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十信案」(六):轟轟烈烈召開,卻沒有達成任何成效的「經革會」

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十信案」(六):轟轟烈烈召開,卻沒有達成任何成效的「經革會」
Photo Credit: Venation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終於來到經革會,也來到十信案的核心:當台灣的經濟體制,走到一半管制一半市場無法繼續的十字路口,當它必須除去根據人事關係而衍生的種種特權安排與利益,那與情治體系同時在戰後建立的技術-財經官僚體系,也面臨了自己的危機。

文:申飛

來得太晚又太早的自由時代

儘管後來的研究者試圖給經革會一個歷史定位,認為「雖然通過的許多提案並沒有馬上實行,卻可以說,它宣告了這個時期朝向經濟自由化的思潮動向」。但是,翻開當時的商業雜誌,看著上頭種種報導、揣測與困惑,或許,更重要的是:那動用了官方、學界、產業界100多位代表,經過半年時間討論出來的「許多提案」,卻所以沒有馬上實行的原因。

「官員是主角、學者是配角、工商界人士是龍套:經革會到底是誰家天下?」、「經革會的大贏家與大輸家:誰出賣了經革會?」類似的標題充斥著商業雜誌版面,不像黨外雜誌那樣顯露刀鋒,嚴守莫談政治的分際下,卻依然隱約帶著銳角。跟著這些將出的匕首,1985年9月30日,中秋節夜晚的一場論辨,呈現在讀者眼前。

據記者說,這天,政府各機關都補假在家休息,經革會出席的委員人數反而比歷次更加踴躍。經過5個月,每週開會四次以上的經革會臨近尾聲,委員們累積了許久的情緒,意外地一口氣在這一天爆發開來。

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貿易組的辜振甫首先開火提問:「大宗物資改進方案,到了國貿局已經縮水,外邊傳聞經濟部本來就打算說一套做一套,到底政府有沒有誠意改革,為什麼提案上去,總是回覆『原則通過、參考辦理』?」而兩稅合一提案還在經革會討論就遭遇封殺,最後妥協成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到15%-20%的決議案,到了財政部卻絲毫未減。緊接著,也引發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蔣碩傑再三關切。

這時,列席的財政部長與經濟部長,則一如過去幾個月,沉住氣,一言不發,只準備繼續內部既定的保守方針。這套氣定神閒的戰術,先前已經封殺了幾個牽動深重的提案。正如記者分析的,儘管成員來自產、官、學三方,但學者中有幾位本來就有任職政府的背景,產業界不願出頭的更佔多數,雖然場面不乏砲火,最後提案投票時,大抵還是按照行政院原有構想決定通過與否。

這時,行政院院長俞國華的老班底,秘書長王清章,只好出面表明院方立場:「院長絕對尊重經革會決議,只是許多決議涉及修法,難以立即付諸實行。不過,經革會應該也多在政策的大原則、大方向上作決定,細節訂得太細,可能會因為對實務不夠熟悉,給執行的基層機關添增困擾。」

王清章的答覆,看似言之成理,卻又引發工商時報主筆王作榮強烈不滿。幾個月來,經革會的討論內容,已經降格到各種枝節細項的提案,越來越不如成立時各方的期待:確立下一階段台灣的經濟方針。而現在連具體提案都被擱置,行政院卻反過來要求大原則了。

他說:「經革會已經是先天不足後天失調,減稅案政府乾脆一點,就個同意執行,加個『原則同意』已經沒有意思,再加個『研究辦理』就更沒意義了。」到最後,剛從經濟部長轉任經建會主委,主持經革會的趙耀東,只好出面打圓場,強調院長對經革會肯定的態度,不需懷疑,交付研究辦理,主要是減少執行上不必要的阻礙。各方才在針鋒相對間,結束這尷尬的一晚。

只是,出面打圓場的趙耀東,這時恐怕也沒想到經革會的命運。1個月後,經革會落幕。在總報告中,趙寫道:「具有重大政策性興革意義之建議方案並不多見,由於研討議題過多,重大議案之討論,時間更感緊迫,亦造成探討層面不易掌握,時而陷入技術層面之爭議」。

眼見成果未能符合輿論期待,他宣布每個月將召集各委員,追蹤各項決議的執行成果。這一宣布,卻在當晚被行政院長俞國華否認,更在隔天讓趙出面在記者會上指稱自己的發言是個錯誤,「經革會到此全部結束」。

這場經濟事務的高層級對話,最後,在一種詭譎的政治空氣中結束。商業雜誌的記者,為此筆鋒走在政治雜誌的邊緣。報導直指,經革會決議原本就「簡直不能算是建議」,從公營銀行的改革、外匯支出審核的放寬、大宗物資進口的自由化等,都是談論已久,民間早已取得共識的老問題。所差的,只是行政院點頭同意而已。而半年來,經革會的結果,只是暴露財金經部門的抗拒心態,諸多部會首長如此強硬,背後是否有「一隻看不見的手」?

但是,如是義憤填膺,反而讓經革會顯得越發奇怪:如果行政院從頭到尾都擺出強硬的抗拒態度,為什麼一開始要設立?如果是為了應付十信案後的惶惶人心,或者說得更直白地,為了年底選舉要演一齣戲,為什麼與各方人馬的配合這麼差,而媒體方面更是毫無打點?既沒有塑造出政府的改革形象,也沒有退而求其次,在穩健跟改革之間,展現出平衡與決斷?

這「看不見的手」,顯得比商業雜誌所設想的要更曲折。

要了解這份曲折,或許,答案不在經革會這場對錯太過清楚的爭執。而在更早一些,在開會之前,民間的人們是怎麼爭論的。那沒有結果的爭論,指向一個難以討論的對象。正如報導指出,許多決議早已受到廣泛討論。從1970年代中期開始,石油危機造成進口原料上漲,也導致最大市場美國訂單減少,促成台灣經濟起飛的加工出口輕工業成長策略,遭遇了嚴重挑戰。

「台灣經濟的下一步往哪裡去?」這個問題開始不時出現在報章版面。蔣碩傑與王作榮,這兩位在經革會上砲火猛烈又不得遂行其志的經濟學者,便是其中的主戰角色,分佔光譜的兩端。纏鬥多年的兩人,在經革會上卻砲口一致對準了行政院,其中對立又一致的關係,提示了一條被遺漏的歷史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