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斯成為英國史上第三位女首相,將面臨柴契爾夫人之後最艱難任期

特拉斯成為英國史上第三位女首相,將面臨柴契爾夫人之後最艱難任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拉斯的領導野心謠言不斷,當強森在今年夏天垮台時,她毫無疑問果斷挑戰。然而,值生活成本危機、產業動盪和經濟衰退之際,此刻恐怕是柴契爾夫人之後最艱難英國首相任期。

(中央社)英國外相特拉斯(Liz Truss)今天(當地時間5日)於保守黨黨魁選舉中出線,將擔任英國下任首相,也是繼「鐵娘子」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梅伊(Theresa May)以來,英國史上第3位女性首相。

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因醜聞纏身辭去黨魁職務,保守黨經過黨內投票於5日選出黨魁暨英國下任首相。

47歲的特拉斯於1975年7月出生於英國牛津,全名為瑪麗・伊麗莎白・特拉斯(Mary Elizabeth Truss),但自小就使用中間名。

她的父親為數學教授,母親則是護理人員,兩人的政治立場均為左翼且對政黨抱持懷疑態度,支持諸如反核組織和綠黨等團體。

特拉斯是家中長女,底下有3名弟弟。成長過程中,全家從牛津先搬到蘇格蘭的白斯理(Paisley),之後又搬到里茲(Leeds)。特拉斯在蘇格蘭和英格蘭都就讀當地的公立學校。

特拉斯在加拿大求學一年返回家鄉後,就讀於牛津大學墨頓學院(Merton College),取得哲學、政治學及經濟學學位,被認為是從政的基本路線。

不過,特拉斯一開始並未選擇保守黨,在大學期間她加入自由民主黨,並成為該黨的牛津大學學生黨部主席,以及代表青年及學生的全國執委會成員。

在這段時期,她曾支持大麻合法化,以及廢除君主制等,甚至在黨大會上發表過相關演說。然而,特拉斯在1996年大學畢業後政治立場有所轉變,之後成為保守黨一員。

儘管特拉斯對政治的熱情愈來愈高漲,也促使她在1997年保守黨大會上遇見了未來的丈夫歐萊瑞(Hugh O'Leary),但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殼牌石油公司(Shell),之後也任職於電信公司大東電報局(Cable and Wireless)。

她曾經兩度參選國會議員失利,直到2006年當選倫敦格林威治市南艾爾瑟姆(Eltham South)選區議員,並於2009年獲選代表保守黨出馬西南諾福克(South West Norfolk)選區,隔年當選國會議員。

特拉斯的從政之路並不輕鬆。2010年國會選舉前,黨內人士曾以她出軌已婚保守黨議員費爾德(Mark Field)試圖將她拉下馬。

這段婚外情早在2006年就被媒體揭發,但保守黨地方人士稱,直到特拉斯在黨內初選出線後,才發現這段過往。不過他們的提案遭到否決,特拉斯於2010年成功當選下議院議員。特拉斯也和丈夫挺過這段風波,兩人育有兩個女兒。

2012年,特拉斯被任命首個政府部會職位,擔任教育部政務次官,2014年出任環境食品與鄉村事務部大臣。

在這段期間,她創下職業生涯中的一段黑歷史。在保守黨大會一場關於「豬肉與乳酪」的演說中,她表達了對於英國豬肉進軍中國市場的興奮,並說英國的乳酪有三分之二都是進口,是一種「恥辱」。

她一臉正經告訴黨員:「現階段我們有三分之二蘋果、十分之九梨子,還有三分之二的乳酪都是進口。這是一種恥辱。」她說,「蘋果,這種掉在牛頓頭上的水果……我希望我們的孩子能知道英國蘋果的滋味。」

特拉斯在2016年脫歐公投時,強烈支持時任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的留歐立場。她當時說,不希望兩個女兒長大後「需要簽證或是許可才能在歐洲工作,或是在從商時遇到貿易障礙。」

英國史上第2名女首相梅伊就任後,特拉斯於2016年被任命為司法大臣兼任大法官(Lord Chancellor),成為英國1000年來首位擔任大法官職務的女性。

但她在這個職位上沒待多久,於2017年內閣改組時被任命為財政部首席秘書,時任財政大臣為韓蒙德(Philip Hammond)。

在任職這兩個職務期間,她從留歐派轉變為脫歐派,立場大翻轉,並鼓吹她在黨內的右派立場。許多人認為,她這時就在為未來出任黨魁布局。不過,梅伊在2019年下台後,特拉斯並沒有選擇競爭黨魁,而是選擇支持強森。

當時有傳言稱,特拉斯因此被許諾可以擔任重要職務,例如財長。她最終被任命為國際貿易大臣。

她在這期間與日本談判,達成英國脫歐後的第一個貿易協定,但她也因為和沙烏地阿拉伯的交易廣受批評。儘管沙烏地與葉門的衝突尚未停歇,她卻選擇取消對沙國的武器出口禁令。

不過這並未影響她在強森內閣的地位。2021年9月,特拉斯被任命為外交大臣,成為工黨的貝克特(Margaret Beckett)之後,英國史上第2名女性外相。

特拉斯的領導野心謠言不斷,當強森在今(2022)年夏天垮台時,她毫無疑問果斷挑戰。

對於在觀眾面前表現不太自在的特拉斯而言,這是一項艱難的任務,但她如倒吃甘蔗,後來居上擠進最終兩名候選人位置。

儘管柴契爾夫人離開政壇超過30年,而且早於2013年去世,但這次選戰焦點擺在誰是她真正的接班人。

特拉斯有一個強大且盡職的團隊,當中有些人曾在唐寧街10號任職。他們一直在製作影像與相片,打造特拉斯的政治家形象。

去(2021)年有一張特拉斯坐在戰車裡的照片,令人憶起柴契爾夫人在1986年一張類似照片中的著名形象。她在其中一場電視辯論會上身穿白襯衫,在胸前有個巨大白色蝴蝶結,同樣是柴契爾夫人類似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