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挑戰世界秩序(上):莫斯科公國延續至今的生存意志,在烏克蘭戰場形成「超常態持久戰」

俄羅斯挑戰世界秩序(上):莫斯科公國延續至今的生存意志,在烏克蘭戰場形成「超常態持久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俄戰爭激盪至今,俄國採取低限度成本的「超常態持久戰」作為抗衡手段,使得自由主義國際秩序陷入挑戰,西方國家在未有十足準備下已陷入安全和經濟的持久對抗。

2022年再起的俄烏戰爭已歷時半年,在烏克蘭的奮力抗衡之下,俄國未能重演2008年席捲喬治亞,無法如願迅速擊敗烏克蘭。但是面對軍事層面未如預期,俄國也將涉及的領域擴展至軍事以外的層面,衝突型態與規模,從兩國的軍事層面螺旋揚升至東西方陣營,形成全球性的「意識之秩序」衝突。

權威學者張登及認為,在自由主義國際秩序(liberal institutionalist)遭受俄烏戰爭的加速催動下,深化大國之間的內部經濟和社會的跨層次聯動,使得大國之間結構性鬥爭和範圍溶解的重組過程中攤開衝突,人們將會看到兩種「持久戰」。

其中第一種型態是,地緣前線斷層帶上的小國的消耗戰,也就是我們熟悉的代理人戰爭。第二種型態則是,大國為爭取和形塑新秩序的長期、全方位鬥爭。更進一步詮釋其權力的本質,採取的是經濟與資源爭奪、社會價值觀解構,甚至是長時間文化意識的對抗,這也是俄國在俄烏戰爭中所採取的型態,筆者以其文化特性暫稱之為「超常態持久戰」(Extra-normal protracted wars)。

「超常態持久戰」是俄羅斯文化的生存詮釋

「超常態持久戰」以俄羅斯文化的持久韌性傳統和資源優勢,其精神意志可上溯至14世紀的莫斯科公國對抗金帳汗國,成熟於1812年的俄法戰爭,並於二次大戰的「衛國戰爭」再次展現俄羅斯精神意志。

這是一種長於有限資源的低成本領域鬥爭形態,由於19世紀前的俄國仍多數為農奴和非自由農,有別於歷經公民社會與產業發展的西方,長於動員第一級產業的資源,化不善於巧戰而長於拙戰,隨著衝突時間的演進,而能於精神層面漸佔上風,是基於俄羅斯生存境遇的一種權力詮釋方式。

今日的俄國在俄羅斯文化的基礎上進一步與現代科技辯證發展,既能把握獨有的文化特性,又能把握蘇聯革命的成果,以有限度的科技能力上發動局部直接衝突,並將其意識括及全球化、經濟、資源與社會等層面,甚至可以視為是俄版的超限戰。

「超常態持久戰」是為挑戰西方秩序

在此次的俄烏戰爭中,「超常態持久戰」的型態分為三個層次呈現:第一層次的直接衝突,著力於兩國的領土與戰略要地的爭奪,圍繞黑海沿岸和克里米亞半島的戰線,便是為斷絕烏克蘭出海口;第二層次的超軍事衝突,著重於歐盟與俄羅斯之間的經濟、能源的交互制裁,俄國挾能源和資源的優勢,消耗歐盟的經濟與福利政策資源,以及民選政府的民意熱度。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