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維打擊後的升維思考(二):轉型正義與和解不只在歷史或政治事件中,它發生在日常每個角落與時刻

降維打擊後的升維思考(二):轉型正義與和解不只在歷史或政治事件中,它發生在日常每個角落與時刻
Photo Credit: 蔡明德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植於歐洲世界觀和文化時間為中心的帝國殖民主義,以及基於發現主義的土地所有權概念,是相信殖民者將文明帶給永遠無法自行開化的當地人的論點(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Canada 2021),讓他們接受相同的教育、穿上統一的制服、梳理一模一樣旁分的髮型,就大概可以算是碰觸到高尚文明的門把了。

原住民族接受外來民族的廣泛文化及思想,幾百年後仍是他者,在台灣的社會和生活中,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與歧視理所當然、普遍可見。湯英伸死後,原住民族的權益被重視並伸張,重新以文化與社會的觀點審視相關的問題,影響後續的原住民族的正名、歷史事件還原與一連串改善原住民族的政策議題。

湯英伸的故事,也許只是當下閱讀過的一篇新聞,但仍有許多有志於探討本案與原住民族權益的學者帶領下,在藝術與電影領域皆有影響力。

如2009年第二屆台北藝穗節由「一番玩藝自製體」帶來的演出《湯英伸・外國槍砲打台灣》,改編自作家張娟芬的專欄「殺戮的艱難」,由陳彥斌編劇及導演,結合街舞、戲劇、舞曲、情境等在熱鬧片段中夾帶反死刑與反原住民歧視等課題。

《人間雜誌》也在第20期作了湯英伸的專題,使用湯英伸妹妹捧著往生者的骨灰罈當作封面,標題是「湯英伸回家了」,由官鴻志撰文〈我把痛苦獻給您們……〉,將當時文學界與政壇救援湯英伸行動的始末與感想一一道出。

原住民詩人莫那能回憶當年他也被騙債的經驗,感概山地青年的命運經過許多年,似乎還是沒有不同(小彥子的電腦教室 2010)。馬來西亞僑生柯汶利2014年執導的《自由人》陸續獲得美國奧斯卡提名,也榮獲金鐘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電視電影等大獎,並入圍第51屆金馬獎,故事改編台灣阿里山鄒族少年湯英伸的社會事件。

圖7
Photo Credit: 一番玩藝自製體,《湯英伸‧外國槍砲打台灣》,2009
1662463069215
Photo Credit: 左:《人間雜誌》第20期封面,1987;右:柯汶利,《自由人》海報,30’00”,2014

在一次跟台灣藝術家馬躍・比吼(Mayaw Biho)談話的過程中,馬耀表示:我們必須成為「原住民」,這個籓籬與身份必須存在,族人才能努力邀集大眾細查,並還原當時事件的傷口與壓迫,所以雖然很痛、被標籤化,但是仍要面對,不管有沒有面對,傷害既存且影響深遠。

他說轉型正義與和解,並不只是發生在歷史或政治事件中,它發生在日常的每個角落與時刻(2021年11月26日與筆者面談)。從歷史紀錄至今,筆者聽了這番話備受感動,因為轉型正義這件事情,確實發生在任何人及任何群體身上,發生在微不足道的自我嘲諷與幽默之中,發生在每一天的時刻裡。

而這真的發生了。2008年加拿大總理史蒂芬・哈珀(Stephan Harper)在下議院開會時,公開為加拿大政府100多年來對原住民的迫害道歉。2017年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再度為寄宿學校事件道歉,現今寄宿學校的遺骸還在不斷被發現。

2016年8月1日總統公開向原住民族道歉至今不過5年,Nagao Kunaw在2020年以一文〈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的專題,就顯示了原住民族輾轉在自己的家鄉不停的尋無歸處、手足無措之憾。

「原住民的土地正義、自治權以及平埔族群正名的核心議題仍被擱置(Nagao Kunaw 2020)。」2021年底爆出台灣藝術家薩古流・巴瓦瓦隆(Sakuliu Pavavaljung)遭指涉性侵,此事件迫使台灣在即將參加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的策畫內容臨時調整,撤換了展出藝術家,許多原住民藝術家向筆者表示遺憾,但更擔心的是,在事件背後的個人品德將與原住民族劃上等號。

在2022年3月又發生了國中生被罵「死原住民」引起衝突最終跳樓自殺的憾事。段考第一天中午,廖姓學生5樓教室走廊跳下,他跟眾多原住民族一樣用死亡來表明他的正義,重如鴻毛,卻又輕如泰山。在報導中真相的還原並經過校方核實,源自於校園霸凌場合中的一句種族歧視的話語,使得衝突升級引發遺憾。

「從1987年的湯英伸之死到2022的「死原住民」跳樓事件,這兩個事件反映了台灣社會對原住民的深層歧視仍未消逝,作者以「定居者殖民主義」去理解這個現象,並表示解殖從來不該是原住民自己的事,因為原住民是被侵略者,但這個社會卻沒有身為掠奪者的罪惡感⋯⋯」——方喜恩Besu・Piyas、宋聖君Yunaw・Sili 2022

這些心中難平的原住民族,在有家歸不得與選擇死亡換取相對不冰冷的床與失落的信心,所做的努力與成果,在群體社會中,需要各個層面與族群的支持,因為和解與正義,只有在日常生命的細節與片刻中,一步一步的改善,聚集力量。

一如方喜恩(Besu・Piyas)、宋聖君(Yunaw・Sili)在文中提出的「廣大說華語的台灣外省人、河洛人、客家人一定還搞不清楚自己就是定居者殖民主義者……試圖扭曲歷史、抹除原住民族和土地連結之正當性的仇恨言論一樣,正是台灣社會所有人民都需要轉型正義的原因(方喜恩Besu・Piyas、宋聖君Yunaw・Sili 2022)。」

參考資料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