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女性需要伴侶同意,才能獲得口服墮胎藥?

為什麼日本女性需要伴侶同意,才能獲得口服墮胎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美國不同,日本對墮胎的看法並非受宗教信仰所驅使。相反,他們源於該國父權制長期的歷史以及女性和母親角色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

在日本,女性在服用墮胎藥之前仍將需要"得到伴侶同意"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在日本,女性在服用墮胎藥之前仍將需要「得到伴侶同意」。

就在美國為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裁決鬧得沸沸揚揚之際,日本也在為藥物墮胎合法化而爭論不休,只不過要比美國安靜得多。

2022年5月,日本厚生勞動省一名高級衛生官員告訴國會,他們終於凖備批准由英國製藥公司Linepharma International生產的口服墮胎藥了。

但他還說,女性在服用墮胎藥之前仍將需要「得到他們伴侶同意」。贊成(女性應該有)選擇權的活動人士稱這是父權至上,並且已經過時了。

法國34年前就已經讓口服墮胎藥(非手術墮胎方法)合法化,英國在1991年批准口服墮胎藥,美國則是在2000年。

在許多歐洲國家,藥物墮胎現在是終止妊娠最常見的方式,在瑞典,口服墮胎藥佔墮胎的90%以上,在蘇格蘭大約為70%。

姍姍來遲

但在日本,這個性別平等紀錄不佳的國家,在批准有關女性生育健康藥物方面一直就有速度極慢的歷史。

這裡的活動人士開玩笑說,日本花了30年時間才批准了避孕藥,但只用了6個月就批准了治療陽痿的偉哥,兩種藥物都在1999年上市,但後者先上市。

而且使用避孕藥仍受條件限制,令其昂貴並難以使用。這一切都要追溯到墮胎在日本獲得合法化的方式上。實際上,日本是世界上最早(1948年)通過墮胎法的國家之一。

但它是《優生保護法》(Eugenics Protection Law)的一部分——是的,在日本確實就這樣叫。它與讓女性有更多自主控制其生育健康沒有任何關係,而是要防止「有缺陷」的嬰兒出生。

該法律的第一條款說:「從優生學角度阻止劣等後代出生,同時也保護母親的生命和健康福祉。」

1996年,日本把《優生保護法》重新命名和更新,成為《母體保護法》(Maternal Health Protection Law)。

但舊法的許多方面仍得到保留。因此,直到今天,希望墮胎的女性必須得到他們丈夫、伴侶,或是在有些情況下男朋友的書面許可。

美國抗議

Photo Credit: EPA / BBC News

美國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裁決後引發眾多女性抗議。

深層原因

這正是發生在太田美波(音譯,化名,Ota Minami)身上的事。

男友在性生活時拒絶使用避孕套後,太田懷孕了。避孕套仍是日本主要的避孕手段。

太田說,他之後拒絶在允許她墮胎的文件上簽字。

「這很奇怪,我不得不請求他使用安全套,」她說。「當他決定他不想用安全套時,我需要獲得他的許可才能墮胎,」

她說,「懷孕發生在我身上,是我的身體,但我卻需要別人的許可。這讓我感到很無能為力。我無法決定自己的身體和未來。」

跟美國不同,日本對墮胎的看法並非受宗教信仰所驅使。相反,他們源於該國父權制長期的歷史以及女性和母親角色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

「這裡有深層原因,」太田女士說。「在日本,一名女性懷孕了,她就會變成母親,不再只是一名女性。一旦你是母親,就應該為孩子放棄一切。這應該是一件美好的事。雖然是你的身體,但一旦懷孕了,就不再是你的身體了。」

獲得墮胎藥也可能很困難且價格昂貴——大約估計要700美元左右,因為很可能要住院或去診所——日本醫療部門說為保護女性健康這很必要。

「在日本,服用墮胎藥後必須要留在醫院以便我們可以監視病人,它需要比傳統手術墮胎更花時間,」日本產婦人科醫會副會長前田津紀夫(Tsukio Maeda)告訴BBC。

但在包括英國在內的許多其他國家,現在女性可以合法自行在家中服用墮胎藥。

「《母體保護法》條款說,墮胎必須要在醫療機構中進行。因此,不幸的是,在現行法律之下,我們不能在櫃台出售墮胎藥。那將是非法的,」 前田津紀夫補充說。

女性性健康活動人士明日香女士認為,應該讓日本女性掌握避孕權。

Photo Credit: Huw Evans picture agency / BBC News

女性性健康活動人士明日香女士認為,應該讓日本女性掌握避孕權。

女性性健康活動人士說,這與醫學科學關係不大,更多的則是保護醫療機構利潤豐厚的業務。

「我認為許多決定都是由年紀較大的男性做出的,而且他們永遠也不會懷孕,」非政府組織性健康活動人士染矢明日香(Asuka Someya)說。

讓女性掌握控制權

明日香表示,讓墮胎更容易仍然受到來自以男性佔主導的日本機構的巨大阻力。

他們認為,如果讓女性墮胎更容易,那麼選擇這樣做的女性數量將會增加。因此,他們把它變成一個困難且昂貴的過程。

但就像其他國家的證據所顯示的那樣,這將只能限制女性的選擇,並增加她的痛苦,並不會減少意外懷孕。

明日香女士說,最終,答案在於更好的性教育,以及讓日本女性掌握避孕權,而不是依賴男性使用安全套。

在歐洲,口服避孕藥是最普遍的避孕手段,但在日本只有3%的女性使用避孕藥。

明日香女說:「我希望更多政策是在聽取了年輕女孩和女性聲音之後再來制定。」

本文經《BBC News 中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