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走散了,我還有你給的勇氣》:當自己的主人,我們的名字不叫「媽媽」

《如果走散了,我還有你給的勇氣》:當自己的主人,我們的名字不叫「媽媽」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直以來見過不少以犧牲為名以奉獻為愛的媽媽,那種強大的情緒勒索只讓身旁周遭的人都喘不過氣來,我常跟米蟲說:「我沒有為妳犧牲過什麼,雖然我做的決定會把妳考慮進去,但我所做的一切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我想成為一個這樣的媽媽』,如此而已。」

文:潔媽

當自己的主人,妳的名字不叫媽媽

有段時間我常收到私訊問我幾個問題:

「當媽媽要怎麼追夢?」

「遇到挫折要怎麼重新爬起來?」

「如何打造自己,當一個好媽媽?」

我記得我當時很認真的苦惱,我把這些常常來跟我聊天的網友們都當成好朋友,雖說我們或許沒有見過面,但與好多人還真是挺相熟的,從天南聊到地北。

我覺得有人認真問我,那我也一定要認真回答,但,我一直自覺是個擅長搞笑文的大媽,若問我笑話我倒是可以講幾個,問我如何勵志?我就算絞盡腦汁,說得還沒有米蟲好。靈光乍現,我想到米蟲的書桌上一向貼滿勵志金句,於是我跑去她書桌上想找些合適的來用,但那天沒看到那些標語。

我立刻私訊問她:「妳以前貼的那些勵志標語跑哪去了?」

米蟲問:「妳要那些標語幹嘛?」

大媽說:「我需要用啊。」

米蟲先是傳了一個滿臉金星的貼圖給我,接著問:「妳是要考大學還是考托福嗎?」

唉,真是個壞孩子,是誰規定媽媽就不能看些鼓舞人生的金句?於是我告訴她,我收到幾個媽媽來問了我一些問題,我想分享些鼓舞人心的勵志金句給她們。

米蟲說:「媽咪,其實妳本身就很勵志了,妳翻轉了自己的命運。」

原來女兒的眼裡是這麼看我的,果然常言道,距離能產生美感。以前天天在身邊的時候,她可不是這麼說我的,她總是最愛說我待她像後媽,其實這是母女間的玩笑話,只是表達「我不是一個犧牲型的媽媽」,不像身邊一些同為媽媽的女性朋友們,那麼溫柔、那麼為小孩而活,所有的一切生活都架構在以「孩子的將來」為出發點,深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

好比我的筆名來說,大多數人都以為「潔媽」的意思是代表「米蟲(潔)的媽媽」。

這可是天大的誤會啊,你是你自己的主人,我也是我自己的主人,難道我出門自我介紹的時候要說我是某某某的媽媽,角色才正確嗎?

潔媽的意思很簡單:潔(我自己的英文名字)+媽(一個中年大媽),百分百的我自己。

我把米蟲養得很陽光,我自己也算是樂觀,我一向深信只有快樂的媽媽才能養出開心的孩子,一直以來見過不少以犧牲為名以奉獻為愛的媽媽,那種強大的情緒勒索只讓身旁周遭的人都喘不過氣來,我常跟米蟲說:「我沒有為妳犧牲過什麼,雖然我做的決定會把妳考慮進去,但我所做的一切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我想成為一個這樣的媽媽』,如此而已,我是為了讓自己開心的,不想自己糾結的。」

媽媽能有追夢的權利嗎?媽媽,請妳不要再犧牲了。

我跟米蟲說過,我沒有再生小孩是因為我不想她有被遺棄感,當父母各自追求自己的幸福,成立新的家庭,又各自生了孩子,彷彿世界只剩下自己,我親身經歷,所以不願她感受我曾經經歷過的,所以我沒有再結婚也沒有再生小孩,但是我告訴她,沒有為妳犧牲,當然愛妳是必然。不讓孩子覺得親情是喘不過氣的壓力。

老一輩的媽媽因傳統社會氛圍與環境,又或是上一輩或夫家的教條,被捆綁得只剩吞忍與犧牲,所有的重心與期待都是為了成全下一代,萬一有了點差錯,進而形成惡性循環,曾經對孩子的疼愛與付出,孩子成年後只剩下走味的親情勒索。

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母親一向是家中的靈魂人物,如果自己的一生虛度了光陰也就罷了,若將無形的枷鎖牢牢綑綁住孩子的靈魂,家不再是溫暖的避風港,而是痛苦的牢籠深淵,這真是在愛孩子嗎?

有人說原生家庭的不幸是會遺傳的,而我自己本身也不是成長在幸福的家庭,所以更讓我時時刻刻地警覺,我不要我的孩子背負不屬於她的原罪。快樂的媽媽才能教養出快樂的孩子,但我其實也沒有榜樣可以學習,只好自己摸索,揣著這樣的價值觀來扮演好媽媽的角色,也辛苦米蟲了,她成了媽媽的實驗品。

若大地是母親,孩子依靠這塊大地生長著,如果這片土地很貧脊,孩子怎麼可能長成盛開的繁花、壯碩的大樹呢?

我們都有自己的名字,而我們的名字不叫媽媽。

只有自己活得精彩,孩子才能有更多不一樣的未來。

不要害怕做夢

有一回接受採訪,談到身為媽媽的角色想要追夢,卻面對來自親友排山倒海的反對與輿論壓力,該如何獨排眾議說服親友,調整心態放下一切勇往直前去追夢?

我愣了一下,不知該如何回答起。

對我而言,夢想是我自己的,要去追夢的也是我自己,我為何需要說服親友?若真的是單純的關心安危,我只能告訴他們我會小心,我已做好最妥善的安全規劃了。但若是來自同溫層微妙的心境,有需要拿來困擾自己嗎?

記得有本書名很有意思,講的是同溫層的較勁心—《乞丐不會嫉妒百萬富翁,但他們會嫉妒比自己混得好的叫花子》,說白一點就是見不得人好,凡事喜歡比較輸贏。

與他人比較,真的是一件十分無聊的事。人從來不是在同一個水平上出生的,看這世界人種膚色各異就知道了。如果周遭的人不論有心或是無意講的話,成為阻礙自己追求想要人生的磕絆,那真的是虧大了。

幫自己人生買單的,始終是自己啊!人生只有一次而已,至少看得見的今生正是如此。

記得小時候有次作文題目是「我的志願」,那篇我可是寫得嘔心瀝血,文章開頭我乾脆且不囉嗦的表明了我的志願:「我要當一個考古學家」,接下來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堆偉大的志向與憧憬。文末老師也很乾脆的寫下批示:不切實際!台灣沒有考古學家這職業。對一個幼小的心靈來說,那種夢幻泡泡被狠狠地刺破有多麼受傷,簡直是扼殺小朋友做夢的能力。

而橫越歐亞的旅程回來之後,我意外的重拾當年愛好,也曾經是我夢想之一的「寫作」。我從不隱瞞想一圓的作家夢,記得當時一個朋友這麼告訴我:「現在沒有人喜歡看文字了,妳每次寫得落落長,我看了就頭暈,絲毫不感興趣,寫點實用文或許哪天用得上還會看看。年代不同了,妳以為這個世界能出幾個三毛?」

還好,我從小練就了一身夢想被打擊的無視力,我喜歡三毛的文字,曾經非常享受能透過她的文字帶領我神遊至未曾到達的遠方與生活方式,又不是說我要當三毛。

這個世界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你是如此,我也是這般。

滄海桑田,21世紀的世界變化多麼快速,尤其有了網路之後,接下來AI世代都要來臨了,曾經全宇宙最神祕的黑洞也被拍到了,那些裹腳的枷鎖其實可以自己拆開了。

人生很短,誰知道能健康自由走跳的日子,還有多長?而成年後每天又像蜜蜂一樣忙著營生,一生中能真正放手追求夢想的日子,幾時有?

不要害怕做夢,更不要膽怯追夢,了不起回到原點而已,但至少人生求個無憾。因為,追夢的路上,你曾經努力走過,而不是讓今生像流水一樣從手中滑過。離開的時候什麼都沒留下,一生的遺憾比故事還多。

追夢的人生有一萬種可能,縱使阻止你的人很多,但最終,決定權還是握在自己手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果走散了,我還有你給的勇氣:母女勇敢追夢 137天橫越歐亞 一生理解與相依的旅程》,天下雜誌出版

作者:潔媽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我們都有自己的名字,而我們的名字不叫「媽媽」。只有自己活得精彩,孩子才能有更多不一樣的未來。人生的每個選擇,時間都會如實給予答案,一輩子很短,有些事錯過就是遺憾!

很多人說,這是廣告電影腳本吧?不,這是真實故事!一個平凡的單親媽媽靠自己完成夢想,改變自己也改變女兒的故事。

「如果有夢想就努力去追吧!」當我們在心中這麼告訴自己,或鼓勵孩子時,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夢想?尤其告別單身走入家庭有了孩子後,往往被「好太太」、「好媽媽」的傳統枷鎖牢牢套住,忘了自己也該是獨立的靈魂。

每個決定就是啟動命運的鑰匙!踏出舒適圈,才能拋開框架的人生。這是一個浪跡天涯的故事,也是一場追尋人生新旅程的故事。她,暱稱潔媽,自稱大媽。25歲失婚成為單親媽媽,獨力撫養才6個月大的女兒。咬牙打拚20餘年,在中年穩坐主管職、看似一片穩定的時刻,驚覺人生太無常、錯過太多陪伴女兒的時間,一股衝動寫了辭職信給老闆,打電話通知大三的女兒休學,出發去圓那始終沒忘卻年少時的夢想──搭火車橫越歐亞大陸,一站一站,慢慢走過沿途風景。

母女倆137天全天共處的旅途,是挑戰,也是重新認識彼此的契機。昔日牙牙學語的小女娃,已經長成能處理旅途危機互助的旅伴。跨越9個時區、18個國家、26000公里,路途上不論母女嘔氣、玩命趕火車、迷人的千年古城......,那些一起笑過、一起崩潰過的,都成了生命裡最美的篇章。原來世界上最甜蜜的滋味,不是吃進嘴裡的甜,而是心頭上的甜。

這趟旅程是母女角色的畢業旅行。潔媽從保母的立場畢業,女兒從孩提時代畢業,從此,兩人不僅是親緣相繫的母女,更是心靈上彼此理解、支持的家人。

這趟旅程也是母女人生的新起點。女兒受潔媽以身作則勇敢追夢鼓舞,離鄉背井開展自己的學業與職涯;而潔媽將這趟壯遊點滴分享在部落格與臉書後,圓了寫作的夢想,也激勵了不少陷在生活泥沼的女性紛紛提問:「當媽媽要怎麼追夢?」「遇到挫折要怎麼重新爬起來?」投信公司以她們母女故事拍了形象廣告,甚至吸引逾220萬人次點閱。

沒有人有預知明天的能力,我們只有迎向明天的勇氣。追夢,中年大媽可以,你也隨時可以。這一生,我們都不要忘記忠於自己!

如果走散了,我還有你給的勇氣-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