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時評:佩洛西陷內幕交易指控、拜登減學債未知好壞

美國時評:佩洛西陷內幕交易指控、拜登減學債未知好壞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主流民意希望議員在任期間不應買賣個股,不過事情畢竟涉及自身利益,立法進度十分緩慢。

文:梁啟智

今期美國時評轉個寫法,相對於寫一篇長的分析文,我們來幾篇短打看看效果如何。如果大家喜歡的話以後轉這個方式寫。

佩洛西內幕交易指控

國會眾議員議長佩洛西早前訪臺,有些不喜歡她的評論戲謔她是要找台積電炒股票去。美國政壇關心晶片供應本來十分正常,不過炒股戲謔之所以能夠成為戲謔,是因為佩洛西的丈夫保羅佩洛西喜好股票投資,「秒秒鐘幾十萬上落」那種,而他的入市舉動往往會引起內線交易的質疑。

畢竟保羅身分特殊,美國的政治力量又影響全球,要把他的投資和相關的政策連上本來就不困難。舉個例,美國國會眾議院在七月底通過了晶片法案,市場預期有利晶片工業。保羅聲稱為免招來嫌疑,便在法案通過前以蝕本價把持有的Nvidia股票賣掉。這樣就沒事了嗎?非也。雖然Nvidia的股價之後真的比他賣的時候升了一點,但然後又因為美國宣布限制出口晶片到中國而再次下跌,比他賣的時候還要低。如是者,又有指控說他賣股的時間「挑得好」,現在是蝕少了。回頭看,在輿論面前,他恐怕是賣又死,唔賣又死。

RTXL4GBV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佩洛西及其丈夫保羅佩洛西。

如果你覺得保羅這樣的股票交易引人質疑是抵死的話,那美國政壇這樣的事情可多了,而且很多案例後面的操作更為明顯。就特朗普本身,當選總統後史無前例地拒絕放棄對其家族生意的控制,於是外國政要接連去他在華盛頓市開設的酒店開派對,藉此把錢塞到他的口袋當中,這問題就比保羅佩洛西的丈夫嚴重得多。又例如回到二零二零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共和民主兩黨多名參議員在得知疫情嚴重性後,大舉拋售持有股票,然後又大手購入醫療器材企業的股票,分明發國難財。本來議員買賣股票是要申報的,奈何本屆國會已有66名議員犯規,可見問題之普遍。

美國主流民意希望議員在任期間不應買賣個股,配偶亦應被納入禁令。不過事情畢竟涉及自身利益,立法進度十分緩慢。這算是美國民主制度的一大問題。

特朗普莊園密件案越燒越大

前總統特朗普因佛州莊園被搜出機密文件所陷的司法麻煩越來越大,而且可能比之前的各項官司更快燒到埋身。對此,支持特朗普人士提出了各種前後矛盾的說詞,這邊說是FBI插贓嫁禍,另一邊則說特朗普已在卸任前把所有文件解密,所以不算機密文件。先不說兩個說法互不相容,也未能回應問題的兩個核心:第一,檔案局與特朗普方面先前已因取回文件而周旋多月;第二,無論文件是否機密,阻礙調查本身就已犯法,而這點已可通過先前的周旋和搜查的發現而確立。

RTS9UB0D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自特朗普當選以來,有些評論一直把他當作策略大師來解讀其一言一行,我對此總是不以為意。從他過去從商時如何欺壓小供應商,以及他曾經六次通過企業破產來避債,以足見他不是一個十分精明的人,只是過去一直賴皮混過去而已。這種慣性讓他以為他處於所有規則之上,只要一直賴皮就不用負責。以此解釋他面對的所有政治事件,也就很容易理解,不用想得太複雜。很多香港人只是近幾年才開始看美國政治,面對他的掩眼法時不幸照單全收。但今次他再沒辦法再賴了,因為事件實在太直接,相關法律清楚得不得了,這幾天也不再聽到共和黨人出來為他說項。現在美國不少輿論把特朗普的情況和九十年前的黑幫大佬艾爾卡彭相題並論:最後讓卡彭入獄的,不是殺人,而是逃稅;越簡單的控罪越難抵賴。

