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十信案」(三):整頓十信是黨國轉移江南案焦點的「白色恐怖」?

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十信案」(三):整頓十信是黨國轉移江南案焦點的「白色恐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江南命案對國民黨完全是負面的不利影響,但是整頓蔡家,揪出一些貪便宜的小官員,卻會贏得一般人的喝采。這或許也就是親歷者使用「白色恐怖」一詞形容十信案的意義。

文:申飛

接下來的黨外雜誌上,繼續引述不具名「財經權威人士」的消息,指稱財政部長陸潤康,及其背後主掌財金多年的行政院長俞國華,都脫不了關係。而十信案情的天天向上,也不當到徐立德為止。據稱,陸接任徐出掌財政部後,仍然秉持跟蔡家的合作關係,予以多方照顧。在立委質詢下,陸承認持有來來飯店貴賓卡便是一證。

在案發前夕,陸也與蔡辰洲達成共識,因而批准了30億元融資,只是陸沒想到十信的窟窿30億竟填不滿,才緊急喊停,轉身翻臉,扮起果斷徹查的角色。而陳曉鰲脫稿演出,更讓陸決定落井下石,提供陳的違法證據給有關單位,一方面讓合庫作替死鬼擔起責任,一方面也殺雞儆猴,避免還有其他人口無遮攔。只是沒想到陳一口咬定上面對放款知情,而落得辦案也不是,不辦也不是的窘境。

8月,隨著監察院最終調查報告的出爐,陸潤康在質疑聲中宣示負起責任,辭職獲准。但他也堅持自己問心無愧,將十信案歸諸於長期種下的種種制度弊端,以及歷任監管機構,為了維持經濟穩定,難以下定決心處置,反而自己是「以最大的決心,排除一切困難,斷然處置,是非自有公斷。」

至於30億資金流向,他說,在案發前,2月初在市面謠傳下,十信各分社已經陷入擠兌,合庫如果不依法給予支援,將釀成更大的經濟風暴。當時融通的資金,只有一小部份流入國塑關係企業,主要是應對擠兌的民眾需求。

但是,如果一切都如陸潤康所言,那麼5月的這起風波,便難有合理的解釋。在陳曉鰲被逮捕偵訊時,身為主管長官的陸即使沒有如黨外雜誌的說法「落井下石」,他卻不曾用這番合情合理的交待,為「無辜」的陳說上一句話。

黨外雜誌的報導有多少成份的真實呢?自然,在黨國體制下,權威人士難以具名,真的消息與想像的陰謀都只能用半公開的管道傳遞。而在這一層套一層的陰謀中,幾許確鑿的證據,需要多上幾倍的想像來拼湊成一個故事。可以確定的中小陰謀,也使得那難以測度,在權力最高處的計畫,在人們的傳播中,變得更為堅實可信。

在真實與想像之間,國民黨文工會(文化傳播工作會)對報社的指示,更為此添增一份支撐。在徐立德辭職獲准後,文工會邀請各報主管做了背景說明:「一、要強調政府一切依法處理,矢志維護經濟紀律的決心;二、要誇讚政務官的道德勇氣,勇於承擔政治責任的表現;三、各報要作到療傷止痛,見好就收,不要誤導民眾宣洩情緒。」

shutterstock_24519624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於是,也在這裡,跟著這些使官方說法難以自圓其說的旁證,儘管沒有直接的證據,我們卻來到那隱隱約約浮現的權力運作機制跟前。那我們終於找到,應該加上引號的「可靠消息來源」所透露的「十信案件本來就是國民黨一手導演的事件」,也越發顯得像是事件看不透的核心:

國民黨在江南命案搞得灰頭土臉,百般辯解也難以自圓其說之後,黨內決策者就亟思以另一件足以震撼社會的大事來轉移人民的注意,在陳啟禮與吳敦受審之前,揭發十信的弊案,對國民黨而言,是「夠本」的生意。江南命案對國民黨完全是負面的不利影響,但是整頓蔡家,揪出一些貪便宜的小官員,卻會贏得一般人的喝采。

而這或許也就是親歷者使用「白色恐怖」一詞形容十信案的意義。儘管從今天的角度看,作為經濟犯罪的十信案,與今天用這四個字指稱的政治案件與思想壓迫,顯得頗為遙遠;但是回到當時,黨國體制的運作方式卻概括一切。

在政治權力與經濟利益依循著黨國體制進行分配而運轉的時代,蔡辰洲憑借在商場江湖打滾的動物性本能,察覺了體制漏洞與獲利方法,將上下打點,舖平道路,使自己的利益與黨國的利益重疊起來。甚至一度產生錯覺,這個體制正圍繞他轉動。

比起站在體制對立面的抗爭者,蔡辰洲彷彿聰明得多了。但是,他的本能並沒有告訴他這個體制的真正構造:只要他的利益共同體一運轉失靈,這個體制的核心便會顯露出來,毫不留情地,為確保自己的生存,將他拋擲到深淵之中。

黨國內部的波浪

然而,案件似乎還沒塵埃落定。追蹤那陰謀巨大輪廓的過程裡,有兩條歧出的線索,將我們帶向黨國體制內部的波浪。

一條是1985年8月20日,蔣經國的問話。一般認為與蔡家關係密切的蕭政之,指稱在國璽公司蓋章的借款都是人頭,他並不知情。他說,自己所以會被針對,是因為蔣經國次子蔣孝武有意接班,忌恨王昇人馬。在十信案發後,他一直打官司上訴,一路上訴到最高法院發回高等法院更審。一直到蔣經國因為徹查涉案官員進度之緩慢大為憤怒,問道:「蕭政之怎麼還沒有關起來?」蕭才終於入獄。

另一條是陸潤康在回憶錄裡,認為當時他所以在媒體上不斷受到攻擊,監察院報告直指違法失職,乃是因為「有人要這個位子」。反俞國華的派系,以之作靶,在暗地裡興風作浪。

就現有的資料,我們無法證實蕭政之跟陸潤康究竟如他們的辯白般廉潔不染,或者,其實深深涉入與蔡家的往來。我們只能猜想,在比例尺上,這頭多一些,或往另一頭多一些。但從這裡,可以確定的一點是,比起一台精確殺人不見血的無敵機器,在那時,黨國體制更像是許多零件彼此咬合不齊的龐大機器,儘管佔有絕對優勢,聲音震耳欲聾,在聲浪之下,卻時常有卡住的狀況。

在黨外雜誌撰稿者眼中,國民黨是所有罪惡的根源,巨大的陰謀從核心指示層層下達,吞噬台灣人民長久以來打拚的經濟成果。但是,從這兩條線索,卻可以看到那陰謀的另一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