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專訪《中國季刊》主編:為何在面對審查壓力時,來自中國的投稿量不降反增?

BBC專訪《中國季刊》主編:為何在面對審查壓力時,來自中國的投稿量不降反增?
《中國季刊》的主編蒂姆・普林格爾|Photo Credit: BBC News Chine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中國的群體近年來正在由中國觀察者或研究者,向參與式研究者(China participant researcher)轉變,蒂姆・普林格爾說。在進行有關中國的研究時,「學者們不再僅僅是觀察,而是直接參與」。

普林格爾:學者對有關「中國崛起」的話題表現出了強烈興趣,著重關注中國在全球經濟和政治舞台上的角色。國際關係一直是非常受歡迎、非常重要的研究主題,目前這個領域的一些傳統理論受到中國新興國際關係理論的挑戰。這很適合討論,非常好。

與這相關的另一個主題是,中國如何通過投資和倡議增加對世界的影響力,比如「一帶一路」。我要強調,我不相信「一帶一路」倡議是經過政府細緻規劃的項目。但不管怎樣,目前很多研究是關於中國日益增長的全球影響力,這非常有趣。

另一個主要問題是,中國在不同時期出現不同程度的威權體制,這激發出大量有關中國政治的研究課題。

還有學者研究關於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關係,環境對中國快速發展的影響,公民社會以及中國的社會運動。

最近幾年,研究者對邊疆地區重新重視起來,包括新疆、西藏、香港等,近幾年尤其關注香港。

還有中國精英階層的崛起,監控與社會控制、對公民社會的影響等話題。也有針對舊有問題的研究,比如戶口、失蹤女性、年輕女性、女性出生比例等等。

這些主題與社會發展有關,社會問題出現後,中國學者就會更加關注。

  • 《BBC中文》:有關香港和台灣,最熱門的主題有哪些?

普林格爾:有三、四個事件影響了來自台灣和香港學者的研究,都與社會運動,以及他們和北京政府之間的關係息息相關。包括台灣的「太陽花運動」、香港的「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即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

我們發表過有關混合政體及香港管治之本質的研究。有一種流行觀點認為,香港從英國統治下的民主政體變成了中國統治下的威權政體。事實並非如此,英國殖民主義從來沒有給過香港人民普選的權利。在「八九學運」後的10年裡,香港朝普選邁進了一些;香港的公民社會和政黨團體也在1989年後發展壯大,成為推動普選的力量。

但是,當前香港社會展現出的專制統治,尤其是香港《國安法》頒布後的治理方式,和英國統治時期並不一樣。兩者在保障結社自由、言論自由等方面非常不同。香港此前已經建立了一些重要制度,特別是在「六七暴動」以後,這促進了對自由權利的保障。我認為學者的一項工作就是把歷史視角帶入到香港研究中。

除了混合政體,還有學者研究香港民眾抗議的類型或本質,比如多少人參與了「反送中」運動,參與者是否主要來自中產家庭,以及是否有更廣泛的階層參與其中等等。

很明顯,關於香港的研究是以社會運動為主,但我認為這種情況會改變。未來幾年裡,研究者會更加關注香港的高等教育。香港學界擔憂《國安法》會對研究帶來什麼影響,也擔憂香港政府在大學管理方面的影響力不斷增長,這會對機構自主權帶來什麼影響。

有關台灣,「一個中國」的問題仍舊非常重要。我們即將出版一組文章(special section),包括七篇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

關於台灣,我們還看到研究民眾投票行為的文章,以及關於兩岸關係、政治腐敗問題,等等。

AP22168319685730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香港一所學校在開學日舉行升國旗儀式
  • 《BBC中文》:不同地區的學者對於中國研究的問題有沒有什麼偏好?

普林格爾:這個問題我想了好一會兒,是個很有趣的問題。根據我的觀察,英語還是一種霸權語言,用其他語言寫作的不如英語多。很遺憾,但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情況。

中國正在與一些國家合作,比如安哥拉、衣索比亞、坦尚尼亞、南非、巴西、阿根廷、斯里蘭卡、印尼等等,這會發展出更多元化的全球學者。我很希望《中國季刊》能在中國研究領域多元化中發揮作用。

比如來自衣索比亞等非洲國家的學者,對中國投資如何影響非洲大陸的發展感興趣;巴西學者則熱衷研究中國資本與當地大豆種植之間的關係。

在美國,關於美國如何應對中國崛起帶來的挑戰,這方面仍有大量研究。美國學者對中國人權、法治和知識產權等話題也很感興趣;歐洲和英國也是如此。這些國家的學者還關注中國在各領域的投資會帶來什麼樣的全球影響。

因此,不同國家的學者對中國研究領域感興趣的話題是否有差別?有。但這取決於中國研究在該地區的發展程度。

印度這幾年間有關中國研究的水平和規模突飛猛進;巴基斯坦則開始進行有關中巴經濟走廊的研究。這些國家的學者在此領域發表的論文會不會增加?還需要一段時間觀察。我認為遲早會增加,這是好事。

中國國內的學者和世界各地新崛起的學者在這個領域還不夠顯著,我認為在2、30年的時間裡,這個領域研究者的組成會更加多樣化。

  • 《BBC中文》:有沒有具體的數字能夠體現這種區別?

普林格爾:就讀者群而言,網站瀏覽量來自美國和英國的最多,接著是中國、香港、德國、澳大利亞、荷蘭、加拿大、新加坡和台灣,主要是發達國家或地區。

菲律賓、印度等發展中國家開始加入,巴基斯坦也有一小部分。來自發展中國家的讀者在增加,這也是件好事。

  • 《BBC中文》:最後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作為世界頂尖期刊的主編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普林格爾:這個工作很辛苦,責任很重,有時候讓我晚上睡不著覺。拒稿看似容易,大多時候我也都會拒稿,但仍舊是一種壓力,其實很難。

壓力來自於要(對稿件)做出正確的判斷,不能誤拒能幫我們理解中國的好文章;同時也要保證學術上的卓越和嚴謹。正如你說,我們是國際頂級刊物,我想保持這種頂級,也是一種壓力。壓力還來自於投稿數量。粗略地講,2000年可能收到200篇,現在一年有超過400篇。

劍橋出版社配合審查那件事也給我帶來很大壓力,那次媒體對我這個編輯也進行了嚴格的調查。有學者建議我們不能再受出版社的壓力。我的觀點是,出版社必須撤回最初的決定,否則我們就換一家出版社。但我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因為這會對期刊本身帶來太大的影響。所以那個時候要想,怎樣讓出版社改變決定,同時又與其保持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