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新聞週報:台灣NGO踢爆澳洲黑工,日出茶太加盟店在列

紐澳新聞週報:台灣NGO踢爆澳洲黑工,日出茶太加盟店在列

本週編輯:Leo Chiu

 1. 時薪九塊澳幣的黑工引起媒體關切

許多時薪九塊澳幣、遠低於澳洲最低工資的工作,斗大刊登在中文網站上,例如背包客棧與滴答網。這類工作多是餐廳、按摩店、手搖茶飲店,招聘對象多針對華人學生和華人背包客。

經來自台灣的非營利組織「台灣打工度假青年(T-WHY)」調查發現,這些業主多是中小型家庭企業,卻赫見知名台灣連鎖茶飲集團,全球超過一千家分店,在澳洲有六十家分店的日出茶太(Chatime)名列其中。日出茶太澳洲分公司宣稱:「此一廣告是Parramatta店所為,公司並不介入各加盟店的徵才作業。公司清楚相關法令規定,會持續加強宣導,且將對該分店進行調查。」

依規定,從事餐飲業的全職工作者的最低工資是時薪17.35塊澳幣,同時須年滿十八歲始能取得澳洲打工度假簽證。澳洲平等工作監察署(Fair Work Ombudsman, FWO)對於個別案件該署無法表示意見,但表示:「外來工作者若不清楚其該有的權利或不敢發聲,將使自身更容易遭受剝削,加上年紀過輕、語言障礙、文化差異等因素,更讓他們求助無門。」該署於2012年成立海外移工專案小組(Overseas Workers’ Team, OWT) ,提供口譯服務,並將相關教育宣導資源翻譯成27國語言,包含中文在內。

編按:相關議題可參考閱T-WHY網站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Australia, 15/05/2015, “Chinese-language backpacker websites used to advertise $9-an-hour jobs"

 2. 桃色陷阱,2014年金融詐騙之首

在一份澳洲競爭及消費者委員會(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 ACCC)的報告中顯示,在去年共接到超過九萬起詐騙案件通報,有九分之一的案件詐騙集團成功獲取贓款,詐騙總額高達八千兩百萬澳幣。其中以約會、相愛為詐騙手法的愛情騙局占最大比例,受害者被騙金額最高,總額高達兩千八百萬澳幣;而投資詐騙案件占第二位,詐騙總額達兩千一百萬澳幣,被害人多是被哄騙說這投資能幫他們賺很多錢。

令人意外的是,高達53%的詐騙案件是透過電話或傳簡訊的方式進行,只有38%的案件是網路詐騙;而詐騙案件通報多來自於新南威爾斯州、維多利亞州、昆士蘭州,反映多來自人口分布密集的地區。

ACCC反詐騙小撇步:

  • 保護您個人資料不外流。
  • 在網際網路裡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請謹言慎行。
  • 保護您電話及電腦資料不外流。
  • 使用能有效保密防諜的密碼組。
  • 對於任何要求您提供自身個人資料及金錢的請求須有所警覺。
  • 留意您信用卡刷卡紀錄。

資料來源:ABC News, 18/05/2015 “Romance scams led to biggest financial fraud losses in 2014, ACCC says"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3. 推動廢除死刑的新力量

在澳洲未能成功阻止印尼處決澳籍死刑犯之後,人權團體力呼澳洲政府重新檢視推動廢除死刑的政策,並提出四步計畫:建議澳洲對外事務及貿易部擬定促使廢死運動遍地開花的外交策略、援助各國民間廢死團體、加入那些推動全球暫緩執行死刑,以及立法禁止警察單位共享死刑犯資訊等國家的行列。

人權法律中心研究員Emily Howie認為澳洲政府應該順應這股強大廢死聲浪,要求各部會單位一致落實廢死理念,將之反映在法律、政策、外交、國際救援、區域合作、國際警察合作等各方面上。她進一步表示:「就算廢除死刑是最終目標,對於某些國家而言,現階段死刑的維持確實能有效減少犯罪發生。然而我們可以取法英國成功經驗,擬定一套建立在不同基準上,能有效適用在不同國家的廢死策略。」

人權觀察組織澳洲部主任Elaine Pearson則表示:「雖然澳洲直到2010才全面廢除死刑,但從1967年開始,就從未執行過死刑。所以澳洲政府還是能採取很多務實的行動,例如呼籲以終生監禁取代死刑,來拯救死刑犯免於一死,特別是對於那些與澳洲有緊密貿易關係及戰略關係的國家,比較能產生影響力。」

編按:有關澳洲的廢死之路,可參閱廢死聯盟網站
資料來源:SBS, 21/05/2015 “New push to end the death penalty"

4. 公立學校超收國際學生的情況日益嚴重

在新南威爾斯州教育部嚴禁跨區入學的同時,許多公立學校卻超收國際學生,這些自費學生大多來自亞洲國家,年紀大多是十三歲左右。在新南威爾斯州,有三分之一的國際學生會選擇入住寄宿家庭,在2010年只有276個澳洲寄宿家庭,然而在2014年遽增至1129個寄宿家庭。

這情形在北雪梨尤為嚴重,以最熱門的公立學校「Chatswood中學」為例,即使招生已額滿,不接受跨區入學的申請,卻超收國際學生,自2010年以來,該校學生總數激增兩成七;又以「Willoughby女中」為例,該校與「Willoughby中學」共享校園,原本設計只能容納450名學生,占地三公頃的校地,卻擠進了兩千名學生,即便如此,去年該校依然超收29名國際學生。

教育部發言人表示「若學校的在地學生招生已達名額上限,不得另行招收國際學生。當校方欲招收任何國際學生,須向教育部報備,以確認他們確實遵守這規定。」他也指出這些北雪梨的公立學校不得再招收任何國際學生。

資料來源: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3/05/2015 “International students studying at the most over-crowded Sydney schools"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