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的不可能戰爭》:誰是「叛國者」?訪那些開戰後出走的俄羅斯人

《烏克蘭的不可能戰爭》:誰是「叛國者」?訪那些開戰後出走的俄羅斯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報導者》團隊所訪談的主角,從瑜伽老師、社運分子、銷售經理、程式設計師到脫口秀演員,是普遍存在於每個社會中堅的「平民戰士」。烏克蘭所經歷的每一次苦難與掙扎,正是因為有他們的抵抗,才給予其他烏克蘭人持續為未來奮鬥的勇氣和希望。

文:劉致昕

4.2 誰是「叛國者」:訪那些開戰後出走的俄羅斯人

俄羅斯侵烏戰爭不到二個月,因戰爭而流亡他國的烏克蘭難民已超過四百七十萬人,成為歐陸二戰後最大的難民潮。而在另一頭,發動戰爭、土地未受戰火威脅的那一方大國,竟有至少三十萬以上的俄羅斯人選擇逃離,逼得俄羅斯總統普亭在檯面上以「叛國者」、「垃圾」貼上罵名,檯面下,又想搬出免役、所得稅優惠,試圖減緩人才外流潮。

我們在柏林專訪一對來自俄羅斯的科學家母子,和一對俄國、烏克蘭女同志結成的伴侶。他們回憶戰爭開始後俄人的心境,為何、又如何逃離母國?離開後,又想為這個國家做些什麼?

二○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普亭往烏克蘭境內十四座城市丟下炸彈,俄軍分三路往烏克蘭境內進攻,二戰後歐陸最大戰事就此爆發。

當自己的總統揮起「正義」之旗發動戰爭,許多俄羅斯人卻開始逃亡。開戰後,在俄羅斯境內與「離開」相關的搜尋關鍵字,包括:「如何離開俄羅斯(как уехать из россии)」、 移民(Эмиграция)」、「政治庇護(политическое убежище)」,搜尋熱度都攀上十年來的最高峰。

在Telegram上,有人發起移民相關群組,參與人數快速飆升,最多的超過十萬,人們在裡頭討論簽證、海關檢查、交通、就業等問題。持俄羅斯護照可免簽證入境的亞美尼亞、喬治亞、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哈薩克、土耳其等國家,在戰爭開打後,瞬間湧入了大量的俄羅斯人。

根據喬治亞內政部統計,開戰的前三週,喬治亞湧入超過三萬名俄羅斯人,是在疫情前觀光人潮仍多時的十四倍。前往亞美尼亞的俄羅斯人也增加了三分之一;而飛往以色列、哈薩克、土耳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班機,也在戰火下屢加班次。陸路方面,往芬蘭的火車票在開戰後的兩週全數完售。

根據協助反戰俄羅斯人法律服務的公益組織「OK Russians」的統計,開戰後的第一個月,超過三十萬俄羅斯人選擇離開國家。

三月十六日,俄羅斯總統普亭公開演說,點名這群離開的人,直稱他們是敵人、是西方培養的「第五縱隊」(fifth column),要從內部攻擊俄羅斯。「任何人,特別是俄國人,一定懂得分辨真正的愛國者、垃圾、叛國者之間的差別!」普亭強調不支持國家「軍事行動」,不積極工作、支持政府,或在此時離開俄國的人,都是叛國者。他也強調,叛國者離開俄羅斯,是「社會淨化的必要過程」,將使國家更為強大。「把他們像是飛進嘴巴的蚊蟲一樣吐掉就好,往路邊吐!」普亭笑稱。

這番包括社會清洗、獵殺境內「叛徒」的發言,與一九三○年代史達林發動、被稱之為大清洗(Great Purge)的政治鎮壓跟迫害行動前的鋪陳相似。那段期間,包括監控、公審、指名為間諜等「紅色恐怖」不斷發生,有超過六十八萬人被槍殺、超過一百三十七萬人因政治原因被捕。

在普亭演說之後,獵殺「叛國者」的氛圍浮現。有參與人權運動、公民運動的俄羅斯公民,門前被支持戰爭的人噴上代表支持戰爭的Z記號,門板被寫上「賤人!別把偉大的祖國賣了!」四月十一日,俄羅斯下議院議員則提議,應把反戰者視作國家叛徒,剝奪公民權。

科技人才、知識分子大量外流

對政治反對者無情打壓,但實際上俄羅斯政府卻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一場嚴重的科技人才外流。

就在三月底,俄羅斯電工企業協會 (Russian Association of Electrotechnical Companies)向下議院報告,開戰以來已有七萬名年輕人出走,預估四月還有十萬人出走,主要是資訊科技產業人員。不只跨國科技公司因國際對俄的制裁政策而搬離俄國,許多新創公司、科技企業,也以包機方式快速為俄籍員工移地辦公。

感受到人才流失的危機,俄羅斯政府隨即宣布科技公司享有三%以下甚至免企業所得稅的優惠,也宣布擁有一年以上資訊產業經歷者,或數學、應用電腦科學和無線電工程等大學學位者,可申請緩徵或暫時免除兵役義務。按照俄羅斯法律,所有十八至二十七歲男性皆須服兵役。

一方面稱人民為叛徒,一方面給胡蘿蔔留住人才。事實上,從普亭二○一二年第三次出任總統時,國內人口即明顯外流;二○一四年併吞克里米亞之後,更刺激新一波出走潮。目前推出的免役與稅賦優惠,真的能改變民眾的決定嗎?

她們,和數十萬人回不去莫斯科的原因

二○二二年四月初飄雪的低溫裡,還住在柏林志工接待家庭裡的寶琳娜(Polina)跟尤莉亞(Yulia),雙手捧著熱茶,說出她們不回莫斯科的原因。

「我們在俄羅斯是不安全的。」二十七歲的寶琳娜看著她的未婚妻、三十六歲的尤莉亞,對我們說出她們最深的恐懼。

「尤莉亞是烏克蘭人,而我沒辦法保護她。」寶琳娜說開戰之後,在俄羅斯境內的烏克蘭人會被隨意地叫去警局問話、檢查證件,問人在俄羅斯的目的:「俄羅斯政府還查那些跟烏克蘭境內聯繫的人。如果你想試著離開俄羅斯,他們也要你回答對普亭、對政治的想法,問你在烏克蘭是不是有親戚,是不是要去幫烏克蘭人的忙……」

尤莉亞跟寶琳娜是在二月二十五日,從莫斯科飛往匈牙利,那本該是她們慶祝相識的一趟旅行──分別來自俄羅斯與烏克蘭的她們,在莫斯科長居,一起租公寓、養寵物,還有一大群朋友,每一、兩個月一起飛到基輔,陪尤莉亞的媽媽一段時間。但旅程開始的前一天,普亭對烏克蘭全面發動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