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升破110大關創20年新高,恐陷「美元厄運循環」,中國釋放190億美元防人民幣出逃

美元升破110大關創20年新高,恐陷「美元厄運循環」,中國釋放190億美元防人民幣出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啟動循環升息,市場預期美元強勢,各大貨幣湧入美元避險,助長其漲勢終升破110大關,創下20年新高紀錄,專家強調恐陷入「美元厄運循環」(doom loop)拉垮經濟發展。對此,中國央行釋放190億美元(新台幣5700億元),防止人民幣換匯出逃。

美國聯準會(Fed)今年初啟動循環升息,市場預期下半年美元維持強勢,各大貨幣湧入美元避險,助長其漲勢終升破110大關,創下20年新高紀錄,專家指出恐陷入「美元厄運循環」(doom loop)拉垮經濟發展。對此,中國央行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至6%,釋放190億美元(新台幣5700億元),防止人民幣藉換匯出逃所引發的金融市場動盪。

美元升破110大關,創20年新高紀錄

中國人民幣處於2年以來最低水準,而DXY美元指數5日盤中升破110大關,再創20年新高,連帶讓主要貨幣歐元、英鎊匯價相繼探底。美元強勢底氣來自今年以來的「循環升息」,日前聯準會已經預告下半年將延續升息步調,市場預期心理發酵,資金湧入美元避險,又再推升美元創高。

中國央行6日對此表示,將從9月15日起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8%下調2個百分點至6%。《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此舉將向國內市場釋放約190億美元的外匯流動性,代表中國各銀行將不再需要「出售人民幣」來購買這一數額的外匯,是變相緊縮貨幣。

中國央行言行一致力挺匯率,目的是緩解市場對貶值的預期心理。中國央行副行長劉國強今(6)日說:「雙向波動是一種常態,合理均衡、基本穩定是我們喜聞樂見的,我們也有實力支撐,我覺得不會出事,也不允許出事」。

中國央行防「美中利差」擴大、資金外流

上海保銀投資管理(Pinpoint Asset Management)總裁兼經濟學家張智威告訴《華爾街日報》,第2大經濟體中國不會袖手旁觀,看著人民幣繼續下跌,旋即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防止美中利差擴大導致資金藉著換匯而出逃,同時遏止聯準會日後升息對中國金融市場造成波動。

劉國強再度喊話,中國外匯市場運行正常,跨境資金流動有序,受美國貨幣政策的溢出效應雖然有影響,但影響可控。在SDR籃子裡,人民幣除了對美元貶值以外,對非美元貨幣都是升值的,他強調「人民幣並沒有出現全面的貶值」。

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又稱作紙黃金,是IMF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並非我們一般所認知的流通貨幣,而是而是對基金組織成員國的可自由使用的貨幣的潛在求償權。目前一籃子貨幣由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5種貨幣組成。

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相當多阻力,市場有些分析認為中國要抓住機會,讓貨幣貶值幫助出口。對此,張智威表示中國央行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顯示不願意讓人民幣兌美元大幅貶值,北京當局也相當重視國內物價發展。

美元厄運循環,恐拉垮全球貿易

今年上半年,全球飽受美元升值帶來大宗物料高漲之苦果,中國則因上海疫情復燃影響,大宗商品指數走數趨於低落。根據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指出,今年4月大宗商品指數(CBMI)跌破100大關,但隨著供應鏈緩和,指數在連續3個月上升,8月為102.3突破去(2021)年5月以來高點。

此外,升息後美元不斷突破高點引起各國動盪。財經作家杜瑞克(Jon Turek)告訴《彭博社》,各國目前已經進入「美元厄運循環」。也就是說美元升值對全球生產活動造成衝擊、拉低原物料價格,再導致全球貿易降低,美元再續升值形成惡性循環。

杜瑞克也解釋,當美元升值時,會導致全球金融狀況「緊縮」,同時傷害企業實質投資。另一方面,美元特有的避險地位,也意味著在市場動盪時,資金會湧入美元,更造成美元持續升值,進一步惡化全球金融使其更加趨於緊縮。最終恐導致物料、貿易及金融市場陷於低迷的窘境。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目前中國經濟動見瞻觀,市場預期、情緒變化是影響金融市場的重要關鍵,在穩定市場時也必須避免「炒匯」行為。未來中國也將極力避免美國升息帶來的種種副作用。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