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專訪《中國季刊》主編:為何在面對審查壓力時,來自中國的投稿量不降反增?

BBC專訪《中國季刊》主編:為何在面對審查壓力時,來自中國的投稿量不降反增?
《中國季刊》的主編蒂姆・普林格爾|Photo Credit: BBC News Chine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中國的群體近年來正在由中國觀察者或研究者,向參與式研究者(China participant researcher)轉變,蒂姆・普林格爾說。在進行有關中國的研究時,「學者們不再僅僅是觀察,而是直接參與」。

目前看來,中國研究領域未來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學術自由。學術自由保證做學術的空間不受限制,這在中國顯然非常困難。

  • 《BBC中文》:能否具體講一講學者們在研究時受到的挑戰?具體在哪些方面受到了挑戰?

普林格爾:我就不舉個例了,指名道姓對其他人不公平。我可以說一些普遍性的情況。

在中國國內,研究機構要確保有關中共的政治傳統、中國歷史和社會穩定這幾個維度的研究不會對官方敘述構成挑戰。在中國以外,研究機構要確保中國的威權主義不會蔓延到自己的國家和機構。在一些國家,這種偏執的恐懼已經被用作恐華的借口。

在實地考察方面,比如在研究人權和勞工運動時,到運動現場去並與參與者交談非常重要。但現在,與著名的工人領袖、維權者和律師交流變得越來越困難,越來越敏感,甚至幾乎不可能直接與他們接觸。

  • 《BBC中文》:是因為學者不能進入中國嗎?

普林格爾:是因為進入研究現場變得更加困難,與相關的民間社會組織交談變得更複雜,(中國國內學者)從當局獲得批准來發佈研究結果的過程也更為複雜。中國學者在疫情之前還是會到各地做研究,非中國的學者也會去。

《中國季刊》上有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作者是希娜・切斯特納特・格雷騰斯(Sheena Chestnut Greitens)和羅里・特魯克斯(Rory Truex),講述了非中國學者與中國「國保」(即國內安全保衛)人員之間的交流,以及被請去「喝茶」(指被約談)的情況。這項研究表明,「喝茶」並不像人們想象地那麼普遍,但依舊是個問題。目前在做研究時必須考慮這些事情,阻礙了研究進程。

「以前的問題是,海外學者怎樣為自己的研究找到合適的守門人,也就是中國國內的合作平台,可能是一間大學,一個公民社會組織,也可能是一個同行學者。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能夠打開大門,找到安全的研究環境——因為,門被守護得更牢固了。」

  • 《BBC中文》: 你認為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普林格爾:我不是政治學家,我是社會學家。但不管怎樣,我認為中國的領導階層——我謹慎地使用這個詞,因為不只是指習近平——已經被中共自身的利益所主導。

這與三點有關。首先是中國共產黨自己的歷史。中共一直致力於制定標凖化的、不受質疑的歷史論述。

其次,我認為中國的領導層一直非常注重黨的權威,要確保它不會面臨挑戰,特別是來自內部和民間社會的挑戰。當局已經開始限制公民社會,包括出台了《慈善法》和《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

另外,我認為中共一直擔心社會穩定,近年來尤其感到社會穩定受到威脅。從外部來看,黨的領導層對中東發生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運動感到擔憂,還有以往的東歐和前蘇聯地區的「顏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在內部,當局看到越來越多的群體性事件,抗議、罷工以及各種社會運動,因此轉向採取更嚴格的統治方式。

  • 《BBC中文》:所以限制主要來自於政府?

普林格爾:有些學者這麼認為。但我認為,限制學術自由的壓力不僅來自威權政府,也來自市場;中國的學術界已經與全球高等教育和知識生產的商品化體系交織在一起,並且越來越多地受到商業邏輯的驅動。

在過去2、30年裡,世界各地的高等教育都經歷了商品化的過程,高等教育越來越像一種私人產品,而不是公共產品。與此同時,高等教育在不斷國際化,中國在全球高等教育市場上佔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比如中國的大學經常出現在世界大學排名榜單前20名、前50名。中國政府也要確保大學數量增加,在全球競爭中取得好成績。

在這種趨勢下,提供研究資金的機構必須做出回應。某些形式的學術研究被優先考慮,比如名牌大學的學者可以獲得更多全球資源,有更多跨國流動和交流的機會。相比之下,最受限制的是與社會和政治運動有關的學術研究,包括勞工權利、性別平等和人權等議題。

_126028367_gettyimages-836226040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劍橋大學出版社負責出版發行《中國季刊》,該出版社隸屬劍橋大學
  • 《BBC中文》:2017年劍橋出版社那件事情之後,中國學者有受到後續影響嗎?

普林格爾:首先要說,事情的後續發展很有趣。

我認為,當時劍橋大學出版社的反應是個錯誤。《中國季刊》主導學術界發起了全球性響應,要推翻出版社的決定。出版社在三週內反轉了決定,他們在網站上發表聲明,說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這很好。

這件事對《中國季刊》的影響很明顯,在中國境內,訂閲季刊的大學數量大幅下降。但與此同時,《中國季刊》在中國的下載量並沒有減少。另外,中國的學者向季刊投稿的數量持續增加,季刊文章在全球被引用的數量也在增加。截至今年7月,來自中國的學者投稿數量已經達到了總數的約48%,從2021年的約38%上升了10個百分點。

所以很有趣。大學訂閲雖然減少了,但《中國季刊》在中國國內的影響力似乎沒有減弱,在中國學術界的影響力也似乎沒有減弱。

  • 《BBC中文》:整體來說,你還是比較樂觀,認為即便研究受到限制,中國研究的未來還是會繼續拓展?

普林格爾:不管是中國國內還是國外的學術界,都很有創新精神。儘管存在各種限制,但還是會有世界級水平的研究從中國國內傳播出來。不僅《中國季刊》能收到投稿,其他期刊也有。我認為,要獲得這些研究數據,需要在道德上和方法論上給與更多關懷。

  • 《BBC中文》:這是什麼意思?具體是什麼做法?

普林格爾:也就是要找到創新的研究方法,並且要格外留意安全和保障問題,在需要時提供安全的環境讓人們能夠匿名說話。也要找到學術受限的程度有多大;我相信個別學者已經在研究中受到限制,但重要的是,這種限制具體發展到了什麼程度。

在學術自由方面,限制確實非常明顯。不過,中國是國際高等教育環境中的主要參與者,理解這些限制是如何運作的也很重要。

816
Photo Credit : BBC News

最熱門的主題

  • 《BBC中文》: 根據你的觀察,最近10年裡,哪些主題是中國研究領域最熱門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