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府禁止台北三大湖泊划船/划立槳的四個理由,沒有一項經得起基本邏輯與法律人權檢視

柯市府禁止台北三大湖泊划船/划立槳的四個理由,沒有一項經得起基本邏輯與法律人權檢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開放所有民眾在大湖、碧湖等台北市內湖泊划船或划立槳的活動,除了增加民眾身心健康及幸福感,到底妨礙了誰的自由?可避免什麼緊急危難?會破壞何種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如果回答不出來,市府為什麼又想要嚴禁呢?

文:高志文(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

划船,一項奧運正式比賽項目,也是任何年齡,人生任何階段都可參與享受的一項美好休閒運動。最重要的是,划船及近來在台灣相當流行的立槳,都屬「船過水無痕、鳥飛不留影」,靜悄悄的活動,甚至比晨步、媽媽跳韻律晨舞、台灣公園經常舉辦的園遊會(以吃食為主,製造大量垃圾)及高分貝的音樂會更和諧無擾,對在地社區毫無衝擊。相反的,人船劃過湖面絕對是一幅賞心悅目,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絕美的城市意象。

匪夷所思的,這在全球都會公園湖泊常見的輕舟慢行城市美象,在保守的柯府官員眼中竟成了:

  1. 可能傷害湖泊生態
  2. 溺水出事危險(誰負責?)
  3. 在地里民反對的嫌惡活動
  4. 發生意外動員警消或醫護資源進行救援,對公益造成影響?

市府以上述理由百般阻擾推動台灣成為名符其實的「海洋國家」,扭轉當前實為一個掠奪性「海鮮國家」(近海遠洋過度漁撈,竭澤而漁全球知名)謙卑合理的訴求:「廢除城市湖泊禁划船令,開放百益無一害的健康活動」的台灣開放水域聯盟公民團體

這樣的結果,就是由於侵犯人民水域活動基本權利的過時規定,讓民眾無法在可近性高,更安全的都會湖泊從事划船/立槳運動,柯市府在聯盟多次溝通請願後,依然堅拒見賢思齊,回應效仿高雄蓮花潭與桃園龍潭大湖、新竹青草湖與最近逐步開放的宜蘭冬山河的訴求,讓民眾掃QR Code簽署自責聲明(政府免責)後,開放民眾穿救生衣自由下湖划船。

湖泊開放划船,有第三者權益或公共利益受損嗎?

這些多年推動台灣水域戒嚴,如聯盟李元治召集人(2011年的海上的24天獨木舟環島壯舉)與Nana老師等開水域聯盟成員,在市府眼中,竟成了違法刁蠻之徒,不僅多次動用數十名警力,甚至使用暴力拉扯和平表達主張的水域解嚴運動者,強奪成員立槳等私人財產,這種保守昏庸,倒行逆施作為竟還發生在2022年的台北,令人難以想像。

aaa
作者提供
台北市府動員超過40名警力,強奪抗議禁划令民眾的私人財物。

市府提出這些似是而非的禁划令理由,沒有一項經得起基本邏輯與法律人權檢視。

首先,台灣政府任意公告,禁制人民從事水域活動權,違反憲政民主理念。瑞典憲法中有一進步知名的人權保護概念:自然親近權「Allemansrätten」,意思是人民對國土自然環境擁有不可侵犯的「親近與使用權」。在此憲法明文的保護下,所有瑞典人都可享受瑞典境內所有自然環境,可在任何森林、海邊、湖泊、溪流從事登山健行、游泳、划船、露營等各種戶外活動。

這個概念極簡單,人民才是自然山林、水域的主人,政府管家沒有權力與能力,去告訴民眾如何與是否可進行相關自然活動。

法國大革命的綱領文件《人權宣言》的人權自由定義——「自由即有權做一切無害於他人的任何事情」。我們就要問了,廢除侵害人民自由的湖泊划船禁令,到底傷害了誰?會造成何種公共利益損失?

答案相當明顯,開放划船絕沒有無辜第三者的權益受損,也沒有公共利益損失。相反的,公僕無權力禁止國民主人,行使無害且風行全球的健康正面水上活動的公權力。事實上,中華民國憲法第22條也明示「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憲法對人民自由權利的限制條件必須是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

請問柯市府,首都台北三大湖泊開放所有民眾划船/划立槳活動,除了增加民眾身心健康及幸福感,到底妨礙了誰的自由?可避免什麼緊急危難?會破壞何種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

aaa
作者提供
立槳水友面對市府荒謬,無奈中的水上行動藝術抗議。

市府反對湖泊開放划船的四個理由

市府反對理由一:城市公園湖泊開放划船,傷害生態環境?

北市府公園處毫無根據的說,開放大湖及碧湖划船可能傷害湖泊生態例如鳥類(大湖盛產白鷺鷥)。

首先,大湖本身環湖步道每日人車聲鼎沸,更具生態衝擊性的釣魚活動也早已開放,全世界自然公園都允許綠色休閒戶外活動;珍貴的澳洲大堡礁有動力船隻進出,墾丁國家公園還允許燃油水上摩托車四處咆嘯;台灣東海岸盛行出海賞鯨賞豚?

說無動力划船與立獎運動會傷害一個城市的人工湖泊生態,會吵到一些自己主動到城市與人們闢鄰而居的城市動物如白鷺鷥,不僅毫無根據,只凸顯北市府莫名其妙,維護其既定保守、落伍政策及毫無國際觀的怠惰態度。

市府反對理由二:尊重民意?里民反對開放划船?

台灣推動水域開放的基本主張是「水域解嚴、民眾簽署風險自負聲明」。北市府卻曲解地方自治精神,選擇性收集民意,動員聯署100%的反對意見。

但要選擇性製造民意也要懂點基本技術,說六到七成多數反對至少還有點可信性。附近居民了解划船不會降低生活品質,前來支持與連署開放水域的民眾更多,只凸顯市府先入為主,不願改革陋習舊規的昏庸。

最重要的是,市府製造出這種選擇性民意,我們就要問了,請問台北市大湖與碧湖所在里何時正式宣布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了?請問該里反對里民會不會去別的里逛逛走走?請問反對里民是錯把大湖、碧湖當自家後花園的私人水池嗎?請問根據哪條法律,大湖與碧湖(或台北任何一個里)的里民,可排他性決定如何使用屬於全體市民/國民的公園湖泊公共財?請問台北市456個里,有哪個里可以說「公園周邊無相關配套可供停車,無法容納大量遊客,反對別里居民來從事特定活動」?

請問住信義區的居民可反對人來爬象山?台灣任何里的里民,可反對非該里居民來附近公園跳晨舞健康操,溜滑板嗎?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