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在疫浪的前線》:病患被隔離,家屬無法陪伴在側送終,真是人間至痛

《挺在疫浪的前線》:病患被隔離,家屬無法陪伴在側送終,真是人間至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護理長陳美慧回憶,指揮中心開放同住家人可以兩人同室後,10B病房入住一對同時確診的父子。然而老父親病情嚴重不治,兒子目睹爸爸離去,心如刀割,自責不已,對於無法為爸爸辦喪禮更有著極大的遺憾。

作者:趙有誠|採訪整理:葉知秋

無法告別的哀慟

見不到親人最後一面、無法送終,真是人間至痛。我們能做的,就是想盡各種方法,減少在世者的遺憾。——院長趙有誠

我會收拾悲傷情緒,好好接受醫護團隊照顧,快點好起來,因為還有更大的責任等著我。非常感謝您們大家的支持與幫助,感恩。——遭逢喪父之痛的病患吳先生

這一波疫情中,台北慈濟醫院總共有四十一個病患離世。由於病患被隔離,家屬無法陪伴在側送終,加上指揮中心規定遺體必須在二十四小時內火化,連告別式都無法舉辦,現實的殘酷,讓遭逢喪親之痛的家屬更加悲慟。

那段期間,很多人在與家人分別後,無論沒確診居家隔離中,或也確診被送到醫院治療,等待消息的心都一樣焦灼。當等到的是親人不治的噩耗,還見不到最後一面、無法送終,「真是人間至痛,令人哀傷。但規定擺在那裡,真的沒辦法讓親人當面告別。我們能做的,就是想盡各種方法,減少在世者的遺憾。」院長趙有誠說,哪怕只是為雙方傳一句話、送一段錄音,或許都能撫慰家屬和病人的心。

無法說再見

患有身心疾病的小惠,五月中旬因症狀有了變化入住精神科醫院,沒想到這家醫院發生院內感染,小惠因快篩陰性而被送回家,由家人照護。但兩天後,媽媽及照顧媽媽的看護確診,小惠也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核酸檢測確定是陽性,三人分別收治於台北慈濟醫院三個不同專責病房。

小惠病情惡化很快,雖然醫療團隊竭力救治,仍然不敵病魔侵襲。醫療團隊詢問媽媽是否為小惠插管治療,八十多歲的媽媽忍痛決定放棄。小惠辭世時,醫療團隊通知院外家人,還在居家隔離的姊姊拜託醫療團隊:「可不可以幫我最後一個忙?幫妹妹拍張照,我想記得她最後漂漂亮亮、乾乾淨淨的樣子。」

護理人員細心整理小惠遺容,拿出手機拍照傳給姊姊,用這種方式,讓家屬見到小惠火化前最後一面。

事後姊姊傳訊息給感染科主任彭銘業,表達對醫護團隊深深的感謝:「彭醫師,一直沒有機會向您致謝,感謝您們在疫情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悉心照顧我的家人。妹妹在慈濟得到最好的醫療與照顧,今天她已經圓滿去金寶山的新家了,在天上做一個無病痛的快樂天使。」

姊姊附上小惠過去的照片,遺憾的說:「你們不認識活潑、可愛、愛喝波霸奶茶、喜歡音樂、愛帥哥歐巴的她,這是她去年八月在家聽音樂、享受波霸奶茶、無憂無慮的幸福模樣。」

姊姊最後寫道:「疫情短時間內應該還緩不下來,請好好注意保護自己,保持健康,醫護人員的偉大實在沒有任何文字可以表達,加油,有機會一定向您當面致謝。」

再也回不了家

八十五歲的朱爺爺雙耳重聽,眼睛黃斑部病變影響視力,但疼愛太太的他,在朱奶奶動完關節置換手術在家休養時,專程到龍山寺附近買太太愛吃的包子,但那時疫情已在萬華地區擴散開來,朱爺爺誤入疫區,不幸染疫。

朱爺爺被送到醫院後,家屬每天都打電話到護理站詢問病情,由於無法到醫院陪病,家屬錄音請護理師放給爺爺聽,為爺爺加油打氣。朱爺爺知道家人牽掛他,他更牽掛等他回家的老伴,一直努力撐著。

但是朱爺爺病情持續惡化,一天夜裡,朱爺爺血氧、血壓急速下降,緊急聯繫家屬後,家屬拜託護理師讓他們跟爺爺說說話,護理師立即著裝進入病室,讓家屬為病危的爺爺打氣,家屬也告訴爺爺,他們會好好照顧奶奶,請爺爺放心。

朱爺爺辭世時,護理人員陪在一旁,代替家屬陪爺爺走完人生最後也最困難的一段路。

六十歲有心臟病史的于先生確診,被送往台北慈濟醫院,他在急診室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表明不接受任何急救醫療處置。住院第三天他心肌梗塞發作,及時用藥穩定下來,但隔天心臟又出狀況,電擊救他時,他告訴護理師,如果電擊一次沒有好轉,就不要急救了,之後他便陷入昏迷。于先生彌留之際,護理師聯絡家屬,告訴女兒,聽覺是人臨終時最後消失的感覺,詢問:「要不要再跟爸爸說說話?他聽得見的。」

護理師將話筒放在于先生耳邊,電話那頭女兒泣不成聲,哽咽說道:「爸爸,你好好走,放心就好,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

無法送爸爸最後一程

五月二十八日,專責病房9A一間病室,傳出撕心裂肺的哭聲,原來是病人吳先生收到另一家醫院通知,他爸爸往生了。吳先生的爸爸因上市場買菜染疫,再傳染給吳先生和弟弟,三人確診後被分送到不同醫院治療,沒想到就此天人永隔,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吳先生四歲時媽媽過世,爸爸一手拉拔三兄弟長大。七年多前爸爸肝病嚴重需要換肝,吳先生捐肝救父,那麼大的難關爸爸都挺過來了,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就帶走了爸爸,吳先生難以接受,崩潰大哭說:「如果兒子問我爺爺去哪裡了,我完全答不出來啊!」

負責照護他的護理師陳怡靜和黃欣淇跟他說:「你已失去爸爸,更要照顧好自己,不能讓你的兒子也失去爸爸;我們拉著你的手一起努力,早日康復!」這話點醒了吳先生,由於他確診,太太和四歲大的兒子也在居家隔離中,他決定趕快好起來,「趕快回家抱抱老婆跟小孩。」陳怡靜和黃欣淇更在進入病室前,在隔離衣背後寫上自己的名字跟加油打氣的字語鼓勵他。

醫護人員的安慰及鼓勵,讓吳先生逐漸振作起來,他在LINE上寫道:「我真的很感謝您們,有您們大家的關心和照顧,我真的感動到流淚。我會收拾悲傷情緒,好好接受醫護團隊照顧,快點好起來,因為還有更大的責任等著我。非常感謝您們大家的支持與幫助,感恩。」

同住一室生死兩隔

不能在病榻旁送別父母是一種遺憾,親子同時入院又同住一室,父母卻病故在旁,更是子女難以承受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