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猴硐:除了貓咪烏托邦,煤礦、賭注與魔神仔,皆是這座礦業山鎮的回憶

細說猴硐:除了貓咪烏托邦,煤礦、賭注與魔神仔,皆是這座礦業山鎮的回憶
圖片來源:猴硐礦工文史協會周朝南先生典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由一群退休礦工的努力下,他們成立「猴硐礦工文史協會」,重新喚起一段1920年開始,連結著世界與國家,那座熱鬧的礦業山鎮的記憶。

李建興因掌握台灣的煤礦資源,又與政府關係友好(李家兄弟倆將陽明山的土地捐給政府,替蔣介石祝壽,後來蔣介石為紀念孫文百年誕辰而改建為中山樓),更曾擔任台灣省石炭調整委員會的委員長。而瑞三公司的煤礦產量更曾經佔有全台產量的七分之一!

因此,瑞三公司在1957年順利申請到一筆美援經費,興建公司高級職員的宿舍。宿舍對面的所長宿舍,成為礦場權力中心的象徵,而被礦工們暱稱為「紫禁城」。

1
圖片來源:郭曜軒
瑞三礦業公司的高級職員宿舍:美援厝的現貌。

與生活搏鬥:採礦人的日常

入坑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

他們坐著運煤柴油車,「哐當、哐當」直達地下數千公尺、溫度高達40度以上的地底。礦工會以20人為一「班」。他們戴著頭燈,手持掘仔(挖礦的工具),在那窄小的坑道中工作。礦內,一「班」的頭尾則決定當天礦工們的產量,以及是否能安全到家的命運。而在不同「班」之間有時會進行產量比賽。礦工們努力在惡劣的工作環境下,尋找工作樂趣,賺著「黑金」。

在礦坑內能做的維安設施有限。早年,他們除了選用會發出聲響的相思木作為安全支架或支撐坑道的木結構(礦工們盛傳一句話,「若是聽見相思木在「哭」,一定要趕快逃跑!」)外,運用著礦工燈(只要坑內的瓦斯氣體過量,就會吹熄燈)等方式,作為「提前幾秒保命」的安全警報。其餘的,只能看老天爺的安排以及山林間「魔神仔」的臉色。

土地公廟是礦工依靠的信仰,他們稱祂作「寄命土地公」。每天礦工們會從3坪,或1.3坪大的工寮出發,經過聯絡道後,向廟裡的土地公「寄命」與「取命」。

山一直是人們充滿想像的特殊地域。它因接近天而被視為聖潔的一面,早年許多仙人與仙界的傳說;同時,因平地生活的人難以在山中掌握方向而被視為陌生,以及容易觸及「陌生人」的禁地。而在漢人的信仰體系中,「陌生人」會被視為鬼的範疇,也因此在山上你能聽到許多流傳的鬼故事。

在山上,礦工們需要不斷和山上的魔神仔協商,找到彼此相處的默契。例如,過坑道時,不可以往回走或吹口哨,更萬萬不可呼喊他人的名字;或是在礦坑旁的事務所內過夜時,一定會有「人」準時在凌晨叫醒你……

另外,你也能從退休的礦工那兒聽到,那些他們的朋友過世後,仍選擇留在原地,靜靜地聽著自己的故事不斷被傳誦。

1
圖片來源:猴硐礦工文史協會周朝南先生典藏與提供
礦坑內,礦工的工作情景。架牛條為相思木木材所製作的支架,以支撐礦坑。相思木的特性因彈性較佳,當礦坑內有搖晃時,會產生聲音,提醒礦工們有危險。

即使礦工們再小心,仍有不小的機率會碰上「礦災」。

1969年的7月7日,本礦出口的對講機傳出礦區保安人員急促的聲音:「坑內發生災變,請緊急搶救!」瑞三礦場的新坑內,因礦坑內的粉塵過多,發生嚴重爆炸,37位礦工因來不及逃出而喪命,也是猴硐發生最嚴重的礦災。

因此,每年7月半的中元普渡對瑞三公司與猴硐人而言,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事。瑞三礦業公司會聘請高僧,常在「紫禁城」的廣場上,設下祭壇,並由所長念著祭文,展開儀式。當天的供桌會以礦業所、整煤場、各礦坑與領班各以一排為單位,因此百張的供桌更不稀奇,公司更會補助每位礦工兩瓶台灣啤酒。而在猴硐限定的事,他們特地為了因礦災而犧牲的礦工們所準備的「寒食桌」。

1
圖片來源:猴硐礦工文史協會周朝南先生典藏
瑞三公司的中元普渡一景,祭祀方式是以「排」為單位。

「在礦坑中,因為長期處在高壓力與緊張的環境,你會不斷激發腎上腺素。等出坑後,腎上腺素仍然會不斷刺激著你,使你興奮!」

礦工們出礦坑後,他們會在休閒時玩著骰子,如比大小等賭博遊戲紓壓,這些活動多半是男性礦工在坑外等著換班、休息或下班後的娛樂之一,之後更演變成社會大眾對於礦工們的標籤。

然而,「賭」對於礦工不只是身體與精神上的快感,他們也透過「賭」重新演繹在礦坑中的「賭命」的過程以及「競爭」的氣氛。這都隱含著他們的人生觀:生活環境的不確定以及他們對於生命的未知,更形塑出他們「及時行樂」的生活態度,體現出採礦人特有的氣質。

尾聲:召喚猴硐

1990年代,煤礦的產量迅速銳減。再加上,各國間掀起重視環境、公安與勞動權的風潮吹進了台灣。政府也祭出日益嚴格的法案,以確保工人擁有安全的勞動環境,成本上升下,瑞三礦業公司決定結束營業,並正式封起礦坑口。

猴硐的年輕人往城市尋找工作機會,甚至移居到大台北地區。猴硐在面臨人口快速減少與老化下,開始有人會餵養流浪貓。流浪貓也一隻帶一隻外,不少人也趁機將貓咪棄養在猴硐。2013年,美國媒體《CNN》的一篇「世界6大賞貓景點」報導中,將猴硐納入友善貓咪的景點之一,讓猴硐從人口老化的小鎮,迎來大批的遊客。

政府也將猴硐的貓咪建立專屬的身分證以及醫療照護,甚至在猴硐設有飼料碗等。同時,為了吸引人潮而建了隨處可見貓造型雕像也改變了猴硐的地景。

然而,猴硐即便成為了貓咪烏托邦,卻仍掩蓋不了在這座山林裡,那曾如同侯孝賢的電影《戀戀風塵》或《悲情城市》中所描繪的礦業小鎮,刷著屬於猴硐人的地方性。

1
圖片來源:猴硐礦工文史協會周朝南先生典藏
瑞三礦業公司的事務所與整煤廠大門舊照。

參考資料

  • 台灣總督府殖產局礦務課,《第二十一 台灣礦業統計 大正十一年》(台北:台灣總督府殖產局礦務課,1923)。
  •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台北石炭支部,《台灣炭礦誌》(台北: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台北石炭支部,1925年)。
  • 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台灣の動力資源 昭和十年》(不詳: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1935)。
  • 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台灣鐵道旅行案內(昭和十年)》(不詳: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1935。)
  • 林蘭芳,〈工業化的推手──日治時期的電力事業〉(台北: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 周朝南、李依倪,《礦工歲月一甲子》(新北:周朝南,2020)。
  • 周朝南、李依倪,《黑暗的世界》(新北:周朝南,2021)。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