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府禁止台北三大湖泊划船/划立槳的四個理由,沒有一項經得起基本邏輯與法律人權檢視

柯市府禁止台北三大湖泊划船/划立槳的四個理由,沒有一項經得起基本邏輯與法律人權檢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開放所有民眾在大湖、碧湖等台北市內湖泊划船或划立槳的活動,除了增加民眾身心健康及幸福感,到底妨礙了誰的自由?可避免什麼緊急危難?會破壞何種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如果回答不出來,市府為什麼又想要嚴禁呢?

柯市府曲解地方自治精神,挑起廣大親水市民與少數心態自私、狹隘的里民衝突。台灣釣魚人口遠遠多於獨木舟及划利槳愛好人口,台北碧湖與大湖開放釣魚多年,吸引了全台釣魚客,造成大量民眾前來,當地交通擁擠不堪了嗎?若有更多市民願意前來大湖與碧湖或任何城市公園從事任何健康休閒運動,這不是一件值得市府鼓勵的事嗎?

在公共事務上,任何現行規定,即便是愚蠢、過時,都可能遭遇民眾反對,這正需要市府展現領導能力,靠說明對話及試辦體驗活動,讓少數反對民眾知道,他們自私的心態雖可理解,但極少數這種大湖、碧湖是我家後花園的特權心態,在一個偉大、自由、開放的首都城市,是無法被長期縱容的。

開放城市湖泊應不會過度影響在地生活品質,甚至可以試行一陣子的方式評估,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讓城市與社區更加美麗與健康,造福更多人,成為提昇社區驕傲與歸屬感的變革。

市府反對理由三:開放水域,出了事誰負責?

台灣社會集體恐水症;但開放熱鬧的水域,才是安全的水域。

市府公務員說,開放湖泊划船出事誰負責?並舉最近幾例不幸溺水事件。

首先,會問這個問題的,都是典型巨嬰心態,成人的從事無害他人的行為,後果(與快樂)當然是自己負責。這也是典型將不幸個案當通案的錯誤。台灣水域活動愛好者,如衝浪、海泳、帆船、獨木舟、立槳等,絕對是是一般民眾水域安全的在地守護者,台灣這群水上運動愛好人口越多,各地水域有更多人從事各種水上活動,少數不識水性民眾遭遇困難,就越有機會獲得即刻援助。

台灣目前普遍的禁水令,造成台灣水域活動低度發展,水域活動人口少,有人出事時無人可就近救援。台灣長達1200公里海岸線與數百條山林溪流,不可都請救生員,卻可透過活躍的水上休閒活動,讓水上活動更專業與安全。

颱風來襲  新北十分瀑布公園9/12閉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些地方政府觀念落伍,認為沒有花錢請救生員就不能下水,政府看到有人溺水就禁水,普遍的禁水令,讓台灣各種水域荒蕪,卻不知這一刀切的禁止政策,也全面剝奪了風險低的水上活動愛好者基本自然水域親近與活動權,不知熱衷水上活動的愛好者,每年在台灣海邊與溪谷救起許多本會溺水的民眾,且絕對是溺水者的好幾倍。

禁止民眾從事這些有益身心的水上活動來防止溺水,完全是導因為果,邏輯錯亂的做法。此外,台灣因傳統觀念,文化上畏懼並誇大水域風險,甚至有社會集體恐水症(societal aquaphobia) ,如七月鬼門開不下水等怪力亂神觀念依舊盛行。

總之,禁水令下,年輕學生及一些民眾還是會跑去玩水,目前驅趕禁止的做法,才是台灣溺水率高的原因之一,有大量水上活動人口的水域,才是安全的水域。

市府反對理由四:開放水域發生意外,動員警消或醫護等國家資源進行救援公益造成影響?

我們要知道,所有人類活動都存在風險,跑步可能心臟病發作、家中浴室可能滑倒受傷、吃東西可能噎到;更別提台灣一年死傷數十萬人的交通意外傷亡,(近年來車禍一年造成3000人死亡、40萬人受傷;台灣每年28000人死於抽菸、吃檳榔造成的12種癌症與心血管等其他疾病風險遽增)。

個人不運動及肥胖,絕對是當代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健康議題,上述這些真正對人群健康最大威脅,造成巨大社會、醫療與生產成本損失,同樣都是全體民眾一起承擔,卻從沒聽說要禁?開放民眾在安全的城市湖泊,從事一項全球流行的安全划船與立槳風險會無法承受?

市府官員,對政府與人民權利義務關係認識不清,當代民主國家人民繳稅並民選政府,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當少數民眾從事各種日常活動,出現不幸情境,可利用集體力量的公權力來救援這些受害者,拿少數極端情境(溺水),說開放划船會對公益造成影響或不斷獵巫、攻擊戶外活動受困者,好像從事戶外活動的民眾都是故意出事,讓消防署與志工來救,這是相當奇怪的想法。

相較之下,台灣交通混亂數十年,多年來死傷無數,數百萬民眾抽菸、吃檳榔、不運動,造成台灣不幸成為慢性病王國,不少國人因生活習慣不佳,罹患各種慢性病,每年消耗數千億醫療資源與生產力損失(八成都可預防避免),還因此導致三成台灣民眾在65歲以前就不幸早夭。面對上述糟糕的各種情況,政府透過全力鼓勵支持台灣民眾從事各種健康休閒運動都來不及,以減少各種疾病負擔。

不幸的是,好山好水的台灣卻到處豎立禁水令,禁止民眾從事健康水上活動,除了匪夷所思,是非曲直嚴重倒置之外,還能說什麼?

結語:無風險生命,是人生一巨大陷阱

人們從事任何活動都有風險,世界不存在零風險這回事,盲目以禁制人民自由的手段意圖追求零風險(無責任),不僅注定失敗,這樣的生命經驗也註定是無趣、貧乏、蒼白;台灣公民也必須時時反省,為什麼台灣各級政府總是「該管的事不管,不該管的事拼命管?」。

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政府,何以自認有權任意禁止民眾從事一項無害處的健康划船運動?如其他國家一樣,開放所有水域,民眾掃QR code所有風險自負(政府免責),才是成熟國家,台灣必須盡快告別巨嬰社會,管制型家長政府,首都知名巨嬰市長當然將民眾視為一群巨嬰市民,認為必須嚴禁民眾在湖泊划船,無知的巨嬰市府則自封為父母(官)政府,觀念保守陳腐,毫無中心思想,毫無進步、開放價值,卻自認為了我們的安全,有權禁制一群充滿健康活力,努力豐富生命經驗的水上運動愛好民眾。