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Kiss舞廳的人類學家:重新尋訪台灣迪斯可與熱門音樂、嘻哈的系譜

走進Kiss舞廳的人類學家:重新尋訪台灣迪斯可與熱門音樂、嘻哈的系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確實有一段風光的迪斯可年代,不僅是出現在舞廳中,也體現在流行音樂的聲響上。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往前追溯到50年代「熱門音樂」樂團前輩的努力,也對之後台灣嘻哈音樂的形成有著幽微的影響。

文:林老師

2003年暑假,我剛結束大三的生活準備邁入大四,不過那時候大學不是我的生命重心。我主要在玩饒舌樂團,且幾乎都在團友經營的嘻哈唱片行「Da Project大計劃」廝混。大計劃除了引入國外嘻哈唱片外,還會不定時舉辦各種大小型活動推廣嘻哈音樂文化,而在2003年暑假的時候,我們策劃了一個最具野心的活動:「Save Hip Hop亞洲嘻哈演場會」,邀到來自香港和韓國的饒舌歌手和DJ與台灣在地代表同台演出。其中最令人興奮的是知名韓國DJ與製作人DJ Soulscape也一同前來,他充滿爵士靈魂味道的節奏一向深受我們喜愛。

表演結束後隔天,他來店裡拜訪交流。說著一口流利英文的他分享自己的音樂陶冶如何受到父母蒐集的靈魂樂唱片的影響、以及從小聽著美軍電台播放的音樂、當兵時與美國大兵同寢的回憶。這些經驗促使他去挖掘韓國70、80年代自身的黑樂創作,並將之反映在他的嘻哈節奏美學上。幾年後,他將會把這些素材製作成一張混音帶專輯《首爾之聲》(The Sound of Seoul: Korean Rock, Soul, Disco, Boogaloo Mixed by DJ Soulscape)。

在聊完後我們開始自問,台灣在70、80年代有沒有這樣的作品?畢竟,嘻哈在音樂形式上與迪斯可、放克、靈魂有著緊密的親源關係,而說不定台灣的嘻哈音樂也有一個尚未被仔細探究的前身:我們過去有沒有可以比擬摩城(Motown)的黑樂聲響?我們有沒有自己的迪斯可年代?不過在思索這些問題的當下,我們渾然不知一個最重要的線索:台灣1986年底開始營運的第一間「合法」舞廳,中泰賓館的Kiss Super Disco夜總會,因為SARS疫情衝擊和舞廳型態改變而在同一年收掉了。

Kiss Super Disco夜總會與台灣流行音樂

2021年,在「倪桑」倪重華的籌劃下,《捌零・潮台北》這本回顧80年代台北市時尚、飲食、消費、影音娛樂和夜生活等主題的文集出版,也讓Kiss舞廳的故事和台灣當時的迪斯可舞蹈和歌曲首度被清楚討論。我們的問題看似已經被回答了,但這個迪斯可年代更具體的面貌是如何?舞廳裡的身體是怎麼律動?配合著什麼樣的歌曲?這些舞動的身體平時又是在聽著什麼樣的音樂?更重要的是,這與台灣嘻哈音樂的關連在哪裡?為了回答這些進一步的探問,我開啟了一個「舞動:尋找80年代台灣的迪斯可運動」的研究計畫並組成一個團隊,從兩個面向分頭進擊。

gi6gki5_460x580

一方面,因為倪桑的牽線,我們得知當Kiss舞廳在2003年停業後,所有的文件、器材、音樂、影像記錄都被一位職員趙大哥很有心地保留下來,放置在現在文華東方酒店(中泰賓館為其前身)的地下室。在獲得經營團隊的同意後,我們開始幫忙整理分析這批檔案,希望能藉此瞭解Kiss舞廳是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形成的,並且如何經營運作。現在這個計畫還在執行中,但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它在當時是多麼地與眾不同。

這個以泰國高級舞廳The Palace為藍圖、由設計師夏大永(作家夏元瑜之子)打造的前衛娛樂空間(例如那最知名的四公尺寬的屋頂幽浮,以及最多可容納一千人的場地),有著縝密的管理服務方針(例如memo上寫著「煙灰缸不能倒入別的東西,建立Kiss給予人的秩序感」)、並且建立VIP會員制度、引入國外DJ與最當紅的舞曲唱片、搭配最先進的音響燈光設備(例如號稱能將聲音放大一萬倍的喇叭牆),這些都是極為創新的軟硬體規劃。若要體驗這種台灣解嚴後的流行文化現代性,只能從侯孝賢1987年的電影《尼羅河女兒》一窺堂奧,裡面有一幕就是在這裡現場拍攝。

除此之外,它與台灣與世界流行音樂的脈動更是息息相關。當時一些國內歌手的新歌發表會、國外知名藝人的MTV首播、與國內外音樂廠牌的合作案、ICRT主辦的音樂歌唱比賽、流行曲排行榜現場報導,都曾在這裡發生。而當中華體育館在1988年被燒毀後,它躍身成為台灣最重要的國際級音樂表演場地與中介者,從1987年二月來自奧地利的迪斯可舞曲樂團Joy開始一字排開,包括London Boys、Stylistic、Stevie Wonder、梅艷芳、Tommy Page、Europe、Julio Iglesias、Samantha Fox、黃大煒在內的知名歌手團體來台的演出都是Kiss團隊的操作。這是相當驚人的陣容,也是Kiss較不受到討論重視的一面。

台灣的迪斯可音樂創作風潮

另一方面,我們也在蒐集辨識從70年代中開始出現一直到80年代末的台灣迪斯可音樂創作,目前已整理出超過兩百首的案例。多次唱過迪斯可風作品的歌手除了一般熟知的歐陽菲菲和高凌風外,還包括崔苔菁崔愛蓮姊妹、2020年剛過世的玉女歌手始祖沈雁、以及甄秀珍、張琍敏、楊美蓮、李麗華、徐琤琤、吳巧玲、張蓓心、徐佳莉、張鴻等女伶。這裡很多都是翻唱歐美日本的作品,但也不乏原創寫曲的創作,例如劉家昌就被列為至少八首迪斯可的作曲者。

但在我們的一次訪談詢問下,他表示他寫曲時完全沒有什麼「迪斯可」的概念,那應該之後編曲者編排出的風格。說到編曲,知名音樂家李泰祥甚至還出過一張將老歌旋律疊在迪斯可節奏之上的概念專輯《蛻變》,當時類似的混搭創意實驗還包括《中國迪斯可》系列。很可惜地,或許是因為如同熊一蘋在《我們的搖滾樂》一書所說的,這些作品在當時被歸類為「靡靡之音」或「歪歌」,因此相較於同時期的民歌時代創作,不具有被討論的價值,也在台灣流行音樂史的論述中始終缺席。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