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十信案」(二):經濟部長徐立德請辭成為替罪羊,避免案情往上延燒

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十信案」(二):經濟部長徐立德請辭成為替罪羊,避免案情往上延燒
敦南金融大樓|Photo Credit: Solomon203 @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蔣經國宣示「政府官員一定要憑良心依法辦事」的發言經由各大報紙傳播之際,徐立德作為政府有心整頓作為的替罪羊命運,已經註定。一方面作為平息民怨的出口,一方面避免案情往上延燒,一方面也表現出政府的大有為決心。

文:申飛

陰謀裡的陰謀

十信案至今36年,仁愛路圓環的敦南金融大樓,案發後出售給新光吳家,2011年,又為蔡家買回。看起來,這已經是台灣官商關係變化過渡時期的一則往事。但是提到這事,一般都說,蔡家依舊耿耿於懷,認為當時財務不佳、瀕臨崩壞的民間金融機構所在多有,並不一定要拿蔡辰洲開刀。被牽連的國泰集團員工,回憶起來,甚至以白色恐怖形容。

當時一位集團經理,在回憶錄裡描繪了國信集團破產拆解後的悽慘景象。營收不差的關係企業被破出讓,連王冠上的寶石來來飯店都不得不易主。許多中階主管一夕成為債務人,往來的中小企業負責人也成為票據犯。

一大早,便有許多人在蔡辰男辦公室守候,大聲問道:「董事長,我們盡心盡力這麼多年,你一句話也不拿出來嗎?」 似乎,儘管宣示要「保障十信存戶權益、維護金融秩序穩定」,但是比起實際的員工存款受災存戶、被牽連的主管與中小企業,政府的介入更在意的,是如何拆解這個集團,而非追回去向成疑的金流,釐清真正的責任歸屬。

他說,在當時的眾多信用合作社裡,十信一直是經營最好的幾個,此前多家出問題的合作社,都是十信幫政府吃下來。國信部份,國信在業界績效良好,規模贏過第二名的中國信託許多。多年後想起,他仍覺得十信案或有國民黨政府借刀殺人的意味。手起刀落,牽連無數無辜。比起財政部報告批判的違背法令惡性重大,或是商業週刊透露的官商勾結,這後面似乎隱隱有著更深的謎團,說著還不能就此結案。

這條線索,把我們帶往黨外雜誌。相較於財經週刊,這些根植於反對運動的文章,帶有鮮明的政治色彩,一言以蔽之,所有的經濟問題,都是政治貪腐,背後都有著陰謀。在多年後的今天,這些雜誌帶著一種奇特的歷史形象:那既是民主化運動的重要記錄,卻沒有太多人會重新拿起閱讀。

它們多半是時效性的文字,充滿激烈的攻擊,比起事實,更多地反映了人們的憤怒,在有限的事實裡,傾注著種種臆測與謠傳,以填補對現實的困惑。而這些在事實與謠傳之間的文字裡,正有著我們要找的東西。

1985年3月6日,蔣經國在國安會議和國民黨中常會上說了重話,要徹底整頓經濟犯罪。在2月3日,案發前夕,蔣已經宣示「反對壟斷,反對特權,反對投機。」這一天,他更直接指示:「今年這一年當中,特別要整頓財務、金融和經濟方面存在的問題。」「政府官員一定要憑良心依法辦事。」

但是,黨外雜誌的撰稿者卻有不同解讀。

像獵犬一樣,他們鉅細靡遺地捕捉著官方媒體的片段資訊,填補裡面的空白。他們一一比對前後不一的宣示,編織黨職公職的系統,從人事升降調動的細微變動,推測整個權力結構運轉中,外界所看不到的核心決策。

在案發之後,始終「好官我自為之」的經濟部長徐立德,辭職前後的報導,便是一個例子。在整個2月,當跟官方關係密切的大報,代表企業界訊息的財經雜誌,都還在挖掘蔡家的種種不法,黨外雜誌已經將砲火全力指向國民黨的要員們。

報導獨家揭露,早在兩年前,台北市財政局擬定撤換蔡辰洲,將十信分拆為二的「斷然處置方案」,業經財政部金融司簽報,時任財政部長的徐,將方案壓了兩個月後予以否決,批示由合庫進駐輔導的溫和方案。

這中間的故事一點一點披露。

報導指出,十信問題放款,經歷幾任財政部長,在張繼正任內的1979年還是11億,到徐立德任內,已經激增到1983年底的38億。這段期間,徐立德作為來來飯店香格里拉俱樂部的特級貴賓,手持價值200萬元的VIP卡,不時出席宴飲,招待三溫暖。

1984年初,蔡辰男爭奪華僑銀行控制權之戰,儘管最終以不符華僑身份敗北,但在徐的護航下,政府以高價回購蔡家手上的股份。而徐成立「中華民國行政學會」,蔡辰男也慨然贈與辦公大樓,又將國泰信託總經理換為徐的親近同學謝森展,每天固定到財政部長辦公室跑一趟。

儘管在3月11日,因為輿論上的壓力,徐立德說出「雖然沒有政治責任,但我有道德責任」,請辭獲准。但是,黨外雜誌並不因此鬆口。相反地,根據請辭前後的線索,他們認為這只是斷尾求生的一幕政治宣傳戲劇。

新的報導指出,徐立德突如其來的請辭,有著背後的動力。

不過幾個禮拜前,在十信案的風暴中,面對記者的提問,徐始終談笑風生,四兩撥千斤,對自己的官位顯得極有把握。只有一次,自立晚報記者單刀直入,問到他與國泰蔡家的密切關係,才幡然變色,怒摔電話。但也隨即在當晚請託友人,打電話向自立晚報社長疏通。

當時,黨外雜誌推測,認為春節前監察院例會上,張一中等監委主動成立的監察小組,其作用不過是為了避免增額監察委員介入,而由國民黨監察院黨部主動請纓,作作樣子。正如前一年海山等煤礦連接出事,黨外監委提出調查,以釐清政治責任歸屬,卻為國民黨派出協查的監委牽制。一波三折,徐始終沒有到院接受調查,位置穩如泰山。

但是,到了2月底,春節過後,院會開議,隨著2月26日立法院外頭出現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請願隊伍,國塑集團的債權人,在正門、側門高呼口號:「打倒蔡辰洲」、「蔡辰洲是罪魁禍首」、「立即逮捕蔡辰洲」這時,執政當局,似乎也改變了策略。

shutterstock_182872638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