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火與人形》:書寫恐懼的種種可能,絕望以外的召喚

《鬼火與人形》:書寫恐懼的種種可能,絕望以外的召喚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賴以生存的譬喻,社會不再容許戰鬥的匕首與投槍,以文為刃只能作投名狀。但詩人仍然〈書寫恐懼〉,你我仍然喃喃自語,皆因恐懼往往不是單向,我們怕黑時,黑暗也畏懼光明。

這些年來,香港不再是東方之珠、購物天堂,以及美食城市。社會鉅變,疫情不絕,奪去的不是性命,無數口罩遺留陰影,在你我喘息之間積累鬱悶,這塊土地盛產絕望與恐懼。

香港詩人陳子謙,繼2016年詩集《豐饒的陰影》,2021年出版《鬼火與人形》,讓我們看見在黑潮掩沒人形之際,那些仍然發亮的鬼火,飄浮在街頭巷尾。

Screenshot_2022-09-28_at_5_28_47_PM
圖片來源:天地圖書

人形之下,記憶的鬼火一直在裡面悶燒。

我們面對世界的幻變無常,諸種創傷挫敗,對未來失去期盼,化身行屍走肉的人形。看似最無生機,鬼火偏從荒野墓地誕生,日本稱之為「人魂」,清朝記載「怨氣未散,化為磷火」,那些無法遺忘的憶記劃破了灰黑,燃點希望。

〈復仇〉

埋在土裡的劍,早就忘記了風的涼意。這麼多年,他一直盯住石壁上的身影思過,把它磨得越來越瘦,越來越像一柄無辜的劍。他倒下的時候,壁上的身影慶幸自己終於脫鞘,恨恨地想:「第一個。」

悶燒的記憶,窒息的呼吸,我們還留著一啖氣,不致魂飛魄散。

陳子謙的散文詩〈復仇〉,令人想及連遺言尚在說「讓他們怨恨去,我一個都不寬恕」的魯迅。魯迅亦曾以「復仇」為題創作,筆下描繪兩人持刀對峙於曠野,長久枯立,圍觀路人最終無聊得四散離去。

復仇戲碼若要上演,必須建基在對立關係。勇者或持利刃,智者卻懂得靜待良機,就像影子在看似備受控制之時,懂得以苦悶磨去對方的一切。身軀有形,而影子無狀,乃信念、精神的強韌。

復仇看似刺激,最普遍有效卻是悄無聲息的鬥長命,「把它磨得越來越瘦」,直至倒下,直至打破對立,被困的心才能如劍脫鞘。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