充沛自我數位素養,每個人都可以為數位韌性工程做出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