學債減免好事定壞事

來到政治光譜的另一面,拜登早前宣布減免學債一萬至兩萬美元,總算回應了相關的選舉承諾。此事引發了不少社會爭論,後面也算是經典的公共政策議題,值得思考。

RTS8DJ9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話說美國的大學學費越來越貴,三十年來學費經通貨膨脹調整後仍增加了超過200%。很多人都要靠借錢才讀得起大學,一般要借三萬美元才能畢業,而向政府借錢正是其中一種方式。隨著大學學費增幅驚人,但沒有大學學位卻難以求職,不少學生為求一試入讀,結果卻未能成功畢業,還要欠下許多學債,為年輕人構成沉重負擔。

拜登參選時的其中一個承諾,正是減免學債。然而如何減免,卻是一個大問題。例如有些人借錢讀醫,後來賺得理想收入,減免他們的學債好像有點不公道。今次的方案只限年收入125000元的人士,算是回應了這個訴求。

另一個常見的批評,是說減免學債對那些之前死慳死抵還清學債的人不公道。這說法我就覺得有點「魚蛋論」了。既然學債本身反映了社會結構性的問題,政府應對是應有之義,不能因為未能每一個人都幫到就甚麼都不做。

Harvard University, Boston, USA - 23/09/2015: The main entrance of Harvard University, Cambridg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學債減免還有兩個批評我認為是要處理的。第一,是要真正解決問題,還是要阻止學費本身的無止境增長,這點政府的成績還是不太清楚。第二,是雖然這次學債減免在實質財政上的影響未必可準確估算(畢竟很多人可能本身就還不起,快要變壞帳處理),但總統本身可以一個人大筆一揮改變數以千億美元運的帳面數,從民主治理來看還是有點嚇人。拿數千億去幫窮人我當然支持,但程序還是該慎重思考的。

民主黨勝出阿拉斯加

這宗新聞也真有意思:在上星期的補選當中民主黨的候選人Peltola勝出,成為民主黨近50年來首次勝出阿拉斯加的眾議員選舉,Peltola也是阿拉斯加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眾議員。

AP22248760698162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民主黨人Mary Peltola

Peltola擊敗的對手,是先前當麥凱恩的搭檔選副總統,曾任阿拉斯加州長的佩林。佩林本想趁機會重返政壇,卻敗戰而回。而佩林之所以被擊敗,有評論認為和選舉方法有點關係:這次阿拉斯加第一次起用了Instant Runoff Voting來進行選舉。

阿拉斯加這次的具體方法是這樣的:首先進行一次所有人都可以參與的初選,首四名出線。選民在第二輪選舉時拿著印有這四人名字的選票時,除了可以挑最喜歡的人選,還可以挑第二、第三,和第四選擇。點票時如果無人過半,票數最少的就會按下一選擇分給餘下候選人,重覆直至有候選人過半為止。

這種做法的好處是嘗試解決「𠝹票」的問題。如果候選人甲搶走了候選人乙的選票,只要選民在第二選擇中填上候選人乙,那麼選民就不用擔心「𠝹票」了。

AP22244674871763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阿拉斯加第一次起用了Instant Runoff Voting來進行選舉。

這次因為有候選人退出,只剩三名候選人。第一輪的時候民主黨的Peltola拿40%,共和黨的佩林拿31%,另一位共和黨的候選人Begich拿28%。Begich在第一輪出局,而他的支持者當中剛好有少部分寧願選Peltola也不選佩林,剛剛好把Peltola推過了一半。對於支持Instant Runoff Voting制度的人來說,今次選舉證明了其功效,快速決定結果。

事實上,如果玩簡單多數的話,Peltola也會當選。如果分黨初選的話,Peltola和佩林單對單,假設其他選民的立場不變,結果仍是Peltola當選,只是現時的做法省了大家時間。

當然,如果一開始Begich的支持者比佩林多的話,佩林的支持者很可能都會倒向Begich,這樣Peltola就不會當選了。但現實就不是這樣啊……

(文章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看作者Patreon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