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未出席戈巴契夫告別式、也不採國葬禮遇,學者認為年輕人到場致意是對當前局勢的抗議

普亭未出席戈巴契夫告別式、也不採國葬禮遇,學者認為年輕人到場致意是對當前局勢的抗議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哀悼者中有許多在蘇聯解體時,還未出生的俄羅斯年輕人。對此,認識戈巴契夫的歷史學家安德烈・祖博夫(Andrey Zubov)則指出,年輕人的出席是對當前政治制度的無聲抗議。

蘇聯末代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的葬禮於昨(3)日舉行,儀式在莫斯科的圓柱大廳中舉行,有成千上萬的民眾至現場致意。然而,儀式現場卻未見現任領導人普亭(Vladimir Putin)的身影,同時,克林姆林宮也未正式宣告戈巴契夫的告別式為國葬。

戈巴契夫告別式昨日舉行,克林姆林宮未承認該儀式為國葬

《CNN》報導,戈巴契夫8月30日病逝,享年91歲。按照前蘇聯領導人的傳統,他的遺體安放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圓柱大廳中。多位前蘇聯領導人逝世後,都在圓柱大廳接受民眾悼念。

在現場,有數百人在圓柱大廳外排隊以向戈巴契夫道別。在裝飾著枝形吊燈的華麗房間裡,戈巴契夫的遺體被擺放在敞開的靈柩之中,以供民眾瞻仰遺容,而在靈柩的兩則各有1名士兵看守。戈巴契夫的親友坐在一旁,包括女兒伊琳娜・維爾甘斯卡婭(Irina Virganskaya)和2個孫女。

根據《紐約時報》,在靈柩前方的一張長桌上,堆滿了送葬者留下的鮮花。而底下是一面俄羅斯國旗,而非蘇聯紅旗。而後,告別式結束後,戈巴契夫將埋葬於新聖女公墓(Novodevichy Cemetery),長眠在1999年因癌症去世的妻子賴莎(Raisa)身旁。

未正式宣布戈巴契夫採國葬,表明當局對其政治遺產的不安

然而,僅管戈巴契夫下葬於先前蘇聯領導人國葬的場所,但普亭(Vladimir Putin)卻未正式給予國葬的待遇。根據《CNN》報導,克林姆林宮的發言人便指出,這場喪禮將有「國葬元素」,包括儀仗隊,且政府也會協助籌辦。即便如此,克林姆林宮仍未正式將其歸類成國葬,但卻沒有說明這與先前的國葬有何不同。

此外,在昨日的儀式中,普亭也因工作行程而未出席葬禮。不過,普亭已於1日前往戈巴契夫所逝世的醫院弔念,並在靈柩旁放了一束玫瑰致意。

《紐約時報》報導,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的科列斯尼科夫(Kolesnikov)便認為,普亭此次以這種方式告別戈巴契夫,象徵著克里姆林宮對戈巴契夫的態度。

列斯尼科夫說,普亭指責戈巴契夫導致了蘇聯的解體,他認為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雖說如此,但戈巴契夫的葬禮採用了這種前所未有的形式,仍然有點奇怪。

根據《美聯社》報導,克里姆林宮拒絕正式宣布該儀式為國葬的舉動,可能反映出當局對戈巴契夫的政治遺產感到不安。

報導指出,正式宣布為戈巴契夫舉行國葬,也會迫使普亭需要參加,並要求莫斯科邀請外國領導人。但俄烏戰爭開打後,在俄國與西方緊張局勢加劇的情況下,俄羅斯顯然不願這樣做。

當中,僅有匈牙利總理維克多・歐班(Viktor Orban)到場致意,曾在2008至2012年擔任俄羅斯國家安全會議副主席的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出席了告別式。同時,美國、英國、德國等西方大使也有出席。

曾因推倒蘇聯鐵幕聞名,學者稱年輕人的致意為對當前局勢的抗議

《路透社》報導,戈巴契夫在西方以幫助結束冷戰,以及無意中導致蘇聯解體而聞名,並在西方被親切地稱呼為戈比(Gorby),更於199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不過,戈巴契夫的遺產仍然在俄羅斯內外引起了意見分歧。儘管戈巴契夫因推倒蘇聯鐵幕而享譽全球,但因蘇聯解體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崩潰,卻也因此導致數百萬人陷入貧困,而受到國內許多人的譴責。

然而,排隊告別的人們,仍懷著感激的心情回憶起這位已故的政治家。同時,哀悼者中更有許多在蘇聯解體時,還未出生的年輕俄羅斯人。

「是的,他犯了一些嚴重的社會經濟錯誤,但與他為新聞自由和國際關係所做的事情相比,這一切都相形見絀。」曾為歷史系學生的22歲學生奧列格(Oleg)說。

對此,認識戈巴契夫的歷史學家安德烈・祖博夫(Andrey Zubov)則指出,年輕人的出席是對當前政治制度的無聲抗議。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賴冠伶